第948章 噩梦

车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一般,一直到二人回到启明公司都仍是如此。

无论顾北北怎样劝说,洛星河始终不愿顾北北帮助他消除身上的邪祟,这让顾北北十分担心。

由于下午的商谈一切顺利,在回到公司安排好项目进度并且吃了一顿怏怏不乐食之无味的晚餐后,天色也不过刚刚暗了下来。

“洛叔,白双凯的妻子就是因为这种邪气入体,所以导致孩子都没有了……”顾北北不死心,尤其看到洛星河满不在乎地继续喝了一杯又一杯红酒后这样说道。

“我也不会生孩子,无妨。”洛星河眼睛撇向窗外,满不在乎地回答着。

“这是对身体损耗特别大的一种迷魂术,会不断侵蚀你的身体和精神,很危险的!”顾北北有些着急。

洛星河还是看着窗外闷头喝酒,顾北北想要上前去拿下洛星河的酒杯,一时心急撞倒了脚边的垃圾桶,桶里滚出来一颗珠子。

顾北北认得那是自己之前交给洛星河用以预防灾邪的灵珠,但此时此刻这颗珠子并不在洛星河身上,而是被他扔掉了。

现如今灵珠闪动着暗红色,顾北北心里大惊,这是鬼怪祸患的象征,她有些生气于洛星河的不当回事,语气不由自主地重了些:“洛星河!你这是要干什么?”

洛星河长叹一口气,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他一仰头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缓缓回过头望着焦急万分的顾北北,眼神带着一丝无奈和戏谑:“北北,你既然自己也知道这是迷魂术,怎么会想不通?”

顾北北闻言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既然是迷魂术,一定逃不了苏翰池的关系,那么……

“洛叔,你是说,人形貔貅?”顾北北喃喃问道。

洛星河苦笑着点点头。

“那更应该早些处理啊,否则会被苏翰池控制……诶?”说着,顾北北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看着洛星河沉重地点了点头,顾北北有些心酸:“洛叔,你是怕苏翰池知道你身边有可以破迷魂阵的相师,坏了大事是吗?”

洛星河笑笑:“好在工程已经启动,如果计划周全,那我们很快就能把苏翰池一举击败,比现在急匆匆给我破了阵却打草惊蛇要好很多。”

顾北北语塞,洛星河说的确实有道理,但身边朋友陷入危难,这还是让她无比难过,这样想着她便有些沮丧地说:“洛叔,对……”

“北北,你的对不起是不是有点太廉价了啊?”顾北北话还没说,洛星河便打断了她。

她有些迷茫地抬起头,对上了洛星河戏谑中带着温暖的眼神。

洛星河说:“所有事情都不只是你一个人能完成的,责任也不是只有你才能担得起,你呀,该多相信相信我们才是。”

顾北北被洛星河一席话说得有些赧颜,一直以来她好像总是内疚于自己没有帮助别人处理完所有事情,但凡遇到邪祟有关的事,她总是要冲在第一线才对。

可她确实并不能每次都处理好,比如现在明知道洛星河说得有理,她也依然内疚于自己无法想出更好的注意让洛星河不至于以身涉险。

那么就尽可能地做好自己的事,让整件事情圆满结束吧。顾北北在

心中暗下决心。

“洛叔,之前给白双凯妻子看相的时候,我发现这种黑气不易被发现,作用也是一开始并不重但会日益加深,对精神上的摧残比较严重。”

洛星河只是淡淡地点点头,说:“我发现了,从前两天开始,我总是在做同一个噩梦,晚上很快就会惊醒,之后嘛就再也睡不着,看着太阳升起来。”

顾北北这才知道原来洛星河的症状已经出现几天了,心中有些震动。

洛星河和大叔在她心中几乎是完全相反的两种人,大叔沉稳冷静不苟言笑,而洛星河却是吊儿郎当嬉笑怒骂。

可现在她才发现,从某种程度而言,他们俩都是坚定且有着强大信念和意志力的人。

这样想着,她不仅对洛星河越发尊敬了起来。

“怎么?北北这是被我感动了?”洛星河透过高脚杯冲顾北北挤眉弄眼,“啧啧啧,莫老四要敢知道这个,得把我做成刺身才能解恨。”

“什么呀!洛叔你真是帅不过三秒!”顾北北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随后才恢复严肃的表情说道,“现在不能给你破阵,但是噩梦还是有办法缓解试试。”

说完,顾北北从随身的包中掏出一张宁神符递给洛星河,嘱咐道:“这一张宁神符你放在卧室枕头下面,睡觉前需要念解除噩梦的咒语。”

以防洛星河记不住,顾北北从洛星河的办公桌上面撕下一张便签写下咒语内容:“赤赤阳阳,日出东方。此符断梦,辟除不祥。读之三遍,百鬼潜藏。急急如律令。”

洛星河看顾北北认真的样子,不禁有些感动。

虽然他依旧不准备用这些咒语,但还是认真地收下了顾北北为他准备的一切。

在顾北北啰嗦却温暖地叮嘱了洛星河好几遍注意事项以及缓解方法后,洛星河终于将顾北北送出房间,他自己则有些支撑不住,颓倒在沙发上喘着粗气。

洛星河想,如果顾北北再多待一待,恐怕自己在她面前就要支撑不住了。

心悸伴随着慌乱焦虑一齐在他胸口喷薄,让他抓着高脚杯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从莫雨薇被救出,见到苍定残魂的那一天开始,洛星河的心悸就在每天晚上如期到访愈演愈烈。

洛星河在第一次心悸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这就是人形貔貅的所谓“反噬”。

虽然他们早通过各种手段了解到这种反噬不过是苏翰池强加的副作用,为的是控制人形貔貅的买家们,但他却也不可能让顾北北帮他祛除。

以苏翰池的老奸巨猾,如果有任何“异常”的话他不会不知道,所以洛星河哪怕知道怎么破解也不能破解。

再等等,苍安那边的合同签好之后,青玉商会那些起死回生的公司名单就能拿到了,到哪个时候再去破解也不迟。

洛星河又倒上一杯酒,上好的红酒现在喝起来苦涩万分,但如果不是因为每夜这样饮酒的话,他就会被心悸折磨得根本无法入睡。

而在睡梦中还有一关要过,那就是已经做了几夜的噩梦。

一开始这个噩梦还模模糊糊并不清晰,洛星河第一次噩梦惊醒时只记得梦中他在酒吧里,像一只没头苍蝇一样跌跌撞撞闯入

了三楼。

而后一夜紧跟着一夜,都是这个梦,也都是这个酒吧,三楼他曾看到过的那些血腥而可怖的场景越发清晰起来,甚至他每夜都会梦到自己距离那张鲜血淋漓的手术台更近了一些。

然后是前一夜,他甚至梦见自己成为了那群侩子手中的一员,远远站在手术台后面冷眼看着这副地狱景色。

“呵,醒时心神不宁,入睡万分惶恐。”想到这里,洛星河苦笑出声,摇摇头掏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嘟嘟的电话声没有响很久,那边就接了起来:“贾总,这么晚还没休息啊?”

“苏老板,你这怕是在明知故问吧。”洛星河哂笑道,“我为什么睡不着你能不知道?好家伙,亏我还连着去医院看了好久的神经衰弱!”

“呵呵,贾总的声音听起来可不像神经衰弱的样子。怎么,是反噬开始了?”

“苏老板倒不避讳,对,哎我说你这什么破玩意儿,花了我这么多钱到头来我连个好觉都睡不成?之前的那些买家也都这样?”

“买的东西不一样,反噬自然也不同。”

“那你给我说说他们的症状,我看哪个轻我跟他换换,这个太折腾人了谁受得了谁享用。”

洛星河话音落下后,对面突然陷入了一阵沉默。

“贾总,这怕是……”许久之后,对面苏翰池的声音低低传来。

洛星河几乎听得出这声音中的警惕和谨慎,连忙装作不耐烦地接话:“行了行了,客户信息保密,切。那苏老板你倒是给我想个辙吧,不然我可要退货了。”

“呵呵,解决当然是可以的,不过贾总,这个事情比较难办,当然也不是免费的。”

“说吧,你要什么?”

“贾总现在的项目进度如何?”

洛星河心里一沉,来了,但声音还是四平八稳:“嗯,明天开标,基本已经确定下来了。”

“看来贾总和麟云集团的合作已经是胜券在握了。”

苏翰池当然是知道青玉市工程方面的情况,哪个公司拿下和麟云集团的工程合作,基本上就已经确保了旗开得胜。

于是洛星河回复道:“苏老板,我给你打电话是为了解决问题。”

“我当然可以帮贾总解决问题,不过贾总的项目,我要总收益的三成。”

如果不是因为项目本身的目的并不为了赚钱,洛星河早都破口大骂让苏翰池不如去抢了,但现在他也只能咬咬牙假笑着讨价还价。

“三成可以是可以,不过苏老板,以你的生意不至于这样缺钱用吧。”

“试问哪个商人会嫌钱多呢?”苏翰池阴恻恻的声音传过来,惹得洛星河一阵恶寒,他掏出另一个私人手机,给莫夜朗发了一条关于此事的短信。

不多时,在洛星河与苏翰池的讨价还价中,莫夜朗的信息回了过来:“给他。”

洛星河心中破口大骂,莫老四果然不是你的钱你不心疼,但嘴上还是应承着:“行吧,三成。”

“贾总项目在手,自然不能睡不踏实。”苏翰池乖觉地回复,“您放心,我们的协议签好之后,您的心悸和噩梦都会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