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8章 无人可挡!

规则力量激荡,波及整片初始之地,让修士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这一刻的众修士,犹如暴风中的狗尾草,随时都有可能被吹断。

好在只是几息时间,肆虐的规则力量就被镇压消散,不再留存一星半点。

一切恢复如初,唯有战斗的痕迹清晰显现,贪婪嚣张的问幽神将却已经彻底消散。

不留半点儿痕迹,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观战的修士却很清楚,问幽神将已经被彻底抹除,死得不能再死。

尊主修士的陨落,可以算是另外一种轮回,如此强悍的实力,肯定不缺少重生复活的手段。

但是重生之后的问幽,绝对不可能修行到神将尊主,穷其一生的成就,或许也难及巅峰时期的万分之一。

就算是神王强者扶持,也根本不能够改变自身命运,最终也只会湮灭于时间长河之中。

这样的惩罚折磨,远比比死亡更加痛苦。

对于唐震来说,重生之后的问幽神将,甚至还不如一只蝼蚁。

就算是送到他面前,任由踩踏斩杀,唐震怕是都会懒得看上一眼。

大仇得报的唐震,此刻却静寂无声,只是默默的看着前方。

冷漠的眼神没有焦距,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显得苍凉而悠远。

对于唐震的强悍实力,修士们有了真切的了解,此刻根本就不敢探查打扰。

生怕将唐震激怒,然后成为被打击的对象。

身处于极度危险的环境,更要学会明哲保身,否则就是生死道消的下场。

足足过了十几息,唐震抬眼看向前方,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笑容中有着洒脱,如同卸下了沉重的负担。

周围的修士能够清晰感知,这一刻唐震的气息,明显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仿佛斩断了牵绊束缚,可以做到随心所欲,对于时间规则也无比的亲近和珍惜。

在他的身上,似乎能够看到岁月流转,感觉每分每秒的时间都珍惜而又宝贵。

看向前方的修士,唐震的姿态语气云淡风轻,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从现在开始,任何敢于拦路者,我必然不会留情。

若是舍得性命,就与我拼杀一番,若是不想陨落,那就趁早闪开道路。

不要得不到机缘,却又白白的搭上性命,那样的做法太不值得。”

唐震说到这里,目光扫过四周的修士,发出了最后的警告通牒。

看着唐震的笑脸,修士们却感到一阵阵的心寒,问幽神将被斩杀的景象又浮现眼前。

见识过唐震的底牌和手段,修士们当真没有自信获得胜利,初始之地的特殊环境,更使得修士们无法联合作战。

“唉!”

有修士轻声叹息,对此结果早有预料,无论是谁获得胜利,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面对唐震带来的威胁,修士们似乎别无选择。

除了长袍老者几名修士,已经明确的选择了认输之外,其他的修士都在保持沉默。

他们不想表态,同样不甘心妥协。

在场的任何一名修士,都是威震一方的超级强者,实力和心态都绝非寻常修士相比。

关乎成就神王的机缘,哪怕只有一丝机会,都足以让修士们咬牙坚持。

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轻言认输。

唐震轻笑一声,继续埋头破解,依旧保持着极快的速度。

刚刚有那么一瞬间,他掌控了初始之地的规则,趁机对问幽神将展开了绝杀攻击。

虽然花费了巨大的代价,但是同样有了意外的收获,掌控权让他瞬间洞悉了初始之地的各种规则。

这种情况算是意外,却让唐震惊喜万分。

万种规则,千般变化,唐震已经了如指掌,再无任何的秘密可言。

掌握了规则变化之后,不仅可以帮助唐震破解规则障碍,更可以用来充当战斗的手段。

配合自身凝结的规则种子,即便是再没有空白神符,却依旧能够做到突飞猛进。

一切似乎恢复如常,可是修士们担负的压力,却已经变得越发沉重。

唐震有言在先,再出手时也会毫不留情。

伴随着唐震的不断行进,一名修士叹息一声,转头对着唐震躬身抱拳。

根本不需多言,而是直接盘坐于地,在自身周围形成了一团厚重光茧。

置身于其中,隔绝与外界的任何关联,就仿佛闭关苦修一般。

“画地为牢!”

有修士见此情景,不禁叹息一声,心头满是愤慨无奈。

能够做出这样的选择,全部源于唐震带来的压力,同时也包括修士的谨慎和不甘。

就算是选择让路认输,也不会再有修士签订契约,因为这玩意只会约束自己。

放在唐震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效果。

问幽神将用自己的性命,帮助修士们探明了唐震的隐藏手段,自然不会有修士再去签订契约。

被迫选择退出竞争,又出于自保的目的,所以才会选择作茧自缚的手段。

可以表明退让态度,又能够将自己保护起来,避免遭到唐震的偷袭攻击。

面对将自身重重保护,完全人畜无害的修士,唐震断然没有出手攻击的道理。

如果真的这样做,就极可能引发众怒,接下来也必然寸步难行。

明明已经选择让步,却还要斩尽杀绝,试问又有谁会闭目等死?

唐震见此情景,却是微微一笑。

“多谢!”

唐震抱拳表示谢意,感谢对方的让路之德。

虽然对方是迫于无奈,不得不选择让路通行,但是唐震依旧要感谢对方,让他免去了一番生死搏杀。

有修士做出榜样,其他修士纷纷效仿,做出了类似作茧自缚的行为。

一条通畅的道路,出现在唐震的面前,途中没有任何的阻挡。

在唐震出现之前,修士们都有竞争的机会,所以才不会轻易放弃。

唐震的强悍表现,却让修士们确定,他们根本无法与其争锋。

除非唐震被干掉,否则就只有观望的资格。

唯有排名靠前的几名修士,依旧还在犹豫不决,毕竟他们有着更高的成功几率,更加难以舍弃退出。

随着唐震逐步前行,他们也势必要作出选择。

终于还是有一名修士,选择与唐震交手,自信手段不弱于人。

况且此前的唐震,刚刚经历了一番大战,底牌或许消耗一空。

这一刻的唐震,或许就是虚张声势,实际上却是不堪一击。

唐震并不觉得意外,总会有人质疑他的实力,然后展开试探性的攻击。

想让这些修士彻底死心,免不了要再展开一场战斗。

“既然如此,那便送你归西!”

修士并不能理解这句话,却知道这是一种宣判。

就是在告知修士,此战他必败无疑,最终的下场就是身死道消。

不过转瞬之间,双方的战斗爆发,再次引来初始之地的动荡。

相比对战问幽神将,却明显有着很大的差距,手段底牌完全不在一个级别。

不过几息的时间,战斗就已经结束,唐震傲立于阶梯之上,拦路的修士却已然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