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危

江海是座小城,这都不用去了解这座城市的背景,光是在进入市区的时候牌匾上依然挂着几十年前的‘江海镇’三个字就能看出来,这是镇级市,更别提进入这座城市以后所看到的一切了。

“为什么打车进来?”

她在江海市唯一一座商场内的火锅店里冲着陈达提问,因为在江海市边上的时候,老陈不让她继续开车了,还把车弃在了奔往临市的方向,随后俩人下了高速打车直奔江海。

“因为有人发现那台车会根据车况怀疑咱们去了临市。”

“车况?这就是你用胶皮管子把汽油都放进土里掩埋,又把胶皮管子扔到一边的原因?”

“对。”

陈达将一块肉夹进了嘴里说道:“只要警察的调查方向出错,咱们就能去往调查不怎么严谨的城市,增加生存概率。”

“那接下来呢?”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老陈看了一眼街头人来人往的人群,心中有一种恋恋不舍的说道:“出境吧,留在这里,我们始终是通缉犯。”

“出境?说得容易,除了中国话,哪个国家的鸟语我可都不会。”

“语言可以学,大环境的改变也能教你,可是去了自由,你就永远没机会拿回来了。”

那个女人突然笑了出来,看着陈达笑的像是在电影院里瞧一场戏:“出去得要钱吧,钱怎么搞?”

陈达微微一皱眉,这个问题让他忽略了那个女人的表情:“你能凑多少?”

她没有包,将口袋翻出来都放在了老陈面前,陈达扫了一眼,大概四五百块钱,一会给了饭钱以后也就剩下一半。

“你觉着多少够咱们俩出去用?”

“怎么也得二三十万吧,关键是我也不知道多久能学会外国话。”

陈达随口回了一嘴:“我想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

“吃饱了么?吃饱了先找个能住的地方。”

她伸手将桌面上的钱都抓了起来,极不相信的扔下一句:“走了。”随后去吧台结了账,俩人打饭馆里走了出来。

陈达没说话,一边盘算着该怎么赚钱的同时,一边跟着那个女人的身影向前走,他本该好好思考一下的,但是现实的问题经常令其没有时间去考虑其他。这很像是一个被生活折磨到疲惫不堪的男人出现在社会精英面前时,还要被质问‘你怎么不学习,不学习如何能改善生活’,假如那名社会精英知道这个中年男人需要面对房贷、车贷的压力,回家还要应付想媳妇和亲妈的争吵,甚至处理好了一切还有个不懂事的孩子在一边玩一边写作业,他连休息的时间都牺牲掉了去维持这个家庭的时候,拿什么去学习可以让自己生活的更好得生存技能呢?

那个女人带陈达去了一处修理厂,里边的机油味让老陈很不习惯,可她却仿佛非常适应的对着里边修理工问了一句:“林叔呢?”

“二小姐回来了,林叔在办公室呢。”

二小姐。

这还是陈达第一次听到这么古香古色的称呼,看样子这个女人应该和林叔乃至这里的人很熟悉。

她走向里边,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办公室,随后大大咧咧走了进去,根本不觉着自己是个通缉犯,进屋后,里边正在办公的老男人立即露出笑容,起身迎接道:“妮子,你怎么回来了?”

“回来了。”她似乎没有半点解释的意思,一屁股坐在了办公室对面的椅子上。

陈达愣了一下,跟着坐了下去。

“叔,我男人。”

“听说了……”他看了一眼陈达,问道:“听说你在那边找了个大哥,这瞅着不太像啊。”

陈达本该起疑,不过她接过话以后,将会产生疑虑的地方给抹平了:“什么大哥,穿上西装带上金丝眼镜还像点样,现在……林叔,我们出事了,想要在你这儿躲一段。”

林叔没有继续多嘴:“我跟你爸都是多少年的老弟兄了,在我这肯定没问题,就住后院吧,没事别出来瞎走动就行。”

“那我去了啊。”

“还是上次那间屋子。”

她根本不多说一句,转身就往外边走,陈达倒是多看了这个林叔一眼,他能从这张苍老的面庞上看出此人年轻时的戾气,不过,这种戾气随着岁月的打磨消退了许多。

跟着这个女人到了后院,那是一排小平房,里边的装修还可以,床、电视,应有尽有,还有空调,就是有一种空置时间长了的尘土味儿。她呢,也不打扫,随便躺在了床上,像是这一路已经累坏了。

陈达看着她一动不动,他又很多问题想问,一时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正在整理语言时,那个女人说话了:“赶紧躺会吧,别有个地方就惦记脱裤子整事……”

唉……

陈达真想好好解释一下自己没拿意思了,可这个时候好像说什么都多余,只能在床上的另一侧躺下,扭脸又开始看着这个陌生的女人。

他失忆了,很多时候不得不被现有的环境牵着走,问题是这个女人似乎在故意减少信息的释放,让你想分析眼下的形式都不太可能,偏偏她又是个带有江湖范的冷峻性子,所做的一切都与人设相符合。

她睁开了眼,看见陈达正盯着自己的时候叹了口气,很不情愿的说道:“来吧来吧,你们男的脑子里就那点事。”说着话就开始脱衣服。

陈达反而有点慌了,伸手摁住了她的胳膊,俩人就在这么一张床上躺着说道:“你误会了。”只能外别的地方遮掩的说道:“我在想钱的事。”

那一秒,这个女人瞬间暴怒:“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没钱了就打自己女人的注意?怎么着啊,想让老娘出去卖啊!”

呜……

陈达一把捂住了这个女人的嘴:“我什么时候说这种话了。”看着愤怒的她,陈达已经没有说下去的必要了,只能留下一句:“歇会吧,这一路上挺累的。”紧接着翻过了身躯,在这个女人不继续吵嚷的情况下,眯起了眼睛。

随后,房间里安静了下来,一直没有睡着的陈达能感受到光线的变化,夜幕降临了,甚至还能感觉到那个女人起身离开了房间,应该是去了厕所,但,那个女人却一直都没有回来,他原本还觉着这个女人离开之后的房间稍微让人舒服了一点,可人家长时间没回来以后,又开始慌了。

那可是他唯一熟悉了的人,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么?

当、当、当!

急促的敲门声传来,随后那人不耐烦的将房门推开,急冲冲进屋一把拉起了陈达说道:“你怎么还在睡?”

陈达看清了眼前这个男人,随即问道:“出什么事了?”

“还出什么事了,妮子去牌局上耍钱让人给扣下了!”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