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 ?裴姐姐似乎……不喜欢他呢

光影昏惑,月色朦胧。

春晓呼吸急促,小心翼翼地爬上龙榻,轻手轻脚地掀开锦被。

正要睡到萧定昭身侧,却被对方握住手腕。

她心神一惊,抬眼望去,少年面色沉沉,醉酒后的丹凤眼细长泛红水光漉漉,正似醒非醒地看着她。

她心跳急促,一瞬间脑海中千回百转。

世间那么多富贵闲人。

可她却出身在穷苦村庄里,还被双亲卖进皇宫。

既然天道不公,她凭什么不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人上人?

天子年少容易掌控,今夜,是她最好的机会!

春晓下定决心,又往萧定昭身边靠近几分。

她嗓音娇软:“陛下……”

萧定昭正是初懂人事的年纪。

宫闺里的那些事儿,他不是不懂。

这些年每逢深夜,他经常梦见裴姐姐进入他的梦境,与他做着那颠鸾倒凤的事儿……

如今酒醉正酣,被女子如此引诱,他略有些情动,埋首在春晓颈窝间,无意识地哑声道:“姐姐好香……”

春晓很是喜悦。

天子竟然半点儿抗拒也无!

她的手搭在萧定昭的肩上,柔声道:“裴姐姐吩咐奴婢今夜伺候陛下,奴婢为您宽衣可好?”

一声“裴姐姐”,令萧定昭的醉意减轻几分。

丹凤眼逐渐澄明,他定定盯向身边的少女,少女容貌清秀姣好,却只穿着主腰和亵裤,瞧着十分面生。

意识到这不是梦,萧定昭骤然坐起。

他沉声:“你说什么?”

春晓抱住锦被遮蔽自己,面颊仍带娇羞:“奴婢今夜是来侍奉陛下的……”

萧定昭眼神冰冷:“裴初初叫你来的?”

春晓抿了抿唇。

裴姐姐只叫她伺候陛下,并未叫她伺候到龙榻上去。

但那又如何,“伺候”一词,也能有很多解释呢。

思及此,她羞涩颔首:“是。奴婢是裴姐姐从上百命宫女之中精挑细选出来的,这段日子一直在教奴婢怎么侍奉您。这次冬猎,裴姐姐说由奴婢照顾您。今夜……也是裴姐姐安排的。”

萧定昭眼眸沉黑。

半晌,他冷笑:“好。”

好一个裴初初。

照顾他饮食起居不算,连暖床的宫女都给他安排妥当了。

萧定昭胸膛起伏,瞧见那宫女含羞带臊的模样更是来气,厉声道:“滚下去!”

春晓惊了惊。

她抬起眼眸:“陛下……”

陛下刚刚分明是动情的。

为何突然叫她滚?

她不肯错过这绝无仅有的机会,眼圈一红,伸手去拉萧定昭的衣袖:“裴姐姐吩咐奴婢伺候您,您若是赶走奴婢,裴姐姐会责罚奴婢的!”

都说天子是个翩翩如玉性情温和的少年郎。

他定然见不得美人落泪。

岂料萧定昭厌恶地甩开她的手,不等她惊叫,抬脚就把她恶狠地踹下龙榻,连被褥枕头也一起砸到地上,怒声道:“来人!”

春晓察觉不妙吓哭出声,惊慌不已地套上宫裙。

已有宦官疾步而入:“陛下?”

萧定昭:“去把裴初初叫过来!”

宦官扫了眼满地狼藉和哭哭啼啼的春晓,哪里还有不明白的,立刻转身去请裴初初。

裴初初匆匆过来时,春晓跪在地上哭得厉害。

不仅衣衫凌乱,身边还有被丢弃的被褥软枕。

天子大刀金马地坐在龙榻上,唇红齿白的俊俏面容宛如凝结了霜雪,瞧着便觉冰冷刺骨。

裴初初顿时明白几分。

她看了眼春晓,屈膝行礼:“给陛下请——”

“她是你安排的?”

萧定昭打断她的话。

裴初初尚未回答,春晓哭着揪住她的裙角:“裴姐姐,都是我没用,叫陛下厌恶!您让我伺候陛下,可陛下嫌弃我……我到底没有那个福气……”

裴初初面色复杂。

也是久居宫中的人,春晓在打什么算盘,她一清二楚。

她只是没料到,她选中的人,竟然能干出如此荒唐又卑劣的事,成为宫妃囚禁一生,有什么好?

她一字一顿:“我叫你伺候,却没叫你伺候到龙榻上去。”

春晓吃惊:“裴姐姐不是那个意思吗?竟是我理解错了?!”

裴初初笼在袖中的双手忍不住地收紧。

私自爬上龙榻乃是大罪。

春晓此言,无疑是把所有罪过都推到她头上,假装今夜的罪行只是一场误会,好成功洗脱她自己。

她的神色冷了几分,沉默片刻之后,没有给自己辩驳,只平静地跪倒在地:“是臣女没有说清楚,才造成了今夜的荒唐。请陛下降罪。”

萧定昭依旧面无表情。

他盯着裴初初,仿佛是要把她盯出一个窟窿。

他知道他的裴姐姐城府极深,无论他怎样观察,也无法确定今夜究竟是她有心安排还是乌龙一场。

若是有心安排……

她就那么迫不及待给他安排女人?

萧定昭示意帐中人全部退下。

他独独留下裴初初,居高临下地看了她良久,才缓步上前,在她跟前单膝蹲下。

他挑起裴初初的下颌,直视她的双眼:“裴姐姐……”

宫灯昏惑,龙涎香萦绕在裴初初的鼻尖。

少年的指尖透着温凉,顺着她的下颌缓慢上移,轻抚她的唇角时,在这样的深夜里染上几分暧昧。

她的心漏跳一拍,下意识避开他的手:“请陛下降罪。”

萧定昭轻笑,心底起了几分烦躁。

他拿起小几上的酒盏,一口饮尽。

他懒得再想这个女人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酒劲儿涌上头,哑声道:“裴姐姐照顾朕多年,一贯贴心仔细,如今连女人都为朕安排上了。只是那女人到底差了些,裴姐姐国色天香,若当真关心朕,不如亲自来。”

话到最后,少年眉眼狠戾,单手揽住裴初初纤细的腰肢,宛如山中野狼般将少女压在身下,学着从画册里看来的内容,手掌试探着探进她的裙底。

裴初初的瞳孔骤然缩小!

不容萧定昭有所动作,她一把推开他,爬起来慌慌张张地后退几步,厉声道:“陛下醉了!”

她喊完,转身就跑出了大帐。

萧定昭坐在地上。

他目送裴初初跑出帐篷,眼底情绪阴郁。

裴姐姐似乎……

不喜欢他呢。

他双眼醺红,忽然笑了一下。

正是冬夜。

裴初初面红耳赤地跑到帐外,经冷风一吹,才稍稍冷静。

她只是把萧定昭当做弟弟,他怎么敢生出那种心思……

她揉了一把面颊,旁边传来宦官的声音:“裴女官,这名宫女如何处置?”

晚安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