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5章 1065章:源间重重,叠影峦相。

小鼻子突然嗅了嗅的舒千落,有些惊讶。

“空气,好像,很,呃,清?还是干净?”

“净化。”

不仅嗅到,更看到四周变化的夙顾白,眉梢挑了一挑。

“这些生长在白骨之上的‘苔藓’,与白骨和它的‘孢子’在此时朝外释放着一种能够净化空气的气息,那些气息在此时朝着白骨上覆盖而去,貌似有点儿生肉的迹象。”

“!这么牛逼?”

睁大眼睛的小妮子,扭头朝四周看去,然后扁了扁嘴,咕哝。

“看不见!”

“唔~”

听到她抱怨的少年,眨了下眼,歪着头想了一想,然后挑破指尖。

而。

“干嘛呢!”

一看到他竟然弄伤自己,舒千落心头就是一跳,赶紧去抓他的手,边抓边怒。

“疯了是不是?!”

“不是呀~”

轻笑的少年,将那血点在她的眼皮之上,让其渗透吸收,更与她识海中那属于自己与她的精神力融合之后才松开,然后点向四周。

“现在呢?能看见吗?”

“……”

拧了拧眉头,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去看四周,而是抓过他的手确认了不再流血后,才没好气的剜他一眼。

“不疼的吗?”

“疼呀~”

笑的像个乖乖宝的少年,狭长的狐狸眼眨呀眨眼。

“但是,也太疼呀~”

“你——”

被他给气到的舒千落,磨了磨牙,狠狠的拧了他的手一把,才吸口气,严肃警告。

“以后!杜绝你再干出这种伤害自己的事!听到没有!”

“好的~”

对于她这很不爽的严肃警告,夙顾白相当乖顺的点头,直把满肚子怒火的校花大人给整的像是一拳打到棉花上,哪儿哪儿都是无力,亦让她张张嘴,咒骂。

“王八蛋!”

惯会气她的王八蛋!

惯会宠她的王八蛋!

怎么这么的会折腾人!

不想说话的舒千落,甩给他一个后脑勺,盯向四周那些‘苔藓’,发现在其之下的白骨隐隐的有外漏的迹象,不仅如此,还确实有生肉的嫌疑,虽然很是细微,几乎到了看不见的地步,却不代表它没有。

就在校花大人单方面的冷战中,四周的空气越加的清新,不仅清新甚至还带了种清香,让人闻上一闻便想沉溺其中一样,却让舒千落警惕了起来。

反常即妖,这是定理。

香气这种东西,一般都是用来提神的,可不是让你沉溺的,而,一旦有让你沉溺的香气,基本上都是陷阱。

只是——

随着那清香越加的扑鼻,到了隔着结界也能感应到的地步时,她的表情就越加的古怪。

真不是她的错觉。

这种让人有点儿想要沉溺其中的清香,她确实有闻到过来着,可,到底在哪儿,却一时想不起来了——

且——

不知想到了什么,让她上前一步,伸手压在面前的结界上,然后扭头朝那狗东西看去。

“这不对吧?”

“哪里不对?”

笑意盈盈望着冷战不过三秒的小妮子,夙顾白戏谑低笑。

“小落落这是发现了什么?”

“就——”

全当没看到这狗东西戏谑的舒千落,点了点手边的结界,表情怪异。

“为什么在结界里,我还能闻到外头的清香味?”

“哎呀?发现了?”

笑意加深的少年,轻笑一声。

“它们融合之后所散发出来的能量,不仅能够净化气味,还能够消弱结界的力量,让人在不知不觉间的闻到独属于它们的清香,然后——”

“被麻痹?最后失去战斗力?”

下意识知道他想说什么的舒千落,接了上,让夙顾白点了点头。

“没错。”

这般说着,他伸手一挥,瞬间的,舒千落的眼睛便倏然睁大,瞪着那把一整个结界都给覆盖住的墨绿色萤光,惊道:

“卧槽!还带隐身功能的?”

“对。”

少年点头。

“这东西很厉害,就算有我给小落落加持过的血,提高了小落落视感,但,它依旧能够悄无声息的隐匿起来,让你觉察到,可见,回头若是被这种东西攻击到,后果是很可怕的。”

这话,让舒千落心头一凛,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确实可怕,不过——”

她顿了下,伸手摸了摸眼皮子,看向夙顾白。

“你给我弄了你的血,我之前能够看到四周涌动的那些力量了,甚至连骨头上的细小纹路也都看得清,怎么还是会被蒙蔽掉呢?毕竟,我身上不仅有你的精神力,还有了你血的加持,该是可以看到的才对啊?”

“唔~”

对于这点,夙顾白的神情顿了一顿,然后,颇有点儿严肃的望着她。

“其实——”

一瞅他这难得严肃的表情,校花大人便感觉不妙,紧了紧手指。

“你想说什么?直,直接说就好了,我受的住——”

大概——吧?

并不太确定的小妮子,紧强的鼻尖上都冒出了些许的汗渍,这让狐狸尾巴晃晃悠悠的少年,唇角翘翘,慢吞吞道:

“之前,我给小落落的精神力,小落落到目前为止,才融入了三分之一到,所以,一遇上什么特殊事件,小落落就会失去跟我的联系——”

……噯?

“而眼下呢——”

瞟着有点儿懵的小妮子,他老神叨叨的继续戳软刀子。

“这血呢,小落落连五分之一都还没有吸收干净,所以呢,也就仅能窥视到一点点这四周的异常,对于再深层的也就看不到了,换句说话——”

少年恶意一顿,在舒千落爆红的小脸中,笑出声。

“小落落的资历着实‘感人’呀,金手指,大外挂都摆到你眼前,送到你手中,你竟然还能运用不出来,爷也着实很无奈啊——”

“!!!!夙顾白!!!”

一再被戳软刀子,导致恼羞成怒的校花大人暴呵出声。

“我资历不好怪我啊?天生的!我有什么办法?我哪知道精神力这种东西也是需要吸收炼化的?血这种东西也是需要吸收炼化的?你之前又没告诉我了!我也没听人说过!哪里会知道?”

“你这会儿来嘲笑我,怎么不说你不会教?!徒弟学不好,难道不是师父的错?你还怪我?还嘲笑我?像什么话?!要不要脸了?”

“呵~”

笑眯眯看着自家小妮子暴走的夙三爷乐不可支。

“哎呀~哎呀~,是爷的错~,爷的错~,不怪小落落呀~,好不好?”

既然是你的错!

那你这种哄骗小孩子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快要气炸的校花大人,简直想砍死这个狗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