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4章 1064章:源间重重,叠影峦相。

且,如果仔细看的话,那些落在米利亚身上的‘孢子’以一种诡异的方式重新的破裂发芽,且,根须的话,貌似朝着她的身体之内延伸。

这一幕,把舒千落给瞅的眼皮子直跳跳。

好极!

这些东西果然一点儿都不好看,不仅不好看,还他妈‘吃人’!

眉心突了突的小妮子,扯扯嘴。

“就这样不管她?”

“唔~”

亦看到身上逐渐的无数‘孢子’蔓延着的夙顾白弯唇而笑。

“这要怎么插手呢?万一打扰了小姐姐的‘进化’岂不要罪该万死?”

……你确定是进化而不是变异?

无语极了的校花大人,没好看的翻他一眼,却也没说啥,亦没打扰米利亚的‘进化’,反正,嗯,也没什么不好。

在对待外人和自己人这一点上,她完美的‘继承’了夙三爷的冷血无情与秋风扫落叶,所以,真不觉得这么对待米利亚有问题。

至于此时的米利亚,完全没有意识到自身的变化,且,睡的很沉亦很累,毕竟,班塞对她也是恨极,所以,在她身上动用了一些禁品,让她能够在不吃不喝的情况下,保持着昏迷的状态一周都没问题。

且,只要每隔一段时间及时的给她补充一些流质营养,便可以保证她的性命无忧,至于有没有其它的后遗症,他是真的一点儿都不在意,要不然,哪里会这么的随意丢养?

乃至,要不是夙顾白提前打过招呼,班塞怕是早就解决了她!

而,能够让那个之前很是宠爱米利亚的男人变的这般狠,除了她里应外合的同别人来算计班塞外,便是她捅了班塞的软肋。

导致他不得不为了护住他的软肋,低下身段,抛弃男性的尊严,更叩下头颅祈求别的男人接手他的软肋,唯有这样,才能不让他的软肋因为他的缘故从而家破人亡。

所以,班塞当真是恨极了米利亚。

眼下,处于混沌意识中的米利亚,隐约觉得哪里怪怪的,可无法凝聚起精神与理智,更不能打破那些禁品所带给她的晕厥状态,只能迷迷糊糊的被迫接受了异变。

至于,看着她异变的舒千落,许久后拧了拧眉,狐疑。

“我怎么感觉——”

“嗯?”

正在探测四周那些缩起来的人骨到底算是怎么回事的夙顾白,听到她开口后,便侧眸朝她看去,疑问。

“想说什么?”

“就——”

刮着下巴,蹙紧眉心的校花大人,指向下头那一片‘苔藓’。

“错觉吗?怎么就,唔,感觉那上面传来有点儿熟悉的气息,可,见鬼的,我真不认得也没见过这玩意儿啊,那么,那错觉到底是怎么产生的?”

这满是不解与很是懵逼的话,让她身侧的少年唇角微勾,笑意加深。

哎呀~

他的小落落,当真是越来越敏锐了,且,各项感官也被塑造的越加犀利,想来,就算——

他顿了下,轻笑出声。

“嘛~,这么感觉其实,也算是没错的。”

?这话,很有问题啊!

眯了眯眼的小妮子,扭头朝他瞅去。

“你是知道了啥?还是早就知道了啥却没告诉我的?”

“唔~”

被她盯着的少年,眨了眨眼。

“就——”

他虚点了点四周。

“这洞,以及‘苔藓’‘孢子’乃至后面的白骨,它们——”

咕嘟。

夙顾白话还没完,那把整人都给盖上一层厚厚‘绿被’的米利亚,突然的朝下陷去,不仅如此,还从她的身上冒出了咕嘟的气泡声。

这让他话一顿,与舒千落一起垂眸朝下看去,便见原本像是一片长满了‘苔藓’的平地,在此时像是突变成了泥泽一样的带着‘苔藓’与米利亚朝下沉去。

“这——”

“可能——”

望着那随着米利亚下沉的越多,下面的气泡声就越多,甚至还朝上翻涌出一些黏腻的泥糊一样的玩意儿,夙顾白挑了下眉。

“是胃?”

“……”

好吧,她也感觉像是这么回事。

嘴角抽了一抽的舒千落,砸吧了下嘴。

“所以,咱们到底在一个什么玩意儿的肚子里,还要围观一场奇奇怪怪的进食?以及——”

她顿了下。

“我怎么感觉,米利亚不仅仅是被那些‘孢子’给包裹住,而像是她的血肉与骨头也逐渐的被同化了呢?”

“应该是这样的。”

点着下巴的少年沉吟了下。

“当实,李狗蛋儿被那雪团子给‘吞’了的时候,貌似也是这样的,所以,这玩意儿,该是米利亚的魂了。”

“啧,这魂有点儿恶心啊——”

抖了抖身上鸡皮疙瘩的舒千落,嫌弃万分的撇撇嘴。

“又是骨头,又是‘苔藓’,再是‘孢子’,跟‘沼泽’的,这玩意儿就跟那些见不得光的怪物似的,真心看不出来哪里像魂了!”

“呵~”

这致命吐槽,让夙顾白低笑出声。

“嘛,魂嘛,总归都是各种各样的,就像水宿,她是只妖,可却不是只死妖,而是只不知道何种缘故离了体又不能再回去的活妖,变成了魂,至于班塞的和米利亚的——”

“该是另外一种魂吧,毕竟,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像这样奇奇怪怪的魂存在,也不奇怪呀~”

“……话是这么说的,但,啧,还是恶心!”

撸了撸手臂上那倒窜着的汗毛的小妮子,咕哝。

“幸亏咱们的不是!”

谁知,她这看似无心的话一落后,她身边的少年却露出了一抹古怪的微笑,以及,伸手点了点脖子,眯了眯眼。

好像,他们的也是呀~

只是,现在才不会告诉这小妮子呢,要不知,指不定她要怎么嘲笑人呢!

唇角诡异翘了一翘的夙三爷,随手递给他家小妮子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这让下意识接过咬在嘴里的舒千落奇怪的瞅他一眼。

“怎么冷不丁投食?”

“就~,想了呀~”

笑意潋滟的少年,明媚灿烂的跟个小太阳似的,差点儿没把舒千落的眼睛给刺眼,这让她赶紧的侧开眼,嘴角直抽抽。

“别这么笑!怪吓人的!”

MMP的,笑的我都不敢吃了,虽然不至于下毒,但,总感觉比下毒更可怕啊摔!

就在二人闲扯淡间,那由下朝上翻涌出来的‘沼泽’把米利亚以及整片‘苔藓’都给吞食而下,亦泛着咕嘟嘟的气泡,像是在消化。

而,与此同时,四周的‘苔藓’也越来越墨绿,甚至也越来越旺盛,以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