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要做打工人

“你刚刚跟陶陶打什么哑谜呢?”余卿卿取下严骢头上的发箍,顺着他拉开的门坐进车里。

严骢关好门,绕到另一边上车。“陶陶以为我对你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啊?”余卿卿不解地眨眨眼,突然想到什么,转过头笑看严骢。“可不就是嘛。”

暖黄的车内灯光柔柔洒在余卿卿娇美的容颜上,眉眼的弧度带着恰好的媚态。她发间的猫耳还未及取,这样一看,当真像那只搅乱鹿仙心湖的妖猫。

“是啊…”严骢眼中迷离,嗓间沙哑,被眼前他觊觎良久的猫儿,勾得忍不住低头吻她。

“哎呀。”察觉到严骢的意图,余卿卿抬手捂住他的嘴,脸色羞红。“还有人在呢。”

下属:我是透明的,我是透明的,我是透明的……

严骢有些憋屈。今天晚上碍于人多,他除了拉她的小手,就只搂过她一下下。好容易才熬到跟他的猫亲近一番,他才不在乎这个把人呢。

感觉到严骢的头还在向自己压来,余卿卿羞愤地推开他。“别闹。我有话跟你说。”

肉腥都没闻到的阎王很郁闷,一声不吭窝在边边角角装可怜。“你说吧。”

他坐得规规矩矩,除了握着余卿卿的手,一点逾举的行为都没有。

可是…

那偶尔偷瞥她一眼的目光,委屈中夹杂着些许期盼的小眼神,给余卿卿心灵上送来致命一击。

这丫又来了!

每次都用这招来博同情,让她心软。

可每次她也只能认命自己斗不过丫的。

轻叹一声,余卿卿取下发箍和尾巴,主动凑近严骢靠在他怀里,伸手环住他的腰。“满意了吗?”

严骢眉眼立马疏朗,唇角不自觉上扬。将余卿卿往自己怀里带了带,低头飞速在她扬起的小脸上落下一吻。“嗯。”

余卿卿小脸红红,盯着他问。“我们现在这样大张旗鼓的出来,没问题吧?”

“没事的,我都处理好了。”严骢蹭了蹭余卿卿的额头,惬意地眯眼,对于那些小问题并不在意。

现在没有人敢未经他允许私自报道关于他们的话题。

余卿卿点点头,从不怀疑严骢的能力。但有一个人还是让她有点介意。“你爷爷那边怎么样了?”

“寰宇出了些状况,他现在没闲工夫对付我们。”严骢眯眼,黑瞳幽暗,看着前方的城市道路,不知在想着什么。

“什么状况?”不会跟鼎盛有关吧?

“寰宇前不久完工的项目出现了质量审核问题,目前旗下所有工程处于搁置状态。虽然有关报道被压下,但还是从内部传出风言风语。他现在忙得焦头烂额,不会来打搅我们。”说完,严骢又低头吻了吻余卿卿的发顶。

可以好好享受跟她的二人世界了,真好。

这么说来,寰宇不像是参与了鼎盛机密泄露事件的受益方啊。

而且余卿卿总觉得,寰宇根本没必要做这种事。

不过为了弄清楚鼎盛和寰宇症结所在,余卿卿不得不更详细地询问严骢。“寰宇跟鼎盛有什么渊源吗?”

“鼎盛?怎么突然问这个?”严骢低头看余卿卿。

余卿卿不打算对严骢隐瞒什么,直接说出我原因。“鼎盛的商业机密遭到外泄,利润亏损严重。而这一切的受益方是寰宇。”

严骢沉吟了片刻,思索着有没有看过类似文件。“嗯…是这样……好像不太成立。”

两家公司发展项目完全不同,不存在根本利益冲突。寰宇没必要惹火上身。

“我当时也是这么认为的。但跟我说这个消息的人非常笃定。”余卿卿避重就轻说出重点,自动隐去她身世那部分。

她还没想好怎么跟他说,等她想清楚她会跟他坦白。

严骢倒没散发他额外的好奇,只回答余卿卿说出的部分。“我让人替你查,明天上午应该就能知道答案。”

“谢谢你。”余卿卿凑上去亲了亲严骢的脸颊,没想到遭到某人得寸进尺。

“要感谢的话,这里才行。”指了指自己的唇,严骢满眼期待。

余卿卿扭头,假装没看见。“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布莱迪?”

不仅没得到女朋友的吻,还从女朋友口中听到别的男人的名字,严骢警钟大作。

“见他做什么?”他还在太平洋彼岸处理CNW裁员后续工作呢,一时半会回不来。

严骢阴险的想,要不就让他待在总部,别回来了。

“我闲得都快长毛了,我想工作。”余卿卿瘪嘴。

以前每天工作至少十三个小时,现在突然停下来好吃懒做养膘当米虫,她真的好难习惯,感觉骨头都软化了。

没有想她一句话抱怨,会引来严骢那么大反应。

“卿卿,你不喜欢跟我待在一起吗?”严骢眼神幽幽,似有委屈。“是我哪里不够好吗?我可以改。”

余卿卿:……

我只是想上班,想做打工人!!饶了我吧!!

“没有,不会,岂敢。”余卿卿否认三连,快速打断某个男人的患得患失。

还真的邪了门了,她不就表达一下想要认真努力积极向上吗?怎么反倒成了她的不是了?

难道他真心想把她当猫来养?

又懒又馋又捣蛋?

严骢知道,他不该也没有权利剥夺余卿卿的自由和选择。但他付出那么多代价换来的今天,就是为了高枕无忧跟她在一起。

他也只想跟她在一起,无时无刻。

但余卿卿毕竟不是他豢养的宠物,也不是跟了鹿仙四千年的那只妖猫。

她应该有属于她的空间和精神支柱。

“你希望什么时候开始工作?”既然不能给她绑上枷锁,山不就他,他也只能就山了。

“等拍售款项去向全部落实…应该一个礼拜。”余卿卿拍着手指数了数,确定了时间。“下个礼拜二可以入职。”

“好。”

余卿卿:“???”

这说得好像他能做主似的……

不过,她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之前严骢说出差,是以什么名目来着?是哪家公司来着?等等哈…他和布莱迪是什么关系来着……

还不等余卿卿把这一个一个问题想明白,在严骢怀里过分舒适的余卿卿,嗅着他身上那股让人安心的清冷香气,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等严骢发现怀中的小人儿呼吸绵长没了动静时,她已经睡熟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