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拜托你了

余卿卿虽对旅游景点没多少兴趣,但不得不说,这间海洋馆的确让她玩得很尽兴。

特别是和动物互动这一块,甚合余卿卿意。

各种动物蠢萌滑稽,憨态可掬,余卿卿一不小心玩成了孩子。

又是握手手,又是亲亲,身上弄得湿乎乎的还一个劲往上凑。

“小野猫,我觉得你要是再不上去,你家鹿仙该发飙了。”和余卿卿一起在饲养员的指导下教白鲸转圈的魏陶,戳了戳闺蜜的小腰,指向表演区不远处。

余卿卿抬头,果不其然,自家男朋友此刻正面色阴沉瞪着刚刚触碰到她嘴唇的大白。

可余卿卿非但没立马投怀送抱安抚自家男人,还悄悄挨近魏陶问了个至今令她有些困扰的问题。

“陶陶,你和老喻恋爱的时候,老喻也这样吗?”

魏陶挑眉,瞟了严骢一眼,明知故问。“哪样?”

余卿卿睨了魏陶一眼,对讪皮讪脸的魏陶恨得牙痒痒。“爱吃醋,爱紧张。行了吧?”

“我家老喻可不会吃一条鱼醋。”魏陶言语间全是笑音,肩膀一耸一耸的明显憋着笑。

“别笑了,有什么好笑的?”余卿卿推了推魏陶,狠狠瞪她。“再笑我把你曾经的丰功伟绩全告诉给老喻。”

“别别。”魏陶立马求饶,玩笑般解释。“我就觉得吧,连一条鱼都不放过,那要碰上柯未然那样的,不得把人大卸八块了?”

一听到那个名字,余卿卿皱了皱眉,表情瞬间平淡了许多。

魏陶见余卿卿的脸色变化,不由以为自己说中了。“他俩真碰上了?”

余卿卿望向池中列着嘴,仿佛在笑的白鲸,刚刚起伏的心情渐渐平缓。“对呀,严骢还揍了他一顿。现在还躺在医院呢?”

听了余卿卿的话,魏陶不由想到窦家晚宴严骢揍宫三少的样子……嘶,想想都疼。

“他没事吧?”魏陶关心了一句。

“好得很。”说到这个,余卿卿不禁磨了磨后槽牙。“正筹备着上市呢。”

“上市?”魏陶惊讶,眨眨眼。“船街还没正式动工呢?就准备上市了?太快了点吧?”

“哼。快?”余卿卿阴阳怪气一笑。“他就是怕太慢了。”

怕慢了,严骢后发制人,才到手的二十亿立马不翼而飞。

魏陶瞅出点猫腻,谨慎地问。“咋了?你看上去不像在替他高兴。”

“高兴啊,我怎么不高兴?”余卿卿弯嘴笑笑,将一条小鱼扔给受诱惑游过来的白鲸。就像把钱丢给了空手套白狼的柯未然。“花二十亿认清一份狼子野心,划得来。”

“啥?啥二十亿?”

本不打算在今日这般好时光煞风景,但话都到这份了,早跟晚也没什么分别。

“我跟柯未然绝交了。”余卿卿的表情是没有喜怒的平静。

魏陶愕然,前前后后过滤了一番刚刚听到的全部内容,这个转折一时半会让她没反应过来。

好一会儿,魏陶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为啥?不会真的是因为严骢吧?不至于吧?”

余卿卿压根不是见色忘义的人,魏陶想不出其他原因。

对魏陶,余卿卿没有任何隐瞒。她将柯未然多次与寰宇摩擦,最终如何拿下船街巨细靡遗全告诉给魏陶。

魏陶听完没发表任何意见感慨,她只是抱住余卿卿,紧紧地。“卿卿,辛苦你了。一个人在这个世界生存,一定很累吧?”

她从未经历职场,所以也不懂这吃人不吐骨的世界,竟能残酷到这般地步。

交托真心的人,最终也可能捅你一刀。

时时刻刻提防人心,是很累的。

余卿卿心里没来由舒了口气。她原以为魏陶会就这件事说些什么。但她没有。

有的,只是她眼里有关心,口中是心疼。

这就是她余卿卿的好闺蜜,魏陶。

余卿卿这一刻,身心得到了真正的释放。比看景,比跟小动物玩耍,更治愈。

心里很窝心,余卿卿回抱魏陶,声音里带着舒缓的笑意。“我有你了,我不怕的。”

她是她最后的盾,可以完全后退的栖身之所。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无论因那时的窦楠,还是因现在的柯未然。

无论她身心多破败,不多言不悲伤,从容坚定地接纳她。

她有她,不怕的。

“咦,打住吧。我才不要被你家严先生视为眼中钉呢。别肉麻了,快起开。”破坏气氛王魏陶嫌弃地推开余卿卿,搅散一瞬间的感伤和感叹。

余卿卿无语,但她知道魏陶的心意,便也没再扭捏。

松开魏陶站起来,余卿卿邪邪一笑。“那我得赶紧自证清白去。免得他认为我当着他偷情。”

此话一出,魏陶立马Get到“老子要开始撒狗粮,盆拿好”的信号。

提着小鱼桐还给饲养员,道过谢奔向自己的丈夫。“快走快走,我们先出馆。”

老实先生一脸茫然。“咋的了?”

魏陶:“有核武器!!!”

严骢从两人的背影上收回视线,握住余卿卿伸过来的小手,不解。“他们怎么了?”

余卿卿笑着耸肩。“谁知道呢。”

严骢也不追问,握紧手心里的小软手,眼中熠熠。“回家?”

余卿卿点头。“回家。”

在停车场临分别的时候,魏陶又用力抱了抱余卿卿,然后郑重其事将她的手交到严骢手里。

“以后,卿卿就拜托你了。”魏陶看着严骢,眼神是慎重和认真。

这根她一接手就带跑多年的接力棒,她亲手交到了严骢手中,这是魏陶对他的认可。

不仅因为他舍得为余卿卿花二十亿,更因为他眼中对余卿卿的爱意,他的小心翼翼。

魏陶知道,这个男人有多爱余卿卿。

因为有人已经示范过了。

尽管心爱之人的好闺蜜承认他的速度有点快,严骢受宠若惊,但他还是立马表明心迹。“谢谢你认可我。请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一天,便会用生命爱她一天。”

魏陶这一出,别说严骢讶异,余卿卿都有点难为情,“陶陶……”

干嘛搞得这么正式。

魏陶不理余卿卿,对严氏情话大全不置可否。

“别高兴得太早。你要是敢惹她伤心,祖文我都给你掘了。”大东北妹子捍卫自家闺蜜,就是这么强悍。“更别学某些人不识好歹。”

喻德宽吓出冷汗,拉着媳妇连忙赔不是。“严总,我太太她不是那个意思……”

严骢微笑摇头,“我说过。除非我死,否则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她半分,包括我自己。”

“漂亮话谁都会说,切实际一点吧。我希望你对卿卿是绝对坦诚的”魏陶对严骢是誓言毫无兴趣,意有所指地看着她。

“陶陶你啥意思?”余卿卿怎么听不明魏陶这话中话呢?

严骢紧了紧握着余卿卿的手,看着魏陶刚要开口,但她已经挥手,转身潇洒而去。“行了,别撒狗粮了。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