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帝级精神力

“咦,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寒山山脉啊!”张冥站在一座大山上,望着面前一望无际的山脉。

竟然长达三千多公里,还有一个皇境的妖蛇,想要成为一名皇境的妖兽,天时地利,甚至血脉无一或缺。

随着张冥的精神力提升,现在他只感觉到他的精神力用来扫描这些皇级强者,越来越少的皇者能发现他的存在了。

“不过,这寒山山脉也是一个怪物遍地的地方,足够我净化好几天了,到时候,当这里净化结束,我再去看看对面的皇境妖兽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血脉。”

张冥随后直接走进了一个小镇之中,不过,他的声音依然忽隐忽现,飘忽不定。

同样,四周无数的灵魂力量不断的涌入他的身体中,成为他的小世界的养分之一。

随意找了一个靠窗的地方坐了下来,然后他要了一壶酒,几个小菜,慢慢的坐下来开始品尝起来。

这样的边缘小镇,说起来,这里的饭菜做得并不好吃,远远离他自己做的差了无数个档次。

只是这里人数最多,让他想到了在静土世界的那个小镇,遇到了那个花月影,一个让他都有些怀念的人。

虽然只是一夜情,或者是两者在紧张之后发生一种成功之后本能反映,但他还是有些怀念。

“也不知道花月影如何了?还有,这个花月王国,我算是帮了你一把。”张冥只感觉到这个花月王国好像跟他有缘一样。

……

“少爷,这一次,老爷叫你回家,再不回去,老爷可是真要生气了。”

“洪护卫,你也知道,我不想回去,现在我回去干什么,难道我就这样过一生吗,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那个少爷一脸的气愤。

“我要追求武者,我要向大帝那样,立于大陆的顶端,而不是回家给他生孙子,做官,一直做到死。”

“少爷,这一次不是少爷想的那样。听说这一次老爷把他多年收藏的宝物拿出来,给少爷一个争取加入一个大门派的机会,少爷,你立刻回去吧,否则,将错过这一次的考核了。”

“你不骗我?”

那少爷一脸不敢相信的看向中年护卫,同时更是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个护卫:“对了,你说是什么门派?”

“少爷,是我们花月王国的顶尖门派山河派,绝对是一流的,少爷有很大的机会加入其中的。到时候少他学武不是想便学吗吗?”

“山河派,我呸,一个只有王境强者的门派,还是顶尖的,还是最好的,你看我是白痴吗?”

“不过,我最低要去六派,你让我去山河派,你跟我开玩笑吗?给我派!”那少年一听,顿时大怒。

只是张冥的神念中,这个青年才是武师,在这样的王国中,也不可能有那个机会。

本来这事情到是没有什么的,只是看那青年本应愤怒的眼神之中却相当的平静,好像这事情不说他的一样。

最主要的是,这个青年身上的气息明显有些不大对劲,明明是一个武师级别的,可气息有些隐晦不定。

脸上看起来好像很是愤怒,可是在张冥在看来,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觉,看向那护卫,就好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君王一样,漠视他人的生死一样。

这种眼神,张冥也有过,不过,他当时发现自己的心态不大对劲的时候,便立刻反醒自己,才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恢复过来。

有这种眼神的,只有三种人,一种上高高在上的君王,一种是实力强大的武者,特别达到了王境,而且在王境的境界时间长了,心态正在漠漠的改变。第三种便是杀人如麻,而且死人见得太多了,

君王,以护卫只有武将实力的情况,显然不可能的,而王境,可是明显是武师,张冥自信还是能看得出来。

至于杀人如麻,那只能算了。

“这个青年有问题!”

张冥的心底突然冒出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眼神,他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淡漠生死的眼神,让他有一种很是熟悉的感觉。

只是这种眼神有些久远,久到了张冥都记不清楚了。

要知道,他自信一向记忆很好,而且是很深的那种,可是这种眼神,让张冥的心里多出了一丝的莫名。

“少爷,回去吧,不然老爷不放心你一个在外面闯荡的,不然,我会强行带少爷回去的。”那孙护卫低声的在青年耳边说道,“当然这也是老爷的意思。”

“你敢!”

“那少爷,对不起了,你必须跟我回去!”说着,那护卫直接抓向那少爷,虽然速度不快,但对于武师级别来说,根本没有逃路的余地了。

“大胆!”

那少爷一看,便是一声低喝,眼中暴射出一道金光,直接飞向那孙护卫,而且那护卫明显没有发现少爷的一声低喝之中带着强大的威压,甚至精神攻击。

甚至连张冥无心之中的精神力也被他一声低喝,直接差点儿震散。

即使是那声音在小小的一个包间内,可也让张冥脸色大变,能把他的精神震散的,即使是只有一缕,也不是普通的皇者能轻易震散的,可是张冥的精神竟然被震得差点儿散开了。

如果是帝级,或者是强大的君王借助全国的气运,张冥还能理解,可是,对方显然不是。

“该死的,我怎么感觉到熟悉。”那是以前的石峰的眼神,正是因为他,张冥才有些一些熟悉的感觉。

只见那护卫突然之间,七窍流血,眼神之中多出了无名的惊恐,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面前的少爷会如此强大的。

只是一直注意他的张冥也发现对方的脸色一声冷哼之后,变得异常惨白,甚至他的七窍都渗出丝丝的鲜血。

这种情况就是典型的小孩子舞大刀,结果伤着自己了,但对他显然只是皱了皱眉头,显然对他自己的身体相当的不满意。

“帝级的精神力!”

张冥立刻明白了这什么原因:“怎么可能青年人是帝级的精神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