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8章 显眼的口红印

两人走在一起,竟然出奇的般配。

宁语汐一身清冷强大的气场没有被陆昱霆与生俱来的气场压下去半分,反而是陆昱霆,被宁语汐夺去了不少的光彩。

这对璧人的出现太过震撼,也太过亮眼,以致于在场的所有记者将网上陆昱霆和林婉然的绯闻忘得一干二净。

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酒店门口,所有记者才反应过来,他们浪费了绝佳的采访机会。

“我的天!今天的宁大小姐太漂亮了!这就是女王本王啊!”

“没有文化的我只能感叹一句卧槽!”

“刚才是谁说宁大小姐比不上林婉然的?这明明是甩林婉然好几条街好吗?”

“我收回我刚才的话,宁语汐才是最适合陆家主母的那个人。”

“等等,你们的话题是不是跑偏了,难道我们关心的不应该是宁语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吗?

网上的新闻说宁语汐在云城,现在人却在这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遭了!刚才那么好的机会竟然忘记做采访了!”

“等等!你们看照片里的陆大少和宁语汐!”

一名记者不知看到了什么,突然惊呼一声,周围的记者全部挤在了他的旁边。

“照片?照片怎么了?”

“是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你们看陆大少衣领的位置,有一个明显的口红印,这颜色明显和宁语汐嘴上的口红颜色一模一样。”

所有人一听,立刻拿过自己的相机,翻找着刚才的无数张照片,每一张照片里,都能看到白色衬衫衣领上鲜艳的口红印。

“所以……这是宁语汐在宣示主权吗?”

不得不说这宣示主权的方式还真是……独特又大胆,还塞着满满的狗粮。

“应该是吧,他们两个人都一起出现了,而且你看刚才陆大少体贴的模样,一点都不像感情生变。”

“那网上的那张照片又是怎么回事?既然宁小姐来了,怎么照片中不见宁小姐的身影?”

“会不会是……陆大少脚踏两条船?”

“咳!这话可不能乱说,小心收到律师函!总之,这张照片足以破了宁语汐和陆大少情变的传闻,我得赶紧让人编好新闻稿发出去。”

记者们一听,赶忙将图片发到群里,争取第一时间将新闻稿发了出去。

很快的,网上便出现了宁语汐和陆昱霆一起走红毯的图片。

俊男美女并肩而立,瞬间惊艳了一众网友。

尤其是宁语汐美貌与气质尽显,凑热闹的网友看了也惊叹不已。

原本还在嘲笑宁语汐,以及说宁语汐配不上陆昱霆的言论下面瞬间涌来一大波网友怼了回去。

按照网友的话来说,如果连宁语汐都配不上陆昱霆,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配得上陆昱霆的人了。

至于林婉然,与宁语汐比较的资格都没有!

正当网友沉浸在宁语汐的美貌当中,有放大镜女孩扒出了陆昱霆领口的口红印,以及陆昱霆脖子上不太明显的口红痕迹,之后又扒出宁语汐锁骨上不经意露出的印记。

这一张张细节照瞬间在网上炸开了锅。

【是谁说宁大小姐和陆大少感情破裂的?看到了吗?人家两个人好着呢?】

【之前嘲笑宁大小姐的黑子怎么不见了?来来来,让我看看是不是脸被打肿了?】

【还有人说宁大小姐比不上林家千金,我看是林家千金连给宁大小姐提鞋都不配吧!】

因为一个多小时前的绯闻,宁语汐被骂的十分惨,喜欢她的网友早已积怨很深。

如今有了这些照片,也更加有了底气,立刻铆足了劲骂了回去。

一时之间,网友们与黑子陷入了一片骂战之中。

而此时的宴会厅里,宁语汐和陆昱霆的出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尤其是宁语汐一袭黑纱长裙,皇冠红唇,犹如女王降临,瞬间惊艳全场。

在场的所有男士不禁看呆了眼,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惊艳和欣赏。

他们见过的女人不少,像宁语汐这样气场强大却又气质独特的还是第一次见。

只可惜,她现在是陆昱霆的人,他们碰不得。

不少豪门千金见自己的风头被抢去,看着宁语汐的目光满是嫉妒。

“这女人谁啊?竟然能和陆大少一起出席?”

“你没有看过之前网上的新闻吗?她就是陆大少公开承认的未婚妻。”

“啊?我看今天的新闻,不是分手了吗?她怎么又被陆大少带到宴会上来了?”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宁语汐不舍得分手呗,以陆大少的身份和地位,是个傻子都不愿意分手。”

“那婉然怎么办?有宁语汐在,婉然不就永远都无法嫁给陆大少了?”

女人的话刚一出口,反应过来林婉然还在她们身边,尴尬的笑了笑。

“不好意思,婉然,我……”

“没事。”

林婉然淡然一笑,将手中的酒杯放在刚好经过的服务生的托盘上,朝着宁语汐的方向走去。

每走一步,脚下的高跟鞋便会重重踩在地毯上。

高跟鞋踩在地毯上的力道有多重,就代表着林婉然对宁语汐有多恨。

当初她在宁语汐面前炫耀陆哥会来参加林家的宴会,却怎么也没想过陆哥竟然会带着宁语汐一起出席。

平日里带着也就算了,这么重要的场合,陆哥竟然会带着一个没有公开举办过订婚宴的未婚妻出席,等到他们分开的那一天,就不担心被其他豪门看笑话吗?

林婉然放在腹部的双手用力交握在一起,指尖都泛起了青白色,一口后槽牙咬的紧紧的,却还是在快要走到陆昱霆面前的时候扬起了笑容。

“陆哥,你可来晚了,一会得自罚三杯。”

林婉然的语气带着一丝调侃,又带着一抹娇嗔,落在众人的耳朵里,是满满的熟稔。

陆昱霆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淡淡说道:

“路上堵车。”

简短的四个字算是解释,显然不搭林婉然的话茬。

林婉然似乎没有在意,视线很自然的落在了宁语汐的身上。

“没想到宁小姐也会来,早知如此我就特意为你准备一张请帖,这样倒显得我林家招待不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