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8章 那眼神,仿佛在看他的整个世界

别看大安总看着不着调的样子,实际上他看待问题头脑清晰且理智,温瑶同样如此。

他们都不太确定自己是否能撑起一个家庭。

婚姻和家庭意味着责任。

但这些责任似乎又会在某种程度上消磨掉激-情。

虽然婚姻是个永恒且复杂的话题,但目前,大安和温瑶还是想专心自己的学习和工作。

顾云卿很理解他们的想法,他们现在的迷茫和彷徨也曾是他经历过的,他说:“按照你们内心的想法去生活吧,时间会给你们答案的。”

狗子虎子他们正在喊大安猜拳喝酒,顾云卿道:“去吧,和小伙伴们好好聚聚。”

大安心道完了,说起喝酒,他哪里是狗子他们的对手!

狗子见他磨磨蹭蹭,就过来拉他。

小茹正在和三个表姐一起说话。

荔枝姐妹都来了,她们是提前几天来的,小茹好久没见她们,最近都住一起,有聊不完的话题。

几个姑娘都长大了,出落得亭亭玉立,野菜是带着对象来的,过不久也准备办喜事了。

盼弟倒还没有对象,她戴着眼镜,穿着连衣裙,斯斯文文的,目前是专心读书,争取以后当一名出色的医生。

三个女儿个个都有出息,何秀芳不知道被多少人羡慕。

要知道在农村里,女孩子早早辍学嫁人的占比很大,不说能真正读到大学毕业的,读到高中的女孩子也是屈指可数,何秀芳能把三个女儿都培养成大学生,已经是很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只有自己家人知道,荔枝她们能一路坚定读书下去,都是沈柠在背后的支持。

农村出来的女孩子,除了读书改变未来,没有其他捷径。

盼盼考研失败后,家里人其实是不支持她继续念,是沈柠一直鼓励她,还让她住省城家里来,摒弃外界干扰的声音,继续专心致志备考。

荔枝见温瑶过来,也忍不住催她和大安的婚事。

温瑶这些年一直在国外,思想西化,她并不急于早婚,在她看来,两个人的感情比起用一张结婚证维系更重要,如果没有了感情,一张纸丝毫没有作用。

小茹说道:“不管选择什么样的生活,开心最重要啦!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不就是我们一直努力的最大意义吗?”

盼盼深以为然,“没错,如果我找不到满意的,我宁愿一辈子一个人,也绝对不将就。”

荔枝一阵错愕,无论念了多少年的书,她从来都认为女人最终会走向婚姻,相夫教子,这是亘古不变的事情,从小长辈们也都是这么对她说的,好像把书读好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最后能找个好对象,她对此深信不疑。

但如今,好像有些观念已经悄悄在妹妹们的脑海里发生了转变。

荔枝问小茹:“如果那个人不是戚尧,小茹会着急结婚吗?”

小茹:“大概率不会,可能读太久的书了,我一直觉得自己还没长大,好像结婚一直是大人们的事情。”

荔枝:“可是你已经长大喽!”

盼盼说:“但我也这么觉得,结婚好麻烦的说,都不能专心做自己的事情了。”

野菜说:“那是因为你没有遇到那个对的人,遇到了就不会这么说了。”

小茹微微一笑,“是呀,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好开心的。”

盼盼:“那我要找个青梅竹马的,像你一样。”

野菜撇撇嘴,“我不记得你有青梅竹马啊!凭空造一个?”

这话惹得姐妹们一阵笑。

盼盼岔开了话题,“小茹,戚尧哥会来吗?我都好久没见过他了。”

小茹:“不知道耶!他家那里也是有好多事要忙呢,我不希望他来回跑,很累的。”

温瑶眨眨眼:“我猜他会来。”

小茹笑着问:“为什么?”

温瑶:“因为他离不开你啊!”

小茹笑着打她,“才没有的事。”

温瑶躲开,“打赌要不要?”

野菜:“我赌一块钱,戚尧会来。”

盼盼:“我也赌他会来。”

小茹好笑道:“你们真是的!”

阳光下,姑娘们笑容灿烂,好像时光倒流,回到了最青涩的过去。

沈柠站在不远处看着荔枝三姐妹,很是欣慰。

至少,她们都有了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

罗铮搂着妻子,“在看什么?”

“看孩子们。”沈柠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她们都长大了。”

罗铮道:“订婚过后,我想让戚尧和小茹直接把结婚证领了。”

沈柠:“这么急吗?”

罗铮点着头说:“我可不希望小茹未婚有孕。”

沈柠:“真是的,戚尧不都说了,暂时不会和小茹要孩子的。”

“意外这种事情,谁说得清楚。”罗铮说起这个,脸很臭。

沈柠:“……”

这个爹可真操心。

第二天依旧是阳光明媚,小茹正在乡下新盖的房子里和姐姐妹妹们有说有笑,荔枝的儿子喜欢跟着大孩子们玩,到处跑跑闹闹,楼上楼下到处是孩子们欢闹的声音。

晓桃、吕喜梅她们的娘家都在村里,她们现在也都有了孩子,同样带着孩子来家里玩,所以家里很热闹。

订婚的事情基本都是长辈们在操持,所以小茹也不怎么忙,主要是招待一下昔日的同学和朋友。

戚尧来的时候,小茹正抱着晓桃两岁的女儿玩,突然看见青年出现在门口,小茹惊喜地喊了一声,“戚尧哥哥……”

“谁的孩子啊?”戚尧笑着走了进来。

“晓桃的女儿,好可爱对不对?”小茹亲了一下女娃娃,女娃娃吃着山楂片,好奇地看着戚尧。

“嗯。”戚尧对别人的孩子没有兴趣,抬手给小茹理了理头发,“昨天忙吗?”

小茹:“我没怎么忙,都是爸爸妈妈他们在忙,你呢?”

戚尧,“我也还好。”

野菜她们在起哄,“戚尧哥,你现在也赶紧和小茹生个呗!”

小茹羞恼地瞪她,谁知青年爽快应道:“好啊!”

小茹的小脸瞬间泛起了红晕,娇嗔地看着青年。

戚尧只是笑。

几个女孩子仔细打量着这个好多年没见的青年,这个青年穿着白色体恤和宽松的牛仔裤,腕表是低调的奢华,脚穿一双普拉达的黑色运动鞋,这样一身干净清爽的着装,再简单不过,却显得他卓尔不群,贵气逼-人,和她们见过所有的男生都不一样。

他眉眼不再是少年时期的青涩,而是如鹰隼般锐利,却唯独对着小茹的时候,目光柔软,有几分大男孩儿阳光的味道。

他们站在一起,仿佛天生就该是一对。

盼盼偷偷在荔枝耳边说:“大姐,以后帮我物色对象,就按着戚尧哥这样的给我找。”

以前她对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男生没啥标准,但是重新看到戚尧的那一刻,她有了标准。

荔枝汗了汗,“你这是真打算这辈子一个人过了?”

盼盼:我特么的是这个意思吗?

荔枝当然清楚妹妹是什么意思,但照着戚尧这个标准找,难度不是一般的打。

戚尧和一般男生是不一样的,他学习天赋极高,又在外国镀金多年,看他穿着品位,就不是国内一般男生能比的,而且听外婆说,戚尧在国外生意做得很大,比舅公还厉害,这样的人绝对是凤毛麟角。

盼盼也是没有想到,过去她挺怕戚尧的,那时少年阴郁,身上的那股狠劲让她畏惧,对他唯恐避之不及,可如今,他出现在视线的那一刻,顷刻吸引了她的目光,根本不需要过多的思考和犹豫。

分明还是那个人,还是那样清冷的气质,可就是毫无预兆地击中在她的审美点上。

小茹放晓桃的女儿在地上,小姑娘颠颠朝妈妈走去,小茹向戚尧介绍荔枝和其他同学的孩子,罗铮得知戚尧来了,特意喊他去说话。

盼盼赶紧跟小茹说:“你有没有同学给我介绍几个?像戚尧哥这样的。”

小茹揶揄地看着她,“你以前不是总怕戚尧哥哥吗?干嘛?想找个对象天天吓你啊?”

盼盼:“人都是会变的嘛!”

小茹:“我同学倒是挺多的,这次订婚,好多人因为工作原因不方便来,不知道结婚那天会不会多来几个,你到时候好好看看呀!”

“你都结婚了,我也想结婚。”盼盼抱着小茹,头靠在小茹肩头。

她和小茹年纪一般大,小时候一起上下学,一起玩一起学习,只是后来长大了,各自的人生轨迹都不一样了。

小茹笑道:“我以为你不婚主义呢!”

“才不是,遇到合适的还是会想结婚的。”盼盼刚刚看到戚尧看着小茹的眼神,仿佛在看他的整个世界,突然让人好生羡慕,她也希望这个世界上有那样一个男孩子,看着她,眼神里都是光。

罗铮找戚尧说话,无非是提醒他可以领结婚证了。

戚尧一时有些讶异,没想到这话居然会从恨不得吃了他的岳父大人嘴里说出来,在罗铮冷飕飕的眼神下,戚尧答道:“好的,一回城我就和小茹去领证。”

“臭小子!”罗铮横了他一眼,背着手走了。

大安和狗子虎子他们在村里的篮球场打了篮球回来,看到戚尧来了,就过来打招呼,戚尧道:“过几天我们就准备出国了。”

“哦。”

“不舍得?”

大安叹气,“有点,在国外的时候不是那么想回来,回国了,又不想走了。”

这里有他的亲人,有他的朋友,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有时候一想到外公外婆、姑婆奶奶他们都老了,他心里就挺不是滋味的。

戚尧何曾不是这样的心情,但有些事既然必须要做,就只能勇往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