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9章 再入陨神禁地!

说好的出家人不打诳语!

结果特么的就这!

“你们出家人不是不打诳语的吗!无量道友,多一个朋友多一份力量!”血狱君王急了。

他急了他急了。

他真是怕他们三个都没机会去用那五十罐丹药啊!

“不可胡说!”

那无量大师面色顿时一变,一脸惊异的看着血狱君王道。

“血狱道友,我们自然是朋友,但是你们可曾想过!”无量大师突然喝问道。

这一波啊。

这一波是把谈话的节奏把控在自己手中。

“若是我们四位在前方打斗,没有人在后方为我们掠阵,那得是一种什么场面!”无量大师痛心疾首的问道。

“什么场面?”血狱君王怔住了。

他实在想不出来……

他们魔头打斗的时候,都比较粗鄙。

大家直接肉身强上就行,谁肉身硬实,谁就是牛逼的!

掠阵?

掠那玩意干啥?

“哎!”

就当血狱君王还没缓过神儿来的时候,又听那无量大师突然长叹了一口气道:

“非你们能想的啊……”

“若是没有人为你们掠阵,你们的战斗力将大打折扣,而且……”

“贫道也并非出家人,贫道为道士,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算出家,身份上的事儿,还是要说清楚了为妙。”无量大师一脸真诚的说道。

“……”

饶是三大君王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这人……

肉身强无敌!

当然,只限面部的脸皮。

太特么离谱了。

饶是江北,嘴角都轻轻抽搐了两下。

啥叫掠阵?

“无量师兄,若是为三位魔头道友加油助威的话,我可以代劳。”江北微微一笑。

“如此甚好!”那血狱君王拍手称快。

“不可!”

无量大师面色骤变。

“为何又不可?这不是有灭霸道友为我等掠阵了吗?”血狱君王鄙夷道。

他倒要看看,这无量光头到底还要说什么!

“血狱道友,且听我细细说来!”无量大师一扶光头,一副“我都是为了你们好”的模样道:

“三位道友都是主宰境强者,而我,也是主宰境,我们为同一境界,若是低了此等境界,那掠阵的功效定会大打折扣啊!”

“那种一招之间便可能重伤的场面,又是如此重要的掠阵任务,怎可能随意的交给法海师弟呢!他现在仅是封川期!”

“……”

万万没想到啊。

这大光头的脸皮比我们想的还要厚啊!

血狱君王自愧不如。

这话都特么能给圆回来,你随便吹个牛逼都能绕魔域两圈吧?

江北也服了。

他第一次佩服一个人佩服到这种地步!

“如此……便如此吧。”终是血狱君王说不过他。

他们也没有办法,他们也很绝望啊。

另外两大君王,更是只能忍受这种痛苦。

接下来的两天。

三大君王,以及江北,无量大师便开始为了这趟真正的“陨神禁地”之行而准备着。

其实也没啥可准备的。

就是带着他们回了一趟无量小院。

那小院周遭的天然阵法,更是让三大君王一阵称奇。

很是牛逼。

凭他们的神识竟然都透不过去!

回来是干什么?

自然是看看那血淙小哥哥啊!

血淙小哥哥还有那万魔宗过来的永夜尊者,已经在树上被挂了快两个月了。

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父上!”

血淙小哥哥看到血狱君王来的那一刻,眼泪哗的一下就流出来了。

而旁边的永夜君王,双眼也爆发出了生的希望!

来了!

救命的大佬来了!

但就在这时……

一个光头男从血狱君王身后慢慢的走了出来。

脸上带着真诚的笑容,跟还在树上,没来得及被放下来的血淙小哥哥热情的打了个招呼。

“嗨,好久不见了血淙道友。”

来者正是江北了。

说着话,江北运转气机,一道灵刃直接割开了那挂着两人的绳子。

一落地……

血淙蹬蹬蹬的开始向后倒退着。

直接退到了墙根。

你别过来。

你不要过来啊!

为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我的亲爹,竟然跟这个魔头混在一起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来,血淙,见见这位灭霸道友。”

血狱君王一脸威严的说道。

有一说一。

虽然这灭霸只是个区区封川期的修士,但是手段真是神鬼莫测。

称一声道友,并不过分。

“父上,我……”

“不用这么见外。”江北却是摆了摆手。

那血淙一口气还没喘出来,便听到那灭霸又说道。

“我们是啥关系啊血狱老哥?你的儿子不就是我的儿子吗?有啥误会解开了不就是吗?大家都是一家人。”

血淙张了张嘴巴。

愣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反倒是一旁的永夜尊者,现在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至于老魔主当初交代下来的任务……

呵呵!

谁还会管他啊!

现在怎么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而且先来,眼前的三位就是魔域的三大君王了。

“见过魔域三大君王,见过灭霸大人,见过无量大人……”

永夜尊者还是有眼力见的。

他知道自己在修炼界虽然风光无限,但是在这边,到处都是大魔头的魔域,就只是个小人物而已。

而一旁的血淙也已经在确认了这个灭霸不会突然就出手干翻自己之后,走到了三大君王那边。

“见过父上,见过炼狱君王,见过地狱君王。”

“嗯,还很健全。”炼狱君王笑呵呵的说道。

“……”

“前辈,不知炼魂和炼魄可还在?”血淙问道,他是想报仇的!

当日他被一下干翻,那兄弟俩狗屁用都没有!

“哦,已经被灭霸道友给砍死了。”血狱君王随口说着。

……

相聚的时间总是很少的。

血淙,到底是个封川期五阶的强者。

这一波江北自然不可能给他放出来就让他在旁边老实吃瓜。

虽然战斗力低下了点,但是还是可以利用一下的!

而且四阶的还灵丹,作用在封川期强者的身上效果更好啊!

不过……

在血狱君王一顿苦苦相求之下,江北也打消了让这位小老弟参加战斗的心思。

当爹的都不容易,行吧!

虽然炼狱君王很是不满,凭什么我两个娃子都被砍死了,你儿子还能活?

不过这话说出来很可能就得被揍一顿,炼狱君王还是闭嘴了……

翌日!

这一行五人组便是出发了。

魔域其他的魔头也没有带上。

毕竟经过江北这么一顿操作,魔域现在战斗力严重断档。

上面的只有三大君王三位主宰境强者。

而封川后期,也就是封川四阶,封川五阶的强者……现在就只有血淙一位了。

还得被保护起来。

至于封川三阶,现在也仅剩两位了,那就是熟悉的魔巫王和骷髅王了。

那俩也参合不上,毕竟朋友一场,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犯不着让他们去那里送命。

再往下,也就是魔域的各大小族了,不成气候,再就是实力大损的炼狱一族,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人才。

为了魔域的种族多样性起见,江北放过了这一波。

一行五人。

在过了登天山之后便落了下来,腿着走。

心中多少还是对陨神禁地有一些忌惮的。

而这里原本的主人苍天老头,现在也在水元珠中陷入了沉睡。

不多时。

这一行五人便来到了此前那熟悉的林地之中。

第一次来到魔域时,江北还只是个小小的合谷期修士。

但是现在……岁月荏苒,他不当人了这么多年,也成功的成为了一名封川期修士,甚至即将到达主宰!

而这一次……

他却感受到了那种诡异的天地道蕴。

似是将这里的一切都给彻底的封禁了起来!

道蕴笼罩之下。

这整个登天山以西,都为这肉身在做着温养!

如此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