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小年饭

白爱国在心里思忖了几秒,点头答应了:“那明天我再买一台电蒸箱回来,再请两个专门做蒸菜的师傅。”

白梦蝶道:“做梅菜扣肉的师傅最好请广东客家人,那里的大厨做出来的才是正宗的梅菜扣肉。

做东坡肉和粉蒸肉系列菜的请湖北的师傅就行了。”

白爱国道:“我负责招聘,你来把关,家里最懂厨艺的就是你了。”

白梦蝶点点头,和白爱国商量好,她每天中午当场检验前来应聘的厨师的厨艺。

老太太惊喜的问:“这是不是又多了一条赚钱的门路?”

白爱兰笑着道:“可不是!只要脑子灵活,就总有赚钱的门路。”

白梦蝶吃完午饭,放下碗筷就去厨房调配做粉蒸肉的米粉。

东坡肉和梅菜扣肉她没办法事先配好配方,只能寄希望于招来的厨师厨艺好,可粉蒸菜系列能事先配好米粉。

在粉蒸菜系列里,食材的选料和米粉这两样全都是这类菜的灵魂。

食材的选料好,米粉的味道好,做出的粉蒸肉就不会不好吃。

食材好选,米粉的味道却是有好有坏。

白梦蝶决定配制自家独门米粉,蒸出来的粉蒸系列菜就能和自家的卤菜一样,风味独一无二,别人无法取代,就能牢牢把握消费者。

陈子谦和杨小桃全都饶有兴趣地跟进厨房,看她配制粉蒸肉米粉。

白梦蝶瞟了一眼杨小桃:“你下午没有针吗?还不去医院。”

杨小桃这才很不情愿的往外走。

白梦蝶在厨房里提高声音喊:“哥,你送小桃去医院,等今天下午放学了,你再去接小桃来我们家。”

现在是冬季,天黑的早,杨小桃中午可以自己打车来他们家,可晚饭那个点就不行,怕出事,所以白梦蝶才安排石磊下午放学去接杨小桃。

杨小桃闻言,羞涩得心如鹿撞。

老太太见陈子谦和杨小桃全都不在客厅,这才压低声音严肃地对田春芳首:“你们家过小年请客,别请老三一家。”

田春芳笑着应了声好。

他们家本来就没打算请老三一家,上次白爱国于心不忍,老爷子过寿叫上老三一家,结果他一家在寿宴上把老爷子老两口气得够呛。

前车之鉴,他们家哪还敢再请老三一家?以后有啥事,不论好的坏的都不会叫上老三一家。

石磊从小就照顾白梦蝶,所以养成了暖男性格,一路上温柔体贴的照顾着杨小桃。

杨小桃的心湖因为他泛起一阵又一阵的涟漪,可她不敢表露出来,因为自卑。

白梦蝶调制好米粉,便和陈子谦一起去上学了。

老师也要过小年的,所以今天下午老师开恩提前一堂课放学了,同学们欢呼着收拾好东西,冲出了教室。

除了周边县城考上来的住校生之外,本地的住校生全都乘车回家过小年。

老天爷很应景的下起了小雪,同学们在纷飞的雪花里奔跑的背影是那么充满活力。

白梦蝶见陈子谦紧跟着自己,问:“你不回家过小年的吗?”

陈子谦又不是原来的陈子谦,根本就没有回家和家人团聚的觉悟。

被白梦蝶问的愣住,随后道:“明天还要上课,这么晚跑回去,明天还得起早床赶来学校,好辛苦的说,我不回去。”

“辛苦什么?”白梦蝶道,“你们家有司机接送,你可以在车上睡觉的,那些挤公交车的同学才叫辛苦。”

陈子谦眼珠转了转,撒娇道:“可是我想吃你烧的兔肉。”

“……我做好了给你留一份,你明天中午来吃好不好?”白梦蝶商量道,真心觉得这家伙是她最难带的一届好友。

陈子谦摇头:“不好,我要吃刚出锅的兔肉。”

两人正说着话,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校门口,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中年男人向他们走了过来。

到了陈子谦面前,那个中年男人向他鞠了一躬,恭敬道:“少爷,太太派我接你回去。”

白梦蝶看着停在校门口的宾利道:“你回去吧。”

陈子谦这才迫不得已的上了车。

那个中年男人上车时扭头看了一眼白梦蝶的背影,但什么也没说。

因为吃小年饭的人不少,家里摆不开,所以白爱国把吃饭的地点定在他家才装修好用来做泡菜的那间车库里。

那间车库里设有煤气灶和流理台,做菜很方便的。

白梦蝶把书包送回家,来到那间车库,撸起袖子就开始做小年饭。

田春芳把她外公送的那只剥了皮的大肉兔和她要做粉蒸排骨的新鲜排骨全都给她送来了,然后留下来给她打下手。

白梦蝶惊奇地看着那只大肉兔,她前世也经常吃兔肉的,没见过这么大的肉兔,至少有七八斤。

白梦蝶想起陈子谦刚才跟她说过的话,手起刀落,把那一整只兔开膛破肚,把里面的内脏掏空,然后把兔子一分为二,留了一小半明天晚上现烧给祖宗吃。

石磊从医院里接了杨小桃,因为知道吃小年饭的地点,两人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了泡菜作坊。

那时白梦蝶已经做好了三四道蒸菜了,白爱兰一家和白爱民一家也全都到了,就等他们两个回来开席。

石磊在流理台前洗手时,看见还有小半只生兔,问:“干嘛留半只?”

白梦蝶瞟了一眼老爷子他们,见他们坐在桌前兴高采烈的说话,谁都没往这里张望,小声道:“留半只我们明天自己吃。”

实在不好意思说出自己的真实意图,因此只能说谎。

石磊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明显不相信她所说的。

等石磊和杨小桃落座之后,白梦蝶家的小年宴就正式开始了。

湖北女性都不胜酒力,所以白爱国给男人准备了白酒,给女人准备的是红酒,给孩子们准备的是饮料。

白梦蝶掌勺,其他人吃着喝着兴高采烈的聊着天,气氛很是融洽。

最先上桌的是卤菜,凉拌菜和蒸菜。

因为老爷子他们都爱吃蒸菜系列,所以白梦蝶不仅做了粉蒸莲藕排骨,还做了东坡肉和梅菜扣肉。

粉蒸莲藕排骨白梦蝶加持了秘方米粉,老爷子他们都说这次的粉蒸排骨比以往的更香糯软烂可口。

总之,五星好评。

等白梦蝶的麻辣兔肉上桌,更是燃爆了众人的味蕾。

大家正吃得高兴,有人推门走了进来,一股冷空气从外面窜了进来。

众人扭头向门口看过去,来的居然是白爱家一家。

老爷子老太太的脸顿时臭了。

姚翠花不敢像以前那么猖獗,想撒泼就撒泼,只拿眼瞪着白爱家。

白爱家见白爱国请了所有人来他家吃小年饭,唯独没有叫上他们一家,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了。

指责道:“大哥,你这是啥意思?吃顿小年饭都把我们家排斥在外,亏得翠花还提醒我今天是小年,特意买了礼物登你家的门。”

结果扑了个空,还是向邻居们打听,才知道白爱国一家全都在泡菜作坊里,这才找了过来,没想到看到令他伤心的这一幕。

众人听了白爱家的话,全都向他们一家手里看去。

除了白威手上提着两瓶酒,一袋水果之外,其他人全都空着手,这还真是礼轻情意重。

白爱国走了过去,对三弟道:“你也别怪我不请你一家,之前你夫妻两个在爸的寿宴上把爸妈气得够呛,我哪还敢再请你?

现在日子过得这么好,我还希望爸妈多活几年呢,哪能让他们受气是不是?”

他瞟了一眼白威手上的东西,清淡道:“这礼物你们就带回去吧,都是兄弟姊妹,送个啥礼,太见外了。”

白爱家夫妻两个的脸色就更黑了。

田春芳为了息事宁人,赶紧让石磊去卤菜作坊装了不少卤菜给白威提着。

柔声安抚道:“你们想来咱家吃饭,等过两天你爷爷奶奶他们走了你们再来,那时人没有现在这么多,小蝶做的菜会更精细。”

姚翠花不敢撒泼,田春芳的话又说的委婉,白爱国说的话又在理,白爱家想吵也吵不起来,再说他也不是个善于言辞之人,只得恨恨的带着妻儿离开了。

在回家的路上,姚翠花趁机给男人和孩子洗脑,说白家人怎么怎么不待见他们一家。

然后话锋一转:“这比较来比较去,还是咱姚家对咱们真心。

你们都不愿意跟我娘家走动,可我娘家人却照样给你们送蛋送油,啥都不计较。”

自从姚翠花家来到城里之后,姚老太就提着鸡蛋和花生油开始往她家跑,想要探探路,和她们家重归于好。

毕竟和姚翠花一家断了来往,吃亏的是她们姚家,不能再从她们家捞好处了,损失实在太惨重了。

所以姚老太才会厚着脸皮往白爱家家里跑。

现在白爱家一家在城里做小买卖,一个月收入好几千,姚老太就更眼馋那些钱了,越发卯足了劲想跟他们家搞好关系。

虽然姚老太每次去女儿家,姚翠花对她还不错,可是她男人和孩子对她亲妈依旧冷若冰霜。

这让姚翠花感到很苦恼,所以一有机会就给男人孩子洗脑,让他们重新接纳她娘家人。

彩铃听完姚翠花的话,白眼都快翻到天际去了:“你们姚家要不是觉得我们家有利可图,你看外婆会提东西登咱们家的门吗?

大姨妈家里又穷又不肯补贴娘家,你看外婆去她家吗?”

姚翠花被她气得半死。

泡菜作坊里,白梦蝶上了最后一道菜,这才总算能坐下来吃了。

白胜忙给她斟酒,被她拒绝了。

白爱国疼爱的对她道:“你大哥给你倒的是红酒,少喝一点没啥。”

红酒白梦蝶也喝的少,她只喝甜米酒和香槟酒。

她摆了摆手:“除非是香槟酒,我还可以来一两杯,红酒不太想喝。”

白爱国这么宠她,她说要喝香槟,他立刻就要去自家小商量给她拿一瓶。

石磊已经放下了筷子,说了声“我去!”便如一阵疾风一般出了门,又如一阵疾风一般拿着一瓶香槟回来了。

老爷子除了关心孙子辈的学习外,最关心的莫过于儿女们的收入。

大房和闺女家的收入他们老两口已经知道了,因此在饭桌上也就不提他两家,只问二房一家的收入。

白爱民也没隐瞒,告诉老爷子,他们一家又卖早点又卖大排档,而且两个儿子还在学校门口卖红薯,一个月收入保守也有五万左右。

老太太吃惊得不得了:“胜子兄弟俩靠着卖烤红薯一个月能挣七八千?城里人的钱咋这么好赚?”

李玉环给老太太夹了不少卤得稀烂的牛腩,笑着道:“不然乡下人咋都想往城里跑,在城里做点小生意都比种田强。”

老太太点头:“那是!”

老爷子严肃地对白爱民夫妻两个道:“既然你们两个手上有钱,就趁早把你们大哥给你们家买地基的钱给还了。”

他怕白爱国夫妻两个不好开口要,而白爱民夫妻又想拖欠着不还,所以他这个做老人的就替大房开了这个口。

虽然以前白爱民夫妻两个人品看着还好,但人心都是会变的,并且钱财动人心,谁知道他们还会不会像从前呢。

白爱民神色微滞,一副难以启齿的表情:“那个……我正想跟爸和哥说这事。

虽然我们家现在手头上有十几万块钱,可是我们看中了一套住房,想买下来,这钱……我们能不能明年还?”

李玉环怕老爷子和大房误会她家不想还钱,急忙补充道:“明年五月份之前,无论如何我们把大哥的钱给还上。”

老爷子没有逼迫,也没吭声,愿不愿意延长还钱的时间还是由老大做主吧。

不过如果老二一家胆敢不还钱,他是不会饶过他们的。

白爱国抿了一口酒,沉吟了片刻,道:“你们家打算买一套住房啊,我还想让你们买两门面,稳稳当当的做生意。”

老爷子问:“哪有门面卖?”

白爱国用眼睛指了一下白爱民夫妻两个:“就他们家现在摆大排档的秦园路马上要改造成美食一条街,以后会取缔露天大排档,我想让爱民在楼花时就买两个门面,这个时候买最便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