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接连出事5

君坞麟腰间的腰封太短,宽幅又大,质地还硬,根本没办法当绑人的绳子使。

君坞麟是指望不上了。锦画堂视线再一转,就看向了站在君坞麟身后的华蓥……

几乎是一眼,锦画堂就盯上了那条在华蓥腰间缠了两圈,又在华蓥身前打成了双耳环,多出来的部分几乎都要垂到了地上的腰带——这简直就是绑人首选啊!!

锦画堂没再犹豫,当即就对华蓥笑道:“华蓥姐姐,你的腰带借我用用可好?”

话说自打刚才华蓥回眸看了君坞麟一眼后,华蓥就似被施了定身咒一般愣在了原地,睁着一双黑亮的眸子,目不转睛地望着站在她前面的君坞麟。

这会儿突然听见锦画堂喊她的名字,一直愣神的华蓥这才算是回过神来。

只是刚才华蓥一直在愣神,她虽听见了锦画堂喊她的名字,却没听清锦画堂后面的话。

因而华蓥回过神后,完全是下意识地看向锦画堂,反问:“姑娘刚刚说什么?”

见华蓥如此反应,锦画堂心下当即就明白,华蓥这是被君坞麟那张皮相给蛊惑了。

但对于华蓥此种反应,锦画堂并不觉得华蓥此举肤浅,反而是非常能够理解华蓥的。

毕竟以往在丹衢时,锦画堂可是亲身体会过君坞麟那张脸能勾人到什么地步的!

想当年在朱雀大街上,那些追着君坞麟问君坞麟可有婚配、家室,甚至甘愿给君坞麟做妾的小姑娘,可是让锦画堂至今都记忆深刻呢!

也是自那次以后,之后君坞麟每逢外出就会戴上面具,以此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这些年来丹衢城里被君坞麟那张脸迷倒的小姑娘,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也亏得君坞麟是春归苑的苑主,不挂牌接客。若是君坞麟在春归苑里挂牌子,只怕春归苑的门槛都得被丹衢城里的小姑娘们踩塌了。

所以说,当真不是华蓥肤浅,而是君坞麟那张脸啊,太勾人了!

锦画堂虽瞧出了华蓥刚刚失神的原因,但锦画堂面上没有表现出分毫,而是抬手指了指她自己身上穿的齐胸襦裙,又转手指了指君坞麟腰间的腰封,如是笑着对华蓥解释:“我们几人里只有姐姐你的腰带适合当绳子用,所以我想劳烦姐姐将腰带借我用用。”

这真不是锦画堂有意为难华蓥,实在是锦画堂今日穿的是齐胸襦裙,若是解了胸前系带,她身上的裙子就挂不住了,而锦画堂的上衣就是一件轻薄得近乎透明的纱衣……

尤其是这几日天气热,锦画堂图凉快,这裙子底下连件衬裙都没穿……

而与上身不好穿衬衣的齐胸襦裙相比,齐腰襦裙因为是缠绕式的设计,为防止起大风时裙子被吹开导致裙底春光乍泄,凡是穿齐腰襦裙的都会穿中裤或衬裙。

也就是说,即便华蓥解了她身上的腰带,她裙子底下也有中裤或衬裙,不用担心会走光。

话虽如此,可华蓥到底是个云英未嫁的姑娘家,若如今华蓥和锦画堂是身处厢房之内,且房内只有华蓥和锦画堂到也罢了。毕竟同为姑娘,华蓥到也不会有太多顾及。

可如今他们所在之处是地势开阔、周围毫无遮挡的湖边凉亭,且这亭子里除了一个昏迷不醒的潇泽,还有一个清醒的君坞麟……

尤其是这荣昌公主府里多是男子,万一有人经过这附近……

昭洺国民风含蓄,远不比华熏国民风开放,再加上这种种顾虑,华蓥自然不愿意答应锦画堂的要求。

因顾忌着直接拒绝会伤了和气,华蓥犹豫再三便用一句“这样不好”委婉地拒绝了。

然而生于华熏长于华熏,早已对华熏国内开放的民风习以为常的锦画堂却根本没有华蓥的那诸多顾虑,且锦画堂一贯的心大,完全没觉得让华蓥解个腰带是多大的事情。

因而面对华蓥的婉言拒绝,锦画堂丝毫没有当一会儿事儿,而是再次开口请求:“好姐姐,这一时半会儿的我也不知道上哪里去找绳子,只能求求你啦,将你的腰带借我用用嘛!”

为了让华蓥答应她的请求,锦画堂连撒娇这一招都用上了。

一旁的君坞麟见状,不愿见锦画堂为难,便也转过身去看向华蓥,端着一副谦谦公子的姿态道:“还请姑娘借腰带一用。”

华蓥是真的不愿意解她的腰带的,毕竟她还是个云英未嫁的姑娘家,青天白日地在外面解腰带,还是当着男子的面,这对她的名声是极其不好的。

在锦画堂第二次朝华蓥撒娇请求时,华蓥本还是想拒绝的。

但华蓥没想到,那个如从画中走出来的俊美男子,竟也会开口借她的腰带……

面对锦画堂和君坞麟的双重请求,华蓥心里虽仍旧有些不愿,可最终华蓥在一脸为难地抿了抿唇后,还是背过身去,将她的腰带解了下来,然后反手递向了距离她最近的君坞麟。

面对华蓥背对着他递过来的腰带,君坞麟微不可见地蹙了下眉头,伸手,在完全不与华蓥发生任何肢体接触的情况下,抽走了华蓥手里的腰带。

感觉到掌心里的腰带在被人抽走,面朝着栏杆站着的华蓥只觉得她的心里似有什么也被跟着一并抽走了,下意识地就握紧了她那只拿着腰带的手掌。

然而恰在华蓥下意识握紧手掌的那一瞬间,君坞麟也将华蓥掌心里的腰带完全抽走,并毫不犹豫地转身面向了锦画堂的方向。

那厢,见君坞麟顺利拿到了华蓥的腰带,锦画堂无声笑着朝君坞麟比了个大拇指,心里暗戳戳地叹了一声:果然还是美男好啊!讨腰带都比她省力!

就在锦画堂心下如此感叹着时,君坞麟已经自觉地走到了趴在地上的潇泽身边,抓起潇泽的胳膊就开始绑潇泽了。

锦画堂见状,忙出言提醒道:“对!就是这样,把他的手脚全都反绑在身后。千万记得绑牢牢的,别打活结,打死结!绝对不能给他半分可能挣脱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