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接连出事4

相比于荣昌公主这位昭洺国的本土公主,若是锦画堂这位华熏国的凝胭公主在黎鹿、在荣昌公主府内出了什么事,这个影响可大可小。

目前的情况已经很麻烦了,文旭太子绝不可能愿意看见事情变得更加糟糕的。

可如今文旭太子不仅一直没有派人来荣昌公主府通知情况,亦没有派人来过问锦画堂的情况,甚至,文旭太子已连续两日没有回太子府了……

锦画堂唯一能想到的,只怕是文旭太子也遇上了麻烦,被困在了黎鹿的皇宫中……

虽然锦画堂也不愿意如此悲观,可若文旭太子当真也遇上了麻烦无法脱身,那指望文旭太子救援荣昌公主的可能性就要大打折扣了!

思及此,锦画堂便忍不住犯愁: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一个个的,怎么就接连出事了呢!!

锦画堂本就被孕吐折磨得不轻,这会儿又劳心费神地思索了一番,这胃里就更难受了。

锦画堂本想忍住的,可那股从胃里不断冲上来的呕吐感实在是压抑不住,终是让坐在石凳上的锦画堂不得不起身冲到一旁的栏杆前,扶着栏杆好一阵干呕。

眼见着如今唯一能商量事情的锦画堂此时却扶着栏杆呕得昏天黑地,站在一旁的华蓥也是一脸焦急,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好不容易等到锦画堂不呕了,站直了腰板要转过身来时,华蓥正要开口说话,却忽地瞧见眼前似有什么黑影一闪而过,惊得华蓥下意识地往后倒退了一步。

就在华蓥倒退之际,那边的锦画堂也转过了身来,恰好就瞧见有个黑乎乎的东西被扔在了她脚边的地上,砸在地上发出了“砰”地一声沉闷声响。

不过相较于华蓥,锦画堂就显得淡定多了,淡然得完全没有被惊吓到的模样。

且不等那厢仍处于惊吓之中的华蓥反应过来,锦画堂就已淡然抬眸看向了华蓥的方向,如斯淡声问道:“他怎么了?晕了??”

华蓥尚且在盯着趴在锦画堂脚边的那个黑衣人的背影发怔,突闻锦画堂此言,华蓥又是一愣,以为锦画堂这是在与她说话。

正当华蓥刚想开口反问锦画堂时,华蓥又瞬间反应过来锦画堂这话不是在问她。

可是此处凉亭里除了她与锦画堂,就只有脸朝地地趴在地上的那个黑衣人……

华蓥刚思及此处,便见她眸光一闪,终于似反应过来了一般扭头往她身后看了过去。

目光所及,入目第一眼是一片洁白的衣角,然后是一段随风飞扬的黑发,再之后,便是一张华蓥从未见过的,美得不似凡人的脸……

若是换做平时身后突然无声无息地站了一个陌生人,华蓥自然是难免惊吓的。

可今日站在华蓥身后的这人生得实在是太美了,美得华蓥甚至都忘记了惊吓。

面对华蓥在看见他之后便目不转睛的惊艳神情,早已对此种目光习以为常的君坞麟直接无视了,越过呆愣的华蓥就往锦画堂那边走了过去。

就见君坞麟走到锦画堂面前后,用脚尖踢了踢脸朝地面地趴在地上的黑衣人,用不带任何情绪的口吻道:“我是在天牢附近的林子里找到他的,看他当时蓄势待发的模样,大概是想等到天色一黑就去劫天牢。我让他跟我回来,他拒绝了,还自不量力地与我动手。他武艺一般,但轻功不错,抓他废了些功夫。我怕他半路再跑了,索性将他敲晕了拖回来了。”

君坞麟这番话就是在回答锦画堂刚刚的问题。

而锦画堂听完了君坞麟的回答后,锦画堂默默地垂下眸子,默默地看向了此时此刻依然悄无声息地趴在她脚边地上的某人……

到这会儿了都没有醒的迹象,可见君坞麟当时是下了狠手去敲潇泽的。

在沉默了三息那么久之后,垂着眸子的锦画堂忽地抬眸看向君坞麟,右手一抬便朝君坞麟竖起一个大拇指,张口就夸了一句:“干得漂亮!”

被锦画堂夸了,原本面无表情的君坞麟当即抿唇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

为防止潇泽醒了以后作妖,锦画堂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利落地吩咐君坞麟:“趁他现在还晕着,将他绑起来吧!省得一会儿他醒了以后闹。”

潇泽身为太子府的暗卫之首,他的轻身功夫有多灵敏,锦画堂是知道的。

虽说君坞麟的武力值能完全碾压潇泽,即便潇泽逃了,再抓住潇泽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可俗话说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君坞麟虽能抓住潇泽,可总不能让君坞麟一直防备着潇泽逃跑吧?

索性趁着潇泽这会儿没有反抗之力,先将潇泽绑起来,省事更省心。

对于锦画堂的提议,君坞麟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反正被绑的人又不是他。

但是君坞麟刚想答应时,四下一环顾却发现:“没绳子。”

闻君坞麟此言,锦画堂下意识地也往四周环顾了一圈。然后……

锦画堂就发现,这座凉亭里除了木头和石头,连一块布制的帷幕都没有……

锦画堂原本是想抽了潇泽的腰带绑了潇泽的,可是潇泽作为暗卫,穿衣向来以轻便简洁为主,类似腰带那种复杂又拖沓的东西,是不可能在潇泽身上找到的。

许是脑子抽筋了,锦画堂竟下意识地垂眸往她自己身上看了看,同时脑子里思索着是不是将她自己的腰带解了去绑潇泽呢?

可当锦画堂的视线落到她自己身上后,锦画堂才发现,她这个盘算完全不可能——

话说自打锦画堂知道她自己怀有身孕后,锦画堂就没再敢穿束腰的衣裳了。今日锦画堂穿的也是一身齐胸襦裙,她这胸带要是解了,那她这身裙子就穿不了了……

不能解自己的腰带,锦画堂就将视线转向了站在她对面的君坞麟。

可当锦画堂的视线落在君坞麟腰间的时候,锦画堂才发现,君坞麟今日穿的是一身轻薄的圆领长袍,腰间束着的是一掌来宽的玉扣腰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