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接连出事3

荣昌公主府内的湖畔凉亭里,就在锦画堂坐在凉亭内的石凳上忧心忡忡地思索着时,忽闻耳边传来一声熟悉至极地轻唤:“阿媛!”

锦画堂循声抬头看过去,果然就瞧见了一身白衣翩翩的君坞麟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旁!

一眼瞧见君坞麟,锦画堂当即站起身来就问:“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闻锦画堂此问,君坞麟不解地挑眉,反问了锦画堂一句:“什么这么快就来了?”

“约莫一炷香前,我让华蓥去太子府找你去了。可看你来的如此快速,你没见到华蓥?”锦画堂嘴上虽如此问着,可早在瞧见君坞麟那一脸不解的反应时,锦画堂心下就已然确定了君坞麟并未遇见前往太子府寻他的华蓥。

而下一瞬,君坞麟果然摇了摇头,蹙眉回答:“我未曾见过您口中之人。我是听说荣昌公主出事了,怕您在荣昌公主府不安全,便自己找过来了。”

如此解释罢了,君坞麟又眼神关切地将锦画堂上下打量了一通。

在确认锦画堂外表并无异样后,君坞麟还是不放心地问她:“您可还好?”

“我没事。”如此回答了君坞麟,锦画堂话音一转又道:“到是你来的正好,有件事如今只能让你去做。”

对于锦画堂这几日不见,一见面就让他去做事的行为,君坞麟不但没有表露出任何不满,还顺着锦画堂的话应道:“阿媛但说无妨。”

锦画堂点了点头,刚想开口让君坞麟去找潇泽,又恍然想起君坞麟许是没见过潇泽?

即便君坞麟曾经见过潇泽,锦画堂也不确定君坞麟如今是否还记得潇泽。

心下如此思索着,锦画堂只好先如此向君坞麟形容:“小墨离身边有一个戴面具的暗卫,总是穿一身黑色劲装的,名为潇泽。”然后才问:“你可见过?”

锦画堂原本没指望君坞麟能给出肯定的回答的,熟料她话才问出口,君坞麟竟毫不迟疑地点头回答道:“十年前见过。”

锦画堂也没多问君坞麟是怎么见过潇泽的,眼下时间紧迫,锦画堂可没有时间浪费。

既然君坞麟说他见过潇泽,锦画堂也不废话,开口便直奔主题地道:“你能找到他吗?不管他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你务必要将他带到我面前来!”

这一次君坞麟没有直接给出肯定的回答,而是拧着眉道:“阿媛,黎鹿到底不是丹衢,我只能尽力去找。”

锦画堂自然知道如今他们身处黎鹿,比不得在丹衢时的消息灵通。因而对于君坞麟的回答,锦画堂并未有丝毫怪责。

但若是让君坞麟就这样去找潇泽,无异于大海捞针……

拧眉沉思须臾,锦画堂脑子里忽地灵光一闪,张口就朝君坞麟喊道:“天牢!你现在去黎鹿的天牢,他很大可能就在那附近!”

如果这一世的潇泽最终还是会如上一世那般去劫天牢、救荣昌公主,而潇泽现在还没有行动的话,那潇泽现在一定是在天牢附近!

即便这一世的潇泽没准备去劫天牢,可如今荣昌公主身陷天牢,安全未知,以潇泽在乎荣昌公主的程度,潇泽依然会在天牢附近!

君坞麟也没问锦画堂为何如此肯定潇泽会在天牢附近,只是蹙眉,不放心地问锦画堂:“我若离开了,您怎么办?”

面对君坞麟的担忧,锦画堂却是抿唇笑了笑,神色肯定地回答:“荣昌公主已经被关了近三日了,这荣昌公主府却依旧平静如初,可见荣昌公主目前并无大碍。只要荣昌公主无碍,我在这荣昌公主府内就是安全的。”

如此言罢,锦画堂忽地又眉峰一蹙,沉声催促君坞麟:“现在最紧急的,是赶紧找到潇泽,将他带回来!”

君坞麟虽不明白锦画堂为何如此着急地要找到潇泽,但见锦画堂眉峰紧蹙、目光沉着,君坞麟心知锦画堂这会是真的很着急想要找到那个潇泽。

是以君坞麟也没有多说什么,只点头应了一声:“好,我现在就去找他。”

如此言罢,君坞麟转身便欲离开,但他刚转过身去就又不放心地回过头来叮嘱锦画堂:“您在这荣昌公主府里也要小心防备着不轨之徒。”

“我知道的,你快去吧!再磨蹭下去就真的来不及了!”锦画堂连连点头催促,就差伸手去推君坞麟离开了。

君坞麟见状,没再多言,转身就施展轻功离开了。

因此地是黎鹿,如今锦画堂身边除了君坞麟之外,手下再无可以调遣的人,以至于君坞麟离开以后,锦画堂便只能在原地等候消息。

然而等待,往往是最难熬的。

日渐西斜之时,锦画堂没等回来君坞麟,到是先将华蓥等回来了。

坐在凉亭里的锦画堂老远就瞧见华蓥一路小跑着往凉亭这边赶来。

待到华蓥进了凉亭,她张口就语气焦急地朝锦画堂道:“奴婢去了太子府,没找到姑娘说的那人。奴婢本想找太子殿下询问情况,可太子府的人说太子殿下已经两日未曾回府了!”

闻华蓥此言,锦画堂当即眉头一蹙:文旭太子已经两日没有回太子府了?两日……那不正是荣昌公主被关入天牢以后??

以文旭太子对荣昌公主的重视程度,文旭太子不可能放任荣昌公主出事而不闻不问。

按照正常情况,早在荣昌公主出事的第一天,文旭太子就该派人来荣昌公主府通知了。

即便退一万步讲,文旭太子对失了主人的荣昌公主府的情况并不在乎,他也不可能对身在荣昌公主府的锦画堂不闻不问吧?

虽然锦画堂此番是隐匿身份到的黎鹿,可这天下从没有完全不透风的墙。

华熏国的凝胭公主在昭洺国都城的事情,早晚会被传出去,被传回丹衢的。

因此,相比于荣昌公主这位昭洺国的本土公主,若是锦画堂在黎鹿、在荣昌公主府内出了什么事,这个影响可大可小,文旭太子绝不可能愿意看见事情变得更加糟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