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接连出事2

初听闻荣昌公主被关进了天牢时,锦画堂还没反应过来,还在想着这荣昌公主府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荣昌公主都被关了两日了华蓥才得知消息?

而待到锦画堂终于反应过来时,锦画堂又是一愣,恍惚中回忆起,荣昌公主触怒文渊帝被关进天牢这件事……在她的上一世也发生过啊!!

只是与上一世不同的是,这一世的荣昌公主被文渊帝关进天牢的时间,足足比上一世提前了五年!

思及此处,锦画堂不由得蹙眉:难道是因为她的原因,所以连带着荣昌公主的人生轨迹也被改变了??

若是荣昌公主被文渊帝关进天牢的时间提前了,那岂不是意味着,潇泽那个脑残劫天牢的时间也跟着提前了??

此念一出,锦画堂当即眉峰一拧,转头看向华蓥就脱口而出一句:“潇泽呢?!!!”

锦画堂这一句问得语速极快且语气严厉,华蓥听得愣了两息才呐呐地回答:“潇泽大人是主子的暗卫,奴婢也不知潇泽大人的下落……”

“您不会是想让潇泽大人去劫天牢吧?”如此问了一句,华蓥又语气急切地道:“虽然潇泽大人身手不错,可那是天牢!戒备森严,就算是潇泽大人也进不去的!”

面对华蓥这语气急切的提醒,锦画堂眉头紧蹙地应道:“我自然知道天牢戒备森严……”

话至此处,锦画堂话音稍顿,旋即她直接干脆利落地道:“现在我也没时间同你解释了,你速度去一趟太子府,去将君坞麟找来!”

这是锦画堂第一次在华蓥面前提及君坞麟,以至于初听闻这个名字的华蓥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就追问:“找谁?”

“君坞麟!”如此重复了一遍,锦画堂思索了一息,又耐着性子解释:“他是我从丹衢带来的护卫,之前我搬来荣昌公主府时将他留在太子府里了。你现在速度去太子府将他找来,晚了怕是要出大事了!!”

听完了锦画堂这一番解释,华蓥仍旧不解,蹙眉追问:“找他就能救出主子了吗?”

面对华蓥这没完没了的问题,心急如焚的锦画堂差点没忍住就要骂起来了。

可顾及到华蓥不是芍药,锦画堂只能压着脾气、耐着性子对华蓥道:“好姐姐!人命关天,你先去太子府找人,等这件事过去了我再与你解释行吗?”

许是终于接收到了锦画堂此时此刻那心急如焚的心情,华蓥终于没再多言,而是连连点头应道:“好!好!我现在就去!!”

如此连声应着,华蓥脚下步子一迈,就往荣昌公主府大门的方向跑走了。

锦画堂一直目送着华蓥的背影消失在了前方的回廊拐角处,眉头紧蹙的锦画堂才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心里默念:但愿还来得及!!

对于上一世发生的,荣昌公主被文渊帝关进天牢的这一段,这其中的具体情况锦画堂并不清楚。

盖因当时的锦画堂正值她人生中最灰暗的时期,那时候的锦画堂对什么都心灰意冷,虽顶着皇后的头衔,其实根本什么事都不管不问。

一个整日里只会望着天空发呆的皇后,在宫里自然没有什么威望可言。

宫里的老人们到还好,毕竟以往凝胭公主未出阁时树立下的威望还在。

然而那些新晋的宫人对锦画堂根本毫无畏惧,连悄悄话都敢当着锦画堂的面说。

锦画堂也是从那些新晋宫人口中听来的,说是就在前不久她小产的那个月份,远在昭洺国的荣昌公主也犯了事儿,并且成功惹怒了文渊帝,不但被盛怒中的文渊帝打入了天牢,文渊帝甚至扬言要处死荣昌公主!

而潇泽居然在荣昌公主被打入天牢的当天夜里就一袭黑衣地夜闯了天牢,意图救出被关押的荣昌公主。

从上一世到现在,锦画堂至今都未曾想明白潇泽当时夜闯天牢的动机。

但有一点锦画堂是知道的——潇泽是个傻的、不!潇泽就是个蠢货!!

那潇泽也不想想,荣昌公主毕竟是文渊帝的亲生女儿,虎毒还不食子呢!

且荣昌公主的生母又是淑慈皇后,与当时已握有实权的文旭太子乃一母同胞!

文渊帝就算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怎么可能真的斩杀荣昌公主呢?

换句话说,就算文渊帝真要斩杀荣昌公主,那潇泽也不用如此着急地就夜闯天牢罢?好歹要先计划一番罢?

可显然潇泽当时并未有周全的计划就跑去劫天牢了。

所以上一世这件事的最后结果是——

荣昌公主不过数日便安然无恙地离开了天牢,此后依旧是昭洺国高高在上的荣昌公主;

潇泽却因为夜闯昭洺国天牢,被天牢守军当场乱箭射成了刺猬……

关于上一世的荣昌公主是因何事触怒的文渊帝,以至于文渊帝气得甚至扬言要处死荣昌公主;还有之后荣昌公主是如何平安无事地离开天牢的,这个中内情锦画堂统统不知道。

因为在锦画堂知道这些消息之后不久,锦画堂就被送进了华清宫,开始了之后长达一年的,与世隔绝的清冷生活……

锦画堂唯一清楚记得的是,若是按照上一世的命运轨迹,这一世的潇泽应该早在荣昌公主被关进天牢的当天夜里就去劫天牢了。

如今距离荣昌公主被关入天牢已经过去两日了,按理说潇泽早在两日前就去劫天牢了。

但这一世的荣昌公主被关进天牢的时间比上一世足足提前了五年!这五年的时间跨度,可以被改变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此前锦画堂虽也发现了,自打她重活这一回后,她曾经经历过的许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可锦画堂从未设想过这些改变会发生在旁的人身上。

如今锦画堂既不能确定这一世的荣昌公主是否还能像上一世那样平安无事地离开天牢,也无法确定潇泽是否已经去闯了天牢?

若是潇泽还没有闯天牢,那一切就都还来得及;若是潇泽已经犯了蠢……

那锦画堂也只能叹一声:潇泽命该如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