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若是早两个月锦画堂就被查出来怀了孩子,锦画堂或许……就不会逃婚了……

若不是荣昌公主让华蓥带锦画堂去看府医,锦画堂怕是真要等她的肚子大到不正常了,锦画堂才能反应过来!

毕竟锦画堂此番逃婚,并不仅仅是单纯地为了逃避与颜嗣瑄的婚姻。

锦画堂之所以跟着文旭太子来黎鹿,是因为锦画堂还有别的打算啊!

可锦画堂的那些计划一个都还没开始实施呢,锦画堂这边就被诊断出怀了身孕……

就这样,在这个孩子是留还是不留的问题上,锦画堂纠结了许久,却始终没能做下决定。

反正这一时半会儿地锦画堂也拿不定主意,索性就将这件事暂时放下了。

说起华蓥,锦画堂也是挺纠结的。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虽然锦画堂心里清楚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可华蓥不清楚啊!

若是华蓥大大方方地问锦画堂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锦画堂还不会如此纠结。

可偏偏华蓥什么话也不说、什么也不问,锦画堂反而有些忐忑了。

之前在药房里,因为李铭在场,华蓥什么话也没说、什么话也没问,锦画堂还可以理解。

对于华蓥如此云淡风轻的反应,锦画堂是有些意外、有些疑惑的,然后锦画堂就纠结了。

即便退一万步讲,华蓥丝毫不知道锦画堂的真实身份;

但,对于锦画堂是文旭太子亲自送到荣昌公主府的事情,华蓥总是清楚的吧?

连荣昌公主都一直以为,锦画堂是她未来的弟媳妇;

那华蓥呢?又是如何看待锦画堂与文旭太子之间的关系的呢?

其实锦画堂最在意的,还是华蓥对她肚子里这个孩子的看法。

虽然荣昌公主在外的风评极差,在世人口中简直就是个无恶不作的大奸大恶之辈;

虽然荣昌公主有时候说话总像是在嘲讽人,甚至字里行间似乎带着刺;

但锦画堂知道,荣昌公主只是习惯了那样的说话语气,并非真的对她有什么恶意……

至于文旭太子,那就更不必说了——

在锦画堂眼里、心里,文旭太子和慕翎太子一样,亦是她可以全心信任、依靠的兄长!

正如芍药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就代表着锦画堂的态度一样——

华蓥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亦代表着荣昌公主的态度!

而文旭太子又向来敬重荣昌公主这位一母同胞的皇姐……

也就是说,在很大程度上,荣昌公主的态度,可能会直接影响到文旭太子的态度……

锦画堂这会儿是真心盼着华蓥能开口问她一句。

如此一来,锦画堂也能从华蓥的言语、神态间判断出华蓥对她肚子里这个孩子的态度,从而再深入推测出荣昌公主尤其是文旭太子那边的态度。

可是自打离开药房以后,华蓥始终沉默不语地走在锦画堂前面,完全没有要回头的意思!

这就让锦画堂很纠结、很为难了。

自打将锦画堂送去荣昌公主府的第二日,文旭太子去荣昌公主府走了一趟后,接下来这几日文旭太子就又忙碌了起来,忙得脚不沾地那种。

文旭太子赶到荣昌公主府后,直奔着荣昌公主的寝殿就去了。

而在赶到荣昌公主的寝殿后,文旭太子一边往内殿走,同时视线下意识地在殿内搜寻着。

然而,一路从外殿走进内殿都没看见他想找的人,文旭太子抿了抿唇,垂下眸子,走到横放于窗前的那张贵妃榻前,规规矩矩地朝斜倚在贵妃榻上的荣昌公主行礼,询问:“皇姐,什么事如此着急唤我过来?”

斜倚在贵妃榻上的荣昌公主照例穿了一袭月白色的裳裙,披散着三千青丝,赤着双足,一副慵懒又妖娆的模样。

文旭太子的反应虽有些激烈,可同时也让荣昌公主看出来,她刚刚那句话显然问错了。

与脸色黑沉的文旭太子对视了足有三息那么久,荣昌公主才柳眉一拧,如斯沉声问文旭太子:“那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荣昌公主此问一出,文旭太子又是一怔,张了张口,喃喃道:“皇姐的意思是……”

原本斜倚在贵妃榻上的荣昌公主坐起身来,表情严肃地看着站在她对面的文旭太子,语气严肃地道:“她已经有快三个月的身孕了。你……”

看着一瞬间神色变得晦暗莫名的文旭太子,向来行事笃定的荣昌公主,在这一瞬间也迟疑了:“不知道吗?”

文旭太子并未回答荣昌公主,而是反过来问荣昌公主:“皇姐是如何知道她有身孕了?”

荣昌公主话音未落,文旭太子就蹙眉道:“所以皇姐就以为我和她……绝对没有!”

唯恐荣昌公主不相信他,文旭太子还对天竖起三根手指,信誓旦旦道:“我发誓!!我和她清清白白,绝无任何私情!”

说着话,荣昌公主横了文旭太子一眼,语气里饱含嫌弃地道:“你若没将她带回来,本宫也不至于怀疑到你身上。”

然而荣昌公主冷眼瞧着,云淡风轻地问了一句:“你激动什么?”

文旭太子闻言一愣,张了张口,有些语无伦次地道:“不是,我没激动,就是……”

“既然孩子不是你的……”荣昌公主可没管文旭太子想说什么,直接开口截断了文旭太子的话,云淡风轻地问文旭太子:“你还要将她留下吗?”

听见荣昌公主这个问题时,脑中思绪纷乱的文旭太子一下就冷静了。

“不必了。”文旭太子没有任何迟疑地摇了摇头,语气非常肯定地说了一句:“她若想说,自然会告诉我的。”

“既然她有了身孕……”抿了抿唇,文旭太子神色斟酌地低语:“若她想要留下这个孩子,就请皇姐多费些心思,好生照顾她。”

这一次,文旭太子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等到了那个时候再说吧……”

如此言罢,文旭太子忽地抬手朝坐在贵妃榻上的荣昌公主行了一礼,道:“皇姐,我还有公务未处理完,若无别的事情,就先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