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对于锦画堂会误以为她是因为水土不服,所以才会时常呕吐的情况;

华蓥一直保持着面含微笑的状态,直到李铭说完话了,华蓥才轻轻点头,语气温和地应了一声:“好的,我知道了,多谢李大夫。”

也许是身为医者的天性,李铭一叮嘱起来就滔滔不绝,没完没了。

“多谢李大夫了。既然确定了是喜脉,我便知道该如何处理了。”华蓥见锦画堂一直垂着脑袋沉默不语,便只能代替锦画堂向李铭道了谢。

李铭闻言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问:“可需要我给你家小妹做些安胎的药丸?”

闻李铭此问,华蓥下意识地垂眸看向了锦画堂。

却见锦画堂依旧垂着脑袋谁也不看、也不说话。

李铭闻言抿唇一笑,彬彬有礼地回了华蓥一句:“华蓥姑娘客气了。”

华蓥笑着朝李铭点了点头:“那我就先带着我家小妹告辞了。”

如此言罢,华蓥抬手拍了拍坐在椅子上的锦画堂的肩膀,如是柔声笑着提醒锦画堂:“小妹,走吧!”

李铭一直站在药房门口,满面笑容地目送着华蓥和锦画堂离去。

另一边——

锦画堂垂着头,默默地跟在华蓥身后,心里是又纠结,又混乱。

那天……

在醉花荫里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后,君坞麟气势汹汹地就去给锦画堂熬避子汤了,然而锦画堂没有等到君坞麟将避子汤送来就匆匆回宫去了。

回宫之前,锦画堂的确是打算着,她一回到宫里就让芍药悄悄去弄份避子汤给她的。

可是当日因为及笄礼的事情,锦画堂一回到重华宫就让芍药给抓去沐浴更衣了。

这一忙,锦画堂就将避子汤的事情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原本吧,暂时的忘却也没什么要紧的。只要锦画堂及时想起来,这避子汤一样可以喝。

但问题是!锦画堂就是没有及时想起来啊!

不!应该说,直到刚刚被李铭诊断出她怀有身孕的前一刻,锦画堂依然没想起来,她当初忘记要喝避子汤这件事了!!

要不先前怎么说锦画堂有个小毛病呢——

再加上及笄礼之后,锦画堂一直在暗中筹划逃婚的事情。

那段时间里,锦画堂这心里一直紧紧地绷着一根弦.

锦画堂满心满脑都是逃婚、逃婚、逃婚,除了逃婚锦画堂根本就想不起来旁的事情,自然就更加想不起来避子汤这回事儿了。

虽然打从离开丹衢那天起,锦画堂就时常难受、呕吐、浑身乏力。

可锦画堂一直以为,那是因为车马颠簸、舟车劳顿才导致的胃口不好。

后来到了黎鹿,锦画堂这时不时呕吐的情况依然没有好转。

锦画堂又以为是因为丹衢与黎鹿环境、气候不同、水土不服导致的,想着等过段时间适应了自然就好了。

再加上,锦画堂自小对汤药的抵触,以至于锦画堂也就一直没想主动找个大夫看看。

至于这两个月没来月事……

打从及笄礼之后,锦画堂要么是在计划逃婚,要么是已经奔走在了逃婚的路上……

锦画堂这心弦一直绷着,哪还有那个闲心去留意自己的月事有没有按时来?

其实有件事锦画堂至今都没有想明白——

就锦画堂这月事,真是一如既往的要多任性就有多任性!

虽然锦画堂也知道她这种情况很不正常,应当重视起来,好生调理。

而对于一个她根本就不曾在乎过的事情,锦画堂可能会分心去留意吗?

再说锦画堂上一世也曾怀过一个孩子的事情。

等于说,锦画堂虽然有过怀孕的经验,可是孕吐这种事情……锦画堂真的没有经验!!

真要说起来,锦画堂虽谈不上有多喜欢孩子,可锦画堂也并不讨厌孩子。

尤其是被小锦敄全心信任、依赖的感觉,锦画堂还是很享受的。

可是,此时此刻,面对她肚子里的那个小生命,锦画堂真的……就挺纠结的。

上一世那个孩子,是锦画堂用逼着她自己喝了两年的汤药,甚至求神拜佛才换来的;

所以,上一世,当锦画堂得知她终于怀了身孕时,锦画堂是欣喜若狂的。

可这一世这个孩子,完全在锦画堂的计划之外。

这得是多大的缘分才能仅凭一次露水情缘就怀上了啊!

而且从丹衢到黎鹿这一路的车马颠簸,竟都没有将这个孩子给颠掉!!

你说……她上一世那个孩子要是也能如此扎实,该有多好……

虽然时至今日,每每想起上一世那个与她有缘无分的孩子,锦画堂心下还是忍不住想要感叹。可锦画堂眼下真正纠结的,还是现在她腹中的这个孩子……

她究竟是留,还是不留?

原因很简单——若她都愿意再次嫁给颜嗣瑄了,那就证明她是真的将上一世的一切都放下了。既然彻底放下了,那她自然就不会排斥与颜嗣瑄怀孕生子啊!

正儿八经的夫妻之间怀孕生子,那不是顺应天理、理所应当的吗?

可现在的情况是,锦画堂逃婚了!还一口气从丹衢逃到了黎鹿!!

在留或不留之间,锦画堂真的很认真地做了思考。

先说留——

话说对于此番逃婚有可能造成的后果,锦画堂自然是非常清楚的。

但,为了自己的自由,锦画堂还是坚定不移地选择了逃婚。

也就是说,即便这个孩子生下来了,锦画堂也没打算让这个孩子认颜嗣瑄这个父亲。

可是锦画堂又想象了一下,她将这个孩子生下来以后有可能遇到的各种情况……

若真有那一天,她该怎么对她的亲人、朋友们交代这个孩子的身份?

光是这两种情况,都足够让锦画堂纠结、头疼了。

还有其它的一些可能发生的情况,锦画堂真是连想都不敢想!就怕头会炸掉!

再说不留——

虽然锦画堂这一世的确没打算嫁人生子,甚至连月事不准都从不放在心上。

可这并不代表,锦画堂就要拿她自己的身体、甚至生命去冒险!

对于曾经有过终身不孕的体验的锦画堂而言,这个代价太大了,她真的承受不起!

综上所述,在这个孩子是留、还是不留之间,锦画堂犹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