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8章 誓死保卫粮仓!

现在是夏天,紫县气温较高,穿得衣服都不多,有的百姓们还穿着草鞋,那凶悍的老鼠就直接咬人的脚趾头。

一点也不怕人。

廖青与许娇娇两人加入驱逐老鼠的队伍。

他们两人武力值高,拿起长刀长枪,在鼠群里横扫劈砍,一招下去,好多钻地鼠就血溅一片,可对于如此数量的鼠群来说,仍旧是杯水车薪,没有大用。

钻地鼠太多了,又太凶残了,来势汹汹,翻过城墙涌入了城内,百姓家里。

随即传来好多百姓们的哭叫声!

“滚开!滚开,打死你,不要进来!不……”

“啊!!我家粮缸被遭瘟的畜生们给掀开了,那是我们半年的口粮啊!畜生们,造孽啊!”

“来人啊,救命啊,地钻子咬人啦,地钻子吃人啦,不要咬我儿子……”

“娘,您下来,粮食吃了就吃了,娘,您跟它们一群畜生拼命有什么用?伤了身体,我们可怎么办?”

……

廖青与许娇娇感觉到事态严重,他们俩现在必须要返回薛记粮行去。

粮行的薛老板一大早上就分派了库房给他们调粮装车的,要是损失了的话就掉大了。

两人匆匆的赶回到了薛记粮行,果然,这里已经被大量鼠群给包围了。

但是薛记粮行有经验,他们已经在粮行的周围点上了火油,形成了一道火油圈!

钻地鼠群,在火油沟的面前不敢越过去,但是明显数量越集越多了。

而薛记粮行院子里的几辆大马车上,还堆着粮食。

管事的急得头上直冒汗,大声招呼店内的伙计们,“加油,加火油!!快点!!把粮食都扛回粮仓去,一会儿钻地鼠越来越多,火油就挡不住它们了,快点,快啊!!”

廖青与许娇娇二话不说,加入搬运粮食的队伍。

论效率,廖青一人能抵十个小伙计,许娇娇的力气不如他的大,也能抵好几个人,但廖青没让她搬。

“媳妇,你去火油边上站着,它们怕你!”

两人一路上走来,老鼠群纷纷避让,廖青稍微注意了一下,鼠群怕的人应该不是他,真正怕的应该是他媳妇。

让她去火油边上威慑一下鼠群,比火油说不定更有效。

果然,哪怕是隔了一道火墙,许娇娇走到哪里,哪里的鼠群就退开一些。

在一处火油边上出现了一头又大又肥的老鼠,它对火油的惧怕好像不如其它钻地鼠强,带着一群手下跃跃欲试,差点就要冲破火油圈闯进来,许娇娇一个箭步过去,手中长刀飞快一撩,那硕鼠自然也看到了,一下窜跃开来,居然还挺灵活,不过没能完全躲过,被斩断了一条腿,它吱的一声退到了圈外,一跛一跛的逃掉了。

老大一逃,其它的钻地鼠更胆小了。

哪怕十分的眼馋薛记粮行的粮食,权衡一下利弊关系,它们也转头跟着逃掉了。

只剩下少数钻地鼠,还围在火油边,隔着火油圈,望着里面的粮食,馋得吱吱乱叫,不肯离开。

当然这剩下的少数给人的压力就轻了许多。

毕竟大部分都撤了。

这边,薛记粮行有了这么一缓冲,粮食都快要搬回到粮仓里去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紫县响起来警报声!

是从衙门那个方向传来的,敲大鼓的声音,这个声音一般是紧急事件才会敲响的。

许娇娇往那个方向望过去,吓了一大跳!

衙门的官府粮仓那边,周围全是钻地鼠!如浪潮一般的钻地鼠!

城里哪个地方粮食最多,它们就会在哪里集结最多,百姓家里,一般去个几十只,像薛记粮行这里,围了上万只,现在也都被许娇娇给赶跑了,全部都掉头直接去了衙门粮仓那里了。

这时候,薛记粮行又运了一批火油过来了,把火烧得更旺盛了,院子里的粮食也全部紧急抢入了粮仓,关严实了。

薛记粮行的人,十分感谢廖青与许娇娇两人。

两人连客套话都来不及说上一句的,相视一眼,就直奔紫县衙门的粮仓。

到了县衙门的门口。

还有衙差在大声的敲门前的重鼓,边敲边大声叫喊,“鼠患紧急,县太爷有令,紫县所有百姓都速来帮忙驱鼠!驱鼠有功者县太爷有奖!!”

衙门粮仓外面也有火油圈。

并且不止一圈,有好几圈。

此时外围的几层火油圈,已经被鼠群破坏了,不惜烧死了好多只老鼠,它们也冲了进去。

不仅有火油圈,还有许多的鼠夹子。

驱鼠药之类的。

但是面对鼠潮大军,这些手段都不太怎么管用了。

现在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层火油圈,没有被鼠群突破了。

衙差把锣鼓敲得震天响,嗓子都喊破,奈何紫县百姓大多数都在与自己家里的钻地鼠做斗争,保卫家里一家大小的口粮,哪里顾得上别的。

哪怕县衙门口这么大的阵仗,县太爷许下重赏,来得人都不多。

县太爷王开怀站在粮仓的顶上,居高临下,指挥衙差们守卫。

粮仓虽然坚固结实,但钻地鼠这种东西天生会打洞,就算粮仓是用砖石砌成,但毕竟不是一整块,有缝隙,这么多钻地鼠,就算一只挠上一爪子,只怕用不了几分钟,就会掏个大窟窿出来。

王县令一把年纪了,手里还拿着火把。

并且大声喊道,“大家都听好了,誓死保卫粮仓,誓死保卫粮仓!”

在他的大喊声中,鼠群动了!

有一只特别大的地钻子带着一伙鼠群再次趟过火油沟,用尸体压住了火焰,形成了一道豁口,其它的鼠们紧跟在后面冲锋,很快,最后一道防线破除了。

鼠潮大军更加的兴奋了,所有的钻地鼠都从豁口直接涌向粮仓。

粮仓边的官兵们傻了眼。

王大人狼狈不堪,急得大喊,“来人!来人!!护住!誓死护住粮仓!!”

这其实是说时迟,那时快的事情,就在廖青与许娇娇刚刚脚步停稳的一瞬间看到的事情。

这里又比薛氏粮行外面的钻地鼠多太多了,只怕上十万只钻地鼠都是有的,还有别处的鼠群好像知道粮仓的火油防线沦陷了,从百姓家里都退了出来,直奔这边而来。

钻地鼠越来越多,气氛相当的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