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不停

小丫头把地瓜接过来,就又闷头开始吃地瓜,手掌大小的地瓜,小丫头一连咬了七八口,就没了地瓜影,全吃进肚子里。

“唉,”秀梅婶子轻声叹气,叹息中带着怜惜,“可怜见的,这是饿了多少顿啊。”

福福熬的半盆粥,是丁点没剩,全让小丫头吃了,又吃了两个地瓜,半盆的豆腐,一小碗的咸菜,炸的蘑菇,除了灶坑里吃了几个,饭桌上福福给她夹,小丫头就躲,吃的不多。

一撂筷,小丫头吃的热乎冒汗,脸颊也红彤彤的,甚是可爱,又有小狗子在身边闹腾,多了几分童真趣意,这才是小姑娘家家该有的模样呢。

对比那个怯生生站在栅栏外,又蹲在灶坑缩成一团的她,眼前这个吃饱喝足,不挨饿不受冻的人儿,才是真真该有的样子呢。

小丫头也去了几分警惕,整个人在油灯下逗着小狗子,偶尔还咯咯带笑,人坐在炕沿,摇晃着小腿,惹得狗子上蹦下窜。

福福碗里还有一口粥,支着桌子,这口粥已经扒拉了有一阵,眼前此景,她不忍打搅,也不舍散去,粥就一直没吃。

小丫头吃完了,这边德正娘也撂了筷子,也是小半碗的粥吃了全程,这会往炕里一挪,倚着墙,益哥早就端了热水上来,一人倒了一杯,站在地上等着收拾碗筷。

福福就笑,赶忙把碗里的粥扒拉到嘴里,一共炸了两大盘子的蘑菇,这会还剩足足一大盘子,豆腐和咸菜倒是丁点没剩,也是意外的。

“这个蘑菇不好吃吗?”

福福纳闷,她吃着,好吃的很呢,怎么剩了这么多。

福福把炸蘑菇的盘子拿到炕上,不让益哥收拾下去,用手抓了一个,递给小丫头,“不爱吃吗?”

小丫头睁着大眼睛,眨了眨,直接伸长了脖子张嘴把蘑菇接了过去,摇摇头,闷声说了句,“爱吃。”

“两个孩子懂事,”福福还纳闷呢,爱吃怎么不吃,就听德正娘说,“舍不得吃,给你留着呢。”

果然,福福一寻思,自己这顿饭,大米粥喝了丁点,但是炸蘑菇还真没少吃。给小丫头夹,她就躲,生生的不要,最后都进了她的嘴。

福福扶额,有些不好意思,这么大个人了,还和小孩子抢食吃,实在是过意不去,连忙一股脑就又塞了两个蘑菇给小丫头,不让她躲。

还抓了一大把,让她拿在手里,吃个够。

小丫头不要,愣是给躲了过去,“姐姐,我吃饱了。”

福福怕的是什么,不怕小丫头闷头躲,就怕她开口说话啊,小丫头一般不开口,只要一开口,不管是几个字,福福的心都化了。

“那就先不吃,”福福把蘑菇放好,“等啥时候馋了,咱再吃。”

益哥收拾碗筷,饭菜吃的精光,三五下就拿了下去,倒是好收拾,福福拦着小丫头,不让她帮忙,随手就把她抱上炕沿,这也太轻了,大冬天穿的也单薄,架的她胳膊骨头还硌手,实在是瘦。

福福把小丫头轻放到炕上,拍拍她的头,“你陪大娘说个话,姐姐外屋收拾收拾。”

碗筷也顾不得刷,福福都放进锅里,添了水,就盖上锅盖,扫了几扫帚的地,关好屋门,抱了小狗子在怀,和益哥两个就屋里来了。

德正娘该是什么都没问小丫头,福福一进屋,就见两人一手捧着一个杯子,都在喝水,一口接着一口,没言语。

福福看在眼,瞧着小丫头穿的实在单薄,心早就不忍,这会看她没了防备心,就赶忙翻箱倒柜,找了她前些年的穿不下的一个红袄子,虽说满是补丁,也破旧不堪,但好在干净,也能挡些风寒。

刚拿出来,依着小丫头的身量就比划了比划,别说,正能穿。

福福刚要高兴,要把袄子给小丫头套上,还没开始呢,小丫头就躲开呢,不穿。

“这个是姐姐穿过的,虽然看着破,但是姐姐都是洗干净收起来的,”小丫头下了地,福福干脆追了两步,“你穿身上试试,外头这么冷,这件你套上,也能暖和不少。”

小丫头一个劲的躲,福福也不好硬来,正不知如何是好,就听德正娘手上拍了炕,看福福看过去了,就摆摆手,然后身子挪到炕沿,拉过小丫头,“小丫头过来,不穿就不穿。”

福福想不明白,手上拿着袄子,翻来覆去看个遍,破旧是破旧,但真真是洗干净的,该是瞧着也不脏才是,咋不穿呢?

“小丫头她爹娘啊,不讲理的!这事啊,就由着她吧!”德正娘炕上拉过小丫头,坐在一起,拍着她的小身板,一边安慰一边给福福解释,“这东西啊,村里村外看不去的,也不是没送过,但那家里的人啊。”

德正娘说到这,撇着嘴,摇摇头,“见不得孩子好,这边见小丫头多了衣裳,随手东西就给扔了,家里还又是打又是骂的。”

“唉,到头来,孩子啥啥没落在手,还惹了一顿打骂。”

保成听了她的话,红彤彤的脸蛋全是笑意,眼睛发着光,高兴的直点头,随即放下筷子,身子挪出了桌边,摸着圆鼓鼓的小肚子,就开始一个接一个的打饱嗝。

小家伙吃的是真多,酸菜的饺子,包的也大个,估计有吃三四十个,这会饱嗝打个不停,话都说不出来,刚一张口就是个饱嗝,脸蛋儿带着汗,通红的不行,还不好意思起来,见大家瞧着他笑,就躲到兰儿身后,脸埋在她后背,害起羞来。

福福穿鞋下地,过去摸了摸保成脑袋瓜,模样可爱的不行。

大家也都下了地,开始收拾碗筷、洗碗刷锅、拾掇屋里屋外,等齐齐忙了一通,收拾好了,益哥和保成领着狗子,因为保成吃的多,就房前屋后的消化食。

屋里,她们姐妹几个,就炕上一坐,煮好了茶水,茶碗一端,炕上喝着茶,说起了话。

说来说去,还是杏枝的事。

杏枝刚来这一趟,大家的兴奋劲还没过去,这会吃饱喝足,话头又起,说的就更来劲了。

“杏枝姐姐真好看,”水灵儿支着下巴,眯着眼,嘴角带笑,“穿的衣裳也好看。”

福福见水灵小家伙眼里星星闪闪,就笑着问她,“那你是喜欢杏枝姐姐多一些还是喜欢杏枝姐姐的衣裳多一些?”

水灵该是没想到福福会这么问,一愣,福福只好又说了一边,水灵这才听明白,歪着脑袋瓜,还模样怪认真的想了想,然后点点头,“还是杏枝姐姐好。”

“为什么?”

“衣裳是穿在杏枝姐姐身上,才显得好看,”水灵一板一眼,说的有头有理,“所以说到底还是,还是杏枝姐姐好。”

福福就笑,小家伙心思通透,真真可爱。

炕上烧的热,屋外又晴空万里,虽然日头要西下,但这会还空中高挂着,照着万物,散发着万丈光芒。

吃饱喝足,人一懒散,睡意就来了。

嗯,福福是坐着,水灵和苗苗两个不知何时七歪八歪的已经躺上了,两个枕着兰儿的腿,脑袋瓜凑一块,说着悄悄话,偶尔还咯咯的笑,笑声在整个屋子溢开来。

柔儿坐在窗台边,看着篮子长的几样菜,听了水灵和苗苗两个的笑声就回头看,眼里带笑,也不说话,温温柔柔安安静静的。

福福挪了挪身,靠在身后的墙上,然后整个人一滩,懒散的不行,也舒服极了。

水灵和苗苗的笑声一落,忽然,紧接着,就传来两个此起彼伏、一句接了一句背诵文章的声音。

额。

两个,躺在炕上,枕着兰儿腿,一句接一句,背起了文章。

而且还争着抢着的,先是齐齐的背开来,可能是觉得太吵闹,争抢的连声音都听不见,就很有默契的一人背一句,把文章接下来。

兰儿听的认真。

一字一句,水灵和柔儿两个口齿清晰,虽然听不懂,但满眼羡慕,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俩,听着文章。

耳边是一声声文章,声音清脆,嗯,福福听了几句,睡意就更浓了。

不能睡,福福知道,这会要是睡下了,估计晚上就睡不好,明个还要早起去刘家,一整天的活动,睡不好可不行。

打起精神,等两人背完文章,福福也要参与进来。

“姐姐再教你们一段新的,”福福话音刚落,水灵和苗苗两个就嗖的一下翻起身,拍手叫好,福福就笑,然后看向兰儿,“从头来的,也不长,你也能跟着学。”

兰儿一听,可不得了。

福福肉眼可见的那股高兴劲,从头到尾,从心底到全省,在兰儿身上,四散开来。

兰儿是真真的高兴,这种高兴不是吃好穿暖的那种,而是打心底流露出来的,因为能和柔儿她们一起学,一起背,这种没有落下,跟上来的感觉,福福是知道的。

兰儿也赶忙坐好,把腿盘住,满眼盯着她,唯恐疏忽了一字一句,跟不上。

福福就笑,喝了口水,等柔儿也坐过来,她们把福福一围住,她就在脑子里挑了个短简点的文章,字正腔圆的先读了一遍,然后一字一句的分析,接着,再领着她们过了一遍。

嗯,三遍过后,先是苗苗和水灵两个,凑一块,嘀嘀咕咕了几句,就齐齐小声的开背,却是字字句句不错不落,全记住了。

柔儿见兰儿紧皱眉头,该是还没太琢磨透文章,兰儿就轻声开口,一字一句背的极慢,停顿的也极妥帖,又帮兰儿温了一遍。

等柔儿一背完,兰儿还有些不好意思,心里紧张,手攥的紧紧的,衣角已经被攥的皱开了,这会轮到她,见大家都鼓励的瞧着她,咬咬牙,然后深吸一口气,开了口。

声音先是极小,轻飘飘的,大家也不催,安安静静的听着,见大家点头,兰儿就有了自信,声音也大了,若是遇到记不准的,就停住话音,然后摆手不叫大家提示,自己嘀嘀咕咕想了又想,一番下来,虽磕磕巴巴,也有了两个错处,但到底,文章从头到尾通了下来。

等兰儿背过,福福先是矫了两个错处,然后又帮兰儿把不顺当的地方重新捋了一遍,再一次,兰儿背的就顺多了,也没了错处。

自己更是,背过两遍之后,就嘴里一直嘀咕,好似苗苗那会,入了魔一般。

福福看在眼,知道兰儿是真心想学,读的念的这么用心,等文章背下来之后,面上的喜色实在是耀眼。

屋外的益哥和保成两个,院子里外转了好几圈,因为保成吃的多,得多动动,这会,还在转悠个不听,家里狗子在他们左右,跟着跑来跑去,欢快的很。

家里的鸡,嗯,又被狗子一通追。

若是来了外人,家里狗子和鸡能齐齐对外,等就剩它们自己了,嗯,你追我赶、鸡飞狗跳的,片刻都不安宁。

不过这些日子下来,早就习惯了。

背过了一段文章,大家就安安静静的,屋子里坐着、瞅着、嘀咕着,享受着饭后的余暇以及落日的光辉。

夕阳西下,隔着窗棱,那红晕的霞光还是照了遍地金闪闪。

村子里人都去了刘家,安静极了,就是在屋子里,福福也能感受到村子里的这份安静。

往常这时候,家家户户都和她家一般,鸡飞狗跳的好不热闹,如今,就她家这点动静,根本不算啥。

灶里还有余火,那会已经放了几个地瓜在里头烤着,锅里还热着剩的饺子和烧鸡,想着晚些时候再稍稍垫垫肚子。

在太阳将将下山的时候,秀梅婶子上来了,拿着刚刚端饺子下去的盖帘,盖帘上还放着个盆子,盖着小盖帘。

一进到院子,家里狗子追了过去,鼻子嗅个不停,围着婶子打转转,尾巴更是摇个不停。

高兴的。

婶子带的,是一大盆已经煮好的地瓜,还冒着热气,一进屋就给狗子扔了个,放进狗盆,瞧着狗子嘻嘻哈哈一边热的烫嘴一边吃个不停。

家里狗子爱吃地瓜,烤的、煮的、蒸的地瓜土豆,它都爱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