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唐钒的病也不是一天就能好的。

那怕养着奥莉薇这头血牛,以及宋慕钒小朋友时不时的供给,也花了整整三个月,才让唐钒的血液含量达到了正常人的标准。

唐钒的身体各项指标随着血液含量的上升而逐步稳定,但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

又过了一个月,血牛奥莉薇都醒了,唐钒却依旧昏迷不醒。

李半夏老爷子和宋潼都觉得,要让唐钒苏醒,还需要一个契机。

至于这个契机在哪儿?

两个药剂师却一筹莫展。

不过,长途跋涉回来的宋词,看到治疗舱里面,明显气色好了不止一筹的唐钒,表情柔和了不少。

看在宋慕钒小朋友对病情有所帮助的面子上,不再无视这个儿子。

虽然,短时间内做不到对宋艾钒那样,捧在手心里宠着,但至少不再避之如蛇蝎了。

宋词态度的转变,让姚女士长舒了一口气。

人心都是肉长得,只要宋词对宋慕钒不再排斥,多亲近亲近,父子关系总归有缓和的一天。

至于唐钒那边?

活着,就是希望!

…………

唐钒这一躺,就是整整十五年。

太阳依旧照常升起,唐氏机甲和远征军依旧蓬勃发展,宋词早已经成为了上将,宋艾钒即将从蓝海机甲学院毕业,宋慕钒小朋友也即将踏入这所承载着父母亲回忆的学校。

然而,唐钒依旧安静的躺在治疗舱里,等待着她的契机。

受到父母的影响,宋艾钒和宋慕钒姐弟俩从性格到专业,都不太一样。

宋艾钒在大家伙的宠溺下,健康茁壮成长,成功的成为了一个富有感染力的小太阳。

这个暖心的小太阳很早就明白自己身上的责任,责无旁贷的主修了指挥系和机甲铸造。

小姑娘天资聪颖,不但把两者兼顾得很好,还发挥了自己的个人魅力和领导才能,组建起了自己的团队,并带着这只团队连续三年拿到了联盟军事素质大赛的第一名。

虽然比起宋远诗和宋词的履历来看,还略有些单薄,但在同龄人当中,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比起发光发热的宋艾钒,宋慕钒小朋友就低调得多。

宋慕钒小朋友天资卓绝,资质甚至比宋艾钒更胜一筹。

可正是因为如此,他很早就明白了周围人对姐姐和自己的不同。

小孩子好奇心重。

在他持之不懈的努力下,年仅六岁的宋慕钒就弄明白了这种区别对待的原因。

姚女士不愿意让他背负的包袱,还是被这个早熟的孩子给背上了。

从那天开始,宋慕钒就放弃了自己喜欢的机甲和飞行器,反而长期跟在李半夏老爷子和陶清溪、陶碧溪姐妹俩身后,和生物、药材打起了交道。

就连进入蓝海机甲学院,也没有选择别的专业,一门心思的学习他的药剂学。

宋慕钒心里装着事儿,又长期跟在成年人的后面,学的还是严谨著称的药剂学,虽然年方十五,却养了一副小大人的老成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