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6章:被人赐了一丈红(6)

“小草,不用担心,我不是跟你说过我有奇遇吗,我的奇遇就是不用怕那些个和尚道士或者龙气啥的。

这皇宫里,无人是我的对手。

所以你不用为我担忧什么。

接下来,你便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在尚食监做事就行,千万别对别人提你认识我或者知道我。

也别惊讶别人忘了你我关系。

总之你就当做没我这个人。

就这样吧,今天晚上我还有不少事要做,不跟你多聊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明天早上还得干活。

可千万不能因劳累困倦出错。”

乔木又交代了一番,并且弹了一道安神丹的丹气进入她弟弟的身体,帮助她弟弟滋养神魂,这才撤走隔音结界,并且飞出这处偏殿。

只留黄草一个人在原地摸不着头脑,甚至都感觉有些恍惚,不知刚刚发生的一切,到底是真实存在的事情,还是他悲伤过度的幻觉。

最终愣是在原地呆立了许久。

这才叹了口气,回屋休息。

而乔木说的那番话还真不是谎骗,因为她今天晚上的确挺忙的。

飞走之后,乔木立刻就根据原身的记忆,寻找所有知道原身和她弟弟两人关系的人,利用精神力强行抹除了他们有关于这一部分的记忆,而且做完了这些还不是结束。

因为即便原身和她弟弟关系这条线的相关信息被抹除了,原身如何进宫的那条线,以及那条线背后涉及的那一家把原身从人牙子手里买回来,代替自己家女儿送进宫中并且帮原身打点了番的家庭信息。

却还没有抹除干净。

这条线不抹除干净的话,说不定依旧能够被人顺藤摸瓜,摸到那家人身上,到时候万一那家人因此遭受连累死伤,不也是份罪过嘛。

所以乔木接下来当然是继续抹除记忆,并且顺带着修改记忆,乃至于修改原身入宫之后所有记载在纸张上的相关信息,把原身与买了她的那一家人,彻底的撇清关系。

同时还将原身的伪家人信息。

改成了乔木出宫修改相关人员记忆时,意外发现的一家前段时间失火,全家都被烧死的京城家庭。

那家人正好也有个女儿入宫。

并且去年就因病去世。

难得运气这么好的,碰到了这么合适的一家人,乔木便索性理所当然的顺水推舟,把自己的身份信息与那个全家都死了的宫女互换。

所有人记忆也都被她改了。

先前买了原身的那家人,会以为自家送进宫的那个小女孩,进宫后不到一年半载,就因病去世了。

所有知情的太监宫女。

也都会这么认为。

可以说,经过乔木花了将近大半夜的时间,在整个京城当中来回折腾了那么久之后,所有可能存在的隐患,就基本都被她清除了,接下来,她便能毫无顾忌的搞事了。

当然了,其实还有一些人的记忆没有抹除掉,那就是买卖原身的那个人牙子和原身大伯一家,但是那个人牙子四处流窜,现在不知道跑哪去了,原身的大伯一家距离京城也相当遥远,乔木实在懒得飞。

所以只能暂时先将这三个人可能存在的隐患抛之脑后,等回头有空,或者那天意外碰到了再处理。

在她做完这些事的时候,天色虽然已经不早了,但是依旧还没有到天亮的程度,所以乔木便索性趁着这功夫,立刻去了珍妃所在的庆和宫,特地从自己过去看的那些恐怖片当中,提取了一些精华内容出来,把里面的一些女鬼换成原身的各种模样,一股脑塞进珍妃脑中。

并且还替珍妃做了精神绑定。

从此之后,只要她一睡着,乔木准备的上万部恐怖片精华,总共时长加起来超过二十万分钟的恐怖片内容,就会在她的脑海当中不断循环播放,不死不休的那种播放。

不过在做完这件事后,乔木又看了看珍妃肚子里的那个胎儿,终究还是心慈手软,觉得父母作孽迁怒到还未出生的孩子身上,着实有些不好,而珍妃经常受惊吓的话。

恐怕这孩子也根本保不住。

所以想了想,乔木又从企鹅农场空间当中取出了一颗铜墙铁壁保胎丹出来,直接将丹药化作丹气融入到了珍妃的肚子里,有那些丹气充当保护,只要珍妃不死,就算她疯了,吓得一直睡不着觉,半死不活之类的,她这胎也绝对不会掉。

如此,乔木才觉得无愧于心。

心情愉悦的隐去身形。

准备先去尚食监那边看看自己的弟弟,聊两句,然后再去御膳房找找有没有好吃的,弄一点尝尝。

再之后,当然就是看看皇宫里有没有什么热闹的事,可以吃瓜的事,没事逛逛就当是看直播了呗。

做鬼可比做人自在的多。

只要能力够,这天下何处都能去得,什么小秘密,也都能听得。

不做绝世八卦记者都是浪费。

乔木刚一消失前往尚食监。

正处于深度睡眠状态下的珍妃就突然开始做梦,梦到自己正处于一处荒无人烟的乱坟岗中,还梦到今天被她杖毙了的那个宫女,突然出现在她边上,用血淋淋的手抓她的脚腕,周边还有不少其他的孤魂野鬼,也从坟堆当中跑出来咬她。

让她有种万鬼噬身之感。

整个梦总共做了不到两分钟。

珍妃就被痛醒和吓醒了。

并且还大声的惊叫了一声。

她这边大叫一声,边上不论是醒着的还是没醒的那些宫女,立刻全都被吓醒,并且赶忙过来告罪。

同时询问珍妃怎么了。

以及问她要不要请太医啥的。

做噩梦这种事,特别还是梦到昨天刚被她杖毙的那个小宫女在梦里面复仇,珍妃暂时还说不出口。

所以她只是捂了捂胸口,并且深呼吸了几口气,就立刻吩咐道:

“本宫无碍,起身梳妆吧!”

“是!”

虽然边上的侍应女官觉得珍妃今天起的有点早,但是她也不敢询问究竟,只能赶紧点头应是,并且吩咐边上专门伺候梳洗的人上前。

梳洗完成,珍妃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叹了口气,又吩咐道:

“去尚食府取些点心过来。

另外,翠霞,你去坤宁宫那边替本宫告个假,就说本宫今日身体不适,便不去请安了,还有,顺带着再去请个太医来,替本宫问诊。”

突然做噩梦的感觉,实在是让珍妃有些不舒服,再加上她昨天就在皇后那受了气,今天着实不想再去了,反正她有孕在身,谅皇后也不敢针对她做出什么实质性处罚。

所以才会有如此吩咐。

吩咐完,她就坐在那边微闭眼睛,有点想要再小憩一会的感觉。

毕竟她今天起的有点早了。

想睡个回笼觉很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