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9章:全网黑女星的奶奶(28)

第一次试验成功,接下来自然就是记录数据,并且进行第二次第三次和第四次试验,四次试验全部成功后,在执法机构的催促之下,药物审批机构立刻开启了绿色通道。

给予了吐真剂的准入许可。

不过,这东西显然不能任由乔木那家医药公司随便卖,要是谁都能买到的话,那恐怕会出乱子啊!

况且这些玩意儿对于普通人而言能有啥用,验证男朋友爱不爱自己,或者验证女朋友爱不爱自己?

别搞了……

本来国内结婚率就越来越低。

再这么一搞,结婚率还不得断崖式下跌,到时候损失谁承担啊?

所以经过一番协议之后,乔木旗下医药公司生产出来的吐真剂。

便成了执法机关专用物品。

不允许进行私人买卖。

不过相对应的,上面也给了乔木一些其他补偿,比如税收优惠之类的,而乔木把吐真剂的配方拿出来的主要目的就是给祝鸿和刘芳两个人用,至于卖不卖压根无所谓。

所以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最多就是提了一下,希望能够把这个吐真剂用在她目前起诉的案件的嫌疑人身上,借此推进进展。

乔木都这么配合了。

相关部门哪还好意思拒绝。

所以当然也是爽快同意。

不但爽快同意了,而且还决定就索性以这个案子为起点,公开吐真剂的存在,好好的威慑一下犯罪分子,允许了进行公开直播审问。

再然后就是为期两天的造势。

以及开始直播。

这毕竟也能算是国内开天辟地头一回的事,再加上这件事情先前热度还闹得那么大,所以直播还没开始的时候,直播间里就涌进了上亿人,等直播正式开始的时候,人数更是已经过了二亿,这可不是虚假的人数,而是十分真实的人数。

审讯室内,乔木和米苏两人坐在最左边旁听,刘芳则是被设法控制住坐在最中间,而在她的对面。

面对面,就是审讯人员。

接下来的第一个步骤。

便是注吐真剂。

这一点,官方早有预告,所以大家没有什么疑惑的,只有刘芳有些害怕,不知道那些人员在给她注射什么东西,甚至还大吼大叫着。

表示要找律师控告他们啥的。

注射完,便是等待,等待两分钟药物起效,时间一到,审讯人员就立刻先对着刘芳,直接询问道:

“米苏的孩子是不是你调换的?

是你一手策划还是与其他什么人配合进行,现在立刻老实交代。”

“是我调换的。

凭什么她就出生高贵,孩子一出生就能光明正大的有父有母,我的孩子就得是一个私生子,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明明是我先跟祝鸿认识的,她米苏不就是有钱?

我就是要让她知道,有些事就算她再有钱也没有办法,我的儿子注定会光明正大的活着,甚至占据她的家产,反倒她的女儿会如同臭水沟里的老鼠一样,苟且偷生着。

我特地挑了个大好的日子,想方设法的设计了一场小车祸,让她住进了我早有准备的医院,然后我拖着刚刚生产完的身体去换孩子。

我容易吗?”

吐真剂除了会让人一直说真话之外,还会让人把心底里的那些想法全部都说出来,所以刘芳在说出真话的同时带出一些情绪很正常。

而此时网上已经快气炸了。

边上听着的米苏也是如此,恨不得直接冲过去狠狠的打她一顿。

只是被乔木拦着罢了。

好歹在直播,不能太过分。

“那孩子被你换到哪去了?”

审问人员继续询问道。

“被我卖了,正好手里没钱,卖了出去,卖了三百块钱,女孩子就是不值钱,要是米苏生的是个男孩的话,怎么也能卖个千八百块钱。

不过生男生女都没用。

最后享受的还是我儿子!”

刘芳也是继续说着。

“那穆韵思女士的儿子和儿媳也是你谋害的吗?为什么谋害他们?”

“怎么能叫我谋害的,我不过就是花钱雇人开车撞了他们下而已。

他们死了又怪得了谁?

至于为什么,谁让她想方设法找到了当初抛弃她的养父母,询问到了她的具体来历,甚至于还找到我,质问我为什么要把她给卖掉?

好在她是个傻的,还以为我是她的亲生母亲,被我两三句就给哄了过去,还编了个故事骗了点钱。

让她以为我迫不得已有苦衷。

随后她想搬过来跟我一起住。

这样,我也只能送他们走了。”

随着刘芳不断诉说,乔木和米苏的眼眶则是越来越红,她们虽然已经对相关情况做了一些猜测,但是她们万万没想到,现实的情况远比他们猜测的更恶劣,也更可恨。

此时直播间弹幕同样喧嚣。

【我的天呐,怎么会有这种人啊,这种人真的是该天打雷劈!】

【我都不敢深想,一个孤儿院出生的孩子,在想方设法的找到抛弃自己的养父母之后,知道自己是被亲生母亲三百块钱卖掉的时候。

是有多么的悲凉绝望。】

【关键的是这还是个假的!】

【还是把她推入深渊的人!】

【突然好希望这个世上能有天理循环,能有报应不爽,为什么要废除剐刑,这种人就该千刀万剐。

五马分尸剥皮实草都不过分!

啊,真的好气呀!】

【这个吐真剂真好用。】

【大家有看到吗,这个女人的回答压根就没有丝毫反悔之意,甚至还有一种理所当然,沾沾自喜的感觉,这一种人简直太可怕了。】

【这个吐真剂一定要推广,不但能够威慑犯罪分子,还能通过询问知道犯罪分子到底是真的有悔过还是毫无悔过之心,对于毫无悔过之心的,就应该加重从严惩处。】

【强烈要求刘芳判死刑!】

【建议再问一问那个祝鸿知不知情,还有,正好顺藤摸瓜的再问一问她到底是怎么买通司机的,又是怎么做那些坏事的,一个普通农村妇女,真的有这么多人脉吗?】

【对,建议一定要深究到底。

把能问的都问出来。】

【好气啊,看到她这么平淡的说那些话,真的好想打她,正在边上米总都已经哭的泣不成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