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3章 福哥儿番外(87)

福哥儿这日跟翰林院两位同僚请吃饭,到很晚才回来,因为沾了一身的酒气所以直接宿在了前院的书房。到第二天醒来才知道程虞君怀孕了,当下喜洗漱都顾不上直奔后院。

看到程虞君在抄手游廊走,他奔上去问道:“虞君,我听骆威说你怀孕了?这是真的吗?”

程虞君脸上浮现出真切的笑容,说道:“是真的,快一个月了。”

福哥儿低头看着她的肚子,说道:“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啊?”

花妈妈在一旁听着直笑,说道:“大爷,现在月份还小所以看不出来。需等到三个多月才会显怀。”

福哥儿哦了一声到:“原来是这样啊!”

主要是她看到的孕妇都是大着肚子的,而清舒也从没跟他讲过这些事,所以就以为怀孕肚子就大了。

夫妻两人进了屋,程虞君想着昨晚的事轻声道:“夫君,娘昨日知道我怀孕后神色很平淡,你说她是不是不高兴了?”

“不高兴?”

程虞君说道:“娘想让我满了十八岁再生孩子,但我现在违背了她的话,所以她不高兴了。”

顿了下,她又道:“还有昨日初姐姐成亲我没去参加婚礼,娘知道后很生气。夫君,我也不是故意的,走到半路我特别难受,去了医馆大夫说是滑脉。这怀孕的人又不能参加婚礼,所以我就回家了。”

福哥儿笑着说道:“你别胡思乱想了,娘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生气的。不过娘很看重初姐姐,你以后别再怠慢了。”

程虞君神色一顿,原来不仅婆婆就连夫君都很看重林初。早知道如此她该提前将情况说清楚,而不是像现在被迁怒了。

“这次是我错了,我以后会注意的。”

小两口正说着话,就听到外头丫鬟翠玉说红姑过来了。红姑这次来不是找福哥儿,而是请花妈妈去一趟主院。

程虞君心头有些不安,请了翠玉进来问道:“崔玉姐姐,不知道夫人找花麻麻们做什么?”

翠玉摇头说道:“奴婢也不清楚。大奶奶,还请您能同意让花妈妈跟我去一趟主院。”

程虞君也没有理由拦着妈妈过去。虽然清舒不管事,但这个家是她说了算,就连那般严厉的公爹都要听她的。

福哥儿看她蹙起眉头,笑着说道:“不用担心,你现在怀着身孕,娘叫花妈妈过去应该是叮嘱一些注意事项。你啊,现在好好养着身体,其他什么都不要想。”

程虞君摇头说道:“娘将庶务跟青山女学的事都收回去了。可若什么都不干我会很无聊的。”

“那你可以画个画吹个弟子弹下琴,这样一天也就过去了。”

程虞君现在已经没有动笔的欲望了。看了福哥儿的画,她觉得自己的画不知所谓了,所以已经很久没作画了。

“不了,我还是喜欢管着家里的庶务。”

福哥儿没有多想,说道:“等你生了,娘肯定就将庶务交还给你的。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养好身体,到时候生个白白胖胖的大儿子。”

听到这话程虞君心头紧了进,问道:“若是生的姑娘呢?”

福哥儿笑了,说道:“生个姑娘,那等她生下来后我就开始给她攒嫁妆,等到她出嫁的时候嫁妆攒得肯定不少。”

听到这话程虞君心头一动,笑着问道:“爹娘是不是从妹妹出生就开始给她攒嫁妆了?”

“是啊,爹在福州的时候搜集了几样稀罕物,这些年十二叔也寻摸了很多好东西送回来。这些东西,都是给窈窈的嫁妆。”

程虞君笑着说道:“爹娘真疼妹妹。”

“他们也一样疼我。”

其实相对而言,符景烯对他更严厉一些。窈窈是姑娘加上会撒娇,相对而言就偏疼了一些。

花妈妈到了主院,在外头等了好一会才召进屋。

清舒靠在软塌上,等她行了礼后问道:“我听闻,大奶奶从出生起就是你在照顾。”

像许妈妈,也是自小照顾她,所以这感情就格外不同。

花妈妈垂着头恭敬地说道:“回夫人,大奶奶三个月大的时候吹了风生了一场病,老夫人嫌原先照顾的婆子不细心就换了我。”

她没说的是,原先照顾程虞君的是弓氏的陪嫁,将人换了等于是落了弓氏的脸面。她无法反驳老夫人,就对她鸡蛋里挑骨头。好在后来看她照顾孩子确实精心这才没继续为难。

清舒点点头,说道:“你自小照顾大奶奶,大奶奶也对你很信任将院子里的事都托付给你。”

程虞君接手符府的中馈没出任何的差错,花妈妈是出了大力的。

花妈妈的心提起来,恭敬地说:“是,院子里的事都是老奴在管着。若是哪做得不对,还求夫人指正。”

清舒说道:“大奶奶身边的丫鬟说林初是和离之身不吉利,住在我们府上会坏了我们的风水,这事你可知道?”

花妈妈脸色微变,说道:“夫人,银环这丫头性子有些好强但行事还是有分寸的,绝不会说这样的话。”

“她还说窈窈与阿祯没有成亲却日日腻歪在一起,万一弄出个孩子来到时候你们大奶奶也没脸。”

外头如何非议她不在意,但府里的人竟编排窈窈这个她就不能容了。

花妈妈吓得脸都变了,说道:“夫人,这绝对是有人栽赃陷害,银环再不知事也不可能说这样的话。”

清舒神色淡淡的,说道:“你觉得我没查实会来找你说这些话?本来是要跟你大奶奶说,但她现在怀孕受不得刺激,所以才找你来。”

她是信任芭蕉,但也不可能听她的一面之词,所以就让阿千暗中查了查。前日晚上她就知道芭蕉说的都是真的,只是想着程虞君第二天要去参加婚礼不想影响她心情才没说。

“那丫鬟是大奶奶的贴身丫鬟,我就不越俎代庖了。”

就冲银环做的事她处置程虞君也不能说什么,不过这事就得让程虞君自己处理,这样她才会接受教训。连身边的人都教不好,以后怎么管好这诺达的符府。

花妈妈知道,银环留不得了。

ps:程虞君没有歪,只是在符家将缺点都显露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