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2章 窈窈番外(208)

若是郑雪晴觉得被怠慢了抗拒这门亲事清舒可以理解,并且还会努力修补,可若是她有心上人那这门亲事是断不能结的。作为一个母亲,她是绝对不会让自个儿子受这样的委屈。

窈窈也后知后觉地明白宋唯话里的意思,当下她脸都铁青。

这不是小事,清舒看着宋唯很郑重地问道:“你确定当时没看错?”

宋唯说道:“夫人,不会的,她表现得那般明显。也就姑娘注意力在画上,不然也发现了。”

她觉得这郑家姑娘有些拎不清。这门亲事本就是郑家高攀了,她还这么一副样子,做给谁看呢!当然,也有可能本身是个聪明的,只是陷入情爱之中变蠢了。

清舒想也不想,立即将红姑叫进来说道:“你现在去郑家,与郑夫人说我想观赏下郑姑娘画的《雾中山林》。”

红姑不明所以,但也没多问点头应了。

就在她转身时,清舒又道:“若是郑姑娘说这幅画已经损坏无法给我观赏,你与郑夫人说我最近很忙,不能去灵山寺了。等下个月休沐的时候,再请她一起去品尝灵山寺的斋菜。”

红姑有些诧异,她是知道清舒原定月底带福哥儿去灵山寺与郑家姑娘相看的。看来要取的这幅画有蹊跷。

等红姑出去以后,窈窈说道:“娘,只凭一幅画也没其他证据就不去灵山寺会不会不好啊?”

清舒摇摇头说道:“这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下午你看到这幅画现在画就毁了。”

不愿拿这幅画给她看只表明她心里有鬼,这种情况下她怎么可能还让福哥儿与郑雪晴相看。她儿子又不是娶不上媳妇,何必娶个可能有心上人的女子为妻。不是自夸,只要她放出风声保准媒婆能将她家大门踏破了。

窈窈心情很复杂。

清舒看着她这个样子,问道:“你在想什么?”

窈窈想了下,说道:“娘,若是郑雪晴真有心上人却来相看我很恼,可想着她又是身不由己又觉得她很可怜。”

清舒却是沉着脸说道:“什么叫身不由己?她有心上人这事,我敢肯定你郑伯父跟郑伯母绝对不知情的,不然他们不会一门心思促成这门亲事。”

“娘,你怎么会这般笃定?”

宋唯也没料到她会这般说。

清舒说道:“你郑伯父跟郑伯母一心促成这门亲事,一是想两家关系能一直保持下去,二也是希望女儿得个好归宿。”

她是什么性子郑铭戴夫妻两人很清楚,肯定不会为难儿媳妇的。这新媳妇最怕的就是被婆婆刁难,若婆婆事明理知事的那日子就很舒心。

窈窈犹豫了下说道:“也许郑伯父为了自己跟几个儿子棒打鸳鸯呢?这种事有不是没有。”

为了儿子牺牲女儿,身边就有个活生生的例子。虽然项若男回去后发生的事没告诉她,但从项若男再不提她爹就知道这次伤得很重。

清舒摇头道:“她心不甘情不愿地嫁过来,不与福哥儿好好过日子,我们家能高兴?又怎么可能提携你郑伯父与帮扶他几个儿子?不仅不会帮,两家还有可能交恶,你郑伯父怎么可能做这种后患无穷的事。”

窈窈张了张嘴巴,说道:“娘的意思她有心上人没有告诉父母,然后要跟我哥相看又觉得委屈不甘?”

“这只是我的猜测,只希望这一切都是误会。”

红姑没空手去,而是带着荔枝到郑家的。

郑夫人看到新鲜水灵的一篓子荔枝欢喜不已。要知道这荔枝刚上市,一斤得五两银子,送这一篓子的水果过来表明对自家女儿很看重了。所以在听到清舒想看《雾中山林》这幅画时,她一口应下。

不想等了差不多一刻钟郑雪晴才过来,进门后一脸歉意地与红姑说道:“《雾中山林》刚才不小心掉地上弄脏了,我给扔了。若是夫人想看,我晚些再重新画,等画好以后送到府上。”

郑夫人说道:“这么大了,怎么做事还这般毛毛躁躁的。”

红姑有些诧异地问道:“姑娘的屋子肯定是非常干净,就算是落地上最多沾些灰,怎么就扔了。”

郑雪晴摇头说道:“地上有水,画沾了水就废了。”

红姑笑着说道:“这也太不凑巧了。”

郑夫人觉得她语气很奇怪,结果不等她开口询问,红姑就笑着道:“郑夫人,尚大人今日请了病假他手头的事都移交给我家夫人,所以她月底不能休沐了。我家夫人说,等下个月休沐再与夫人一起去灵山寺吃斋菜。”

听到这话,郑夫人脸色大变。

红姑看到郑雪晴有些懵也没去追问,朝着郑夫人福了一礼就出去了。

郑夫人回过神来就发现红姑已经走到门口了,她赶紧让心腹婆子去送。

好一会郑夫人才平复心情,让身边的丫鬟跟婆子都出去后她看着郑雪晴问道:“你那副画,画的什么?”

郑雪晴强装镇定地问道:“那副画就是我去慈恩寺上香时,看到被雾气萦绕的山林有感而画的,没任何问题。”

“啪……”

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郑夫人怒喝道:“符家就因为这幅画已经不愿再与你相看了,你还跟我说这幅画没问题?”

郑雪晴说道:“娘,我看她们就是不想跟我们家结亲所以故意找的这么一个借口。”

郑夫人黑着脸说道:“下午符姑娘看完画,这才多久画就落地上还好巧不巧地上就有一滩水?你是将所有人都当傻子吗?”

这门亲事是他们主动求来的,而且符家不乐意会直接说不会这般拐弯抹角地拒绝。

郑雪晴很委屈,哭着说道:“娘,你为何信他们却不信我?他们根本没有诚意,我又不是嫁不出去为何要上赶着?”

郑夫人并没跟她扯这些,见她不说直接让心腹将郑雪晴的两个贴身丫鬟给绑起来拷打。

其中叫桃红的知道实情,受刑不过招了。原来去年腊月郑雪晴去买东西掉了佩戴的金钗,被才子贺广涛捡到并且送回,两人就此认识;后来在茶楼与慈恩寺又碰到了,接触了几次两人就互相喜欢上了。

郑夫人听到这话,指着郑雪晴的都在抖:“你……”

话没说完,人就晕过去了。

ps:今天五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