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1章 窈窈番外(207)

就如郑雪晴自己所说画画只是她的一种消遣方式,画艺并不是特别出彩。论技巧没有清舒的娴熟,画也没福哥儿那么有灵气,不过窈窈还是对着这些画夸赞不已。

看到一副被雾气萦绕着树林的画作,窈窈很好奇地问道:“雪晴姐,这景致挺特别的,这是哪儿啊?”

郑雪晴眼中闪现过一抹慌乱,不过很快就道:“这是去慈恩寺的路上,我当时看着被雾气笼罩的树林心有所感就画了下来。”

窈窈点头又夸赞了下这幅画,然后转移了话题说道:“我娘月底休沐,到时候会带我们去灵山寺。雪晴姐姐,灵山寺的斋菜出了名的好吃,你要不要与我们一起去?”

郑雪晴没答应也没拒绝,只是表示要听她娘的安排。

两人回了主院,窈窈笑眯眯地在许氏面前夸赞郑雪晴的画艺好:“雪晴姐姐不仅长得漂亮,还画艺也如此出众。我就不行,除了念书啥都不会。”

这话也不是谦虚。琴棋书画调香烹茶以及女红厨艺这些女子必学的东西,除了书法还不错外其他都拿不出手。

郑夫人原本还有些担心,怕郑雪晴招待不周惹得窈窈不高兴。现在看到窈窈这般热情,她也放心了:“窈窈,我早听你伯父说你九岁就帮着打理家里庶务了。琴棋书画这些东西都是消遣,不会也无妨……”

本想说女子只要能操持好家里的事就足够了,不过看着窈窈这一身的官服这后面的话给咽回去了。

又说了会话窈窈就回去了,郑夫人留她下来吃晚饭被她婉言拒绝了。走之前窈窈笑着说道:“雪晴姐姐,希望咱们月底灵山寺见。”

郑雪晴回了她一个得体的笑容。

上了马车,等车门一关原本笑吟吟的窈窈脸色立即沉下来了。

宋唯看着她变脸觉得很有趣,故意问道:“姑娘是发现了什么吗?”

窈窈非常生气,说道:“她非常排斥我,表明她对这门婚事很抵触。我哥又不是娶不上媳妇,她这样什么意思?”

若是真对这门亲事上心,不说讨她欢心至少也会努力与她处好关系,这样进门的时候大家就能和睦相处了。

宋唯笑着说道:“你看出她排斥这亲事了?”

全程符瑶都在笑,她还以为没发现呢!

窈窈冷着脸说道:“那么明显我要再看不出那我岂不是瞎子。”

越说越恼火,她说道:“是他们主动要与我们家结亲的,现在他们家女儿又这么一副态度到底什么意思?”

宋唯很平淡地说道:“郑铭戴跟许氏热切地想跟符家结亲,郑雪晴心里不愿又如何?难道还能违背父母的意愿?你要知道若是这门婚事能成,不仅郑铭戴能得到更大的扶持,就是她的几个兄弟以及家族都能得到助力。”

许氏生了四子两女,郑雪晴排第五,她下头还有一个弟弟。长子郑厚今年考中了进士,老二不是读书的料到现在还是白身就给留守老家,老三跟她最小的弟弟都是秀才。

窈窈确实很费解地说道:“就是不结为亲家,以我爹跟郑伯伯的交情也一样会提携他的。反倒是真结亲了,郑雪晴这态度如何能与我哥相处好,到时候两家反而会伤了和气。”

宋唯失笑,说道:“郑大人与郑夫人应该不知道她排斥这门亲事,不然的话不会带她来京的。”

“她都做得那般明显,郑伯父跟郑伯母竟看不出……”没将话说完,窈窈就明白了:“她是故意的,故意让我知道她不喜欢这门亲事,然后想我将这门亲事搅和了?”

宋唯说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回了家窈窈就一直焦急地等着清舒回来,一听到她到家就赶紧过来了。不管郑雪晴怎么想的,反正这门亲事她绝不答应。她哥又不是娶不上媳妇,干什么受这个委屈。

清舒有些意外,问道:“你没感觉错?”

窈窈知道这事不是儿戏,解释道:“娘,我也怕感觉出错了,还特意问了宋唯呢!总不能我感觉出错,宋唯也看错了吧?”

清舒立即叫了宋唯进屋,问了这件事:“阿唯,郑家二姑娘很排斥窈窈,这事是真的吗?”

宋唯点头,表示窈窈没感觉错。

清舒想了下说道:“也许是因为让她等了一年姑娘心里不高兴所以对这门亲事比较排斥,等月底去灵山寺让你哥跟她好好解释下。”

窈窈不高兴了,说道:“又不是我们让她等,是她爹娘愿意等。而且我们也没食言,她排斥什么?”

要怨也怨她爹娘,与他们家何干。

清舒说道:“若换成是你,被我跟你爹逼着等对方一年而不议亲,你心里会好受啊?”

在知道福哥儿说会试以后再说亲,她就让符景烯写信给郑家让他们另寻婚事。这姑娘家好面子,知道了这事心里肯定会不舒服的。可符景烯没拒绝得不够彻底,等郑铭戴回信说愿意让女儿再等一年,她要是再拒绝就有些不近人情了。

窈窈说道:“娘,你跟爹也不会让我受这个委屈。”

“你也不用着急,等到月底去灵山寺的时候让他们见一面,要你哥跟她都没看对眼这事就算了。”

虽然这样有些不厚道,但儿子的幸福更重要。不过她还是希望两孩子能看对眼,这样她不用再操心两家也不会落下嫌隙。

宋唯犹豫了下还是说道:“夫人,有一件事不知道当不当说。因为只是我的猜测,也不知道对不对。”

清舒笑着说道:“有什么话但说无妨不要有什么顾忌,是对事错我会判断的。”

宋唯说道:“刚才姑娘去了郑家二姑娘的闺房看她的画作,其中有一副名叫《雾中山林》的画我觉得很有意思。”

窈窈有些不解,那画她认真看了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宋唯解释道:“你问这副画的时候郑姑娘眼中闪现过慌乱之色,当时你正盯着画看没注意到她的神情。”

清舒问道:“那副画有什么问题吗?”

宋唯轻声说道:“这幅画中里有个人影,看画出来的身形应该是个男子。夫人,也许是我多想了。”

郑雪晴的画里出现个男子没关系,可能是她的兄弟也有可能是去上香的香客,但问题她当时的神情太耐人寻味了。

清舒再也不能保持淡定,脸上的神情龟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