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0章 窈窈番外(206)

郑铭戴的妻子许氏带着女儿郑雪晴在放榜的第六日到京了。这次郑厚跟妹夫李秀两人都下场了,郑厚考中了名次靠后一百零二名,李秀没考中。

本来许氏想在会试之前过来,但郑铭戴没同意才拖到现在,到了京城的第二天许氏就送了拜帖到符家。

拜帖送上来的时候窈窈正好在旁边,听到是郑家她奇怪地问道:“郑伯伯跟郑伯母不是在陕西吗?怎么回京了。”

到这会,清舒也没瞒着她了:“你爹相中郑家的二姑娘。我找人去打听了,都夸赞这姑娘聪慧能干。这次来京就是跟你哥相看的,若他们两人看对眼的话就定下来了。”

因为有李太太跟李婉的事在先,窈窈对郑家也不放心:“娘,只见一面能看出什么来啊?李伯母到我家时对我多热情,那么贵重的礼物不眨眼地送给了我,可在宿州的时候她却是都不正眼看我。”

清舒说道:“在苏州她怀疑你的身份,对你态度自然不好了。”

窈窈嗤笑一声道:“所以他们巴结讨好比他们有权势比他们富贵的人家,瞧不起比他们差的人。”

“李家也无所谓了,与李太太跟李家姑娘维系面上的客气就好。但现在郑家要与我们说亲,咱们必须慎重。”

虽然说两人合不来可以和离,但那是下下策。不管谁和离都是伤筋动骨,更不要说他们两家关系还这般好。要真闹出和离影响两家的交情,所以她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清舒笑着说道:“郑家家风很好你郑伯母也是贤良之人,她任上做了许多善事帮助了许多人,所以郑家姑娘的品性你不用担心。”

窈窈觉得知人知面不知心,其他也就算了这婚姻大事可不能草率了。她想了下说道:“娘,户部最近不是很忙吗?这样,我先去见见郑家二姐姐。若真如你们说的那般好,到时候再与哥哥见面。”

清舒点头说道:“你去见见也好,见了代我去给郑夫人问好。”

符景烯这些年与在白檀书院结交的几位好友一直都有往来的,逢年过节都有走礼。清舒很忙与他们的内眷联系不多,不过郑铭戴在京城任职的几年她与许氏打过交道,两人相处得很融洽。

“好。”

因为窈窈也要当差所以她是下午上门的,而且是直接穿着官服过去的。郑夫人看着她这一身穿着时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初了。

窈窈行过礼以后,一脸歉意地说道:“伯母,最近户部的事情太多我娘走不开,所以暂时不能与伯母叙旧了。”

许氏笑着说道:“正事要紧,叙旧什么时候都行。”

能让符瑶上门本身也表明了态度。这门亲事不仅是他丈夫期盼的,她也特别希望能成。家世抛开不说,就她对林清舒的了解将来肯定不会刁难儿媳妇的。女儿要能嫁到符家,将来日子肯定过得舒心。

窈窈笑眯眯地说道:“我娘月底休沐,不知道到时候伯母有没有时间?有时间的话,我娘想请伯母一起去吃灵山寺的斋菜。”

哪怕窈窈发现了郑雪晴有问题,清舒也要安排福哥儿跟郑雪晴见面。若是福哥儿相中了,哪怕郑雪晴身上有些缺点也无妨。毕竟人无完人,福哥儿身上也有不少的缺点。

听到这话,许氏的心落到了实处。

说了一会话郑雪晴来了,窈窈看到她时眼睛一亮。就见郑雪晴穿着一袭鹅黄色绣着腊梅的上衣,下罩月牙色垂苏软裙。一头青丝用别致的碧绿色的步瑶绾着。精致的瓜子脸,大大的凤眼,肤色白皙,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

窈窈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雪晴姐姐,若不是伯母刚才说是你。我都不敢认了。雪晴姐姐,你好漂亮啊!”

郑雪晴在离开京城前到过符家一趟,当时她脸圆圆的有些婴儿肥。没想到四年没见仿若变了个人似的。

郑雪晴露出一个温婉的笑容,说道:“妹妹谬赞了。我不过是蒲柳之姿,若论漂亮还是当属妹妹你了。”

窈窈笑得整排牙齿都露出来了,说道:“雪晴姐姐,这容貌是父母给的咱用不着谦虚。”

她一直以自己的容貌为傲,这也是自小被夸赞得出来的自信了。

郑雪晴回应窈窈的,是一个得体的笑容。

窈窈笑眯眯地说道:“雪晴姐姐,我听我娘说你绣工很好。我的绣工一塌糊涂,绣一朵花却被认为是杂草。雪晴姐姐,你能不能指点下我啊?”

郑雪晴摇头婉拒,说道:“我绣工一般,无法指点妹妹了。”

窈窈很是愕然。她这样做明显是为了拉近两人的关系,郑雪晴若是有意这门亲事态度不该这般冷淡才是。

许氏看她这个样子,忙在旁边解释道:“你雪晴姐姐的绣工确实一般,而且做得很慢,一个荷包要绣半年。”

窈窈从善如流,说道:“那应该是我娘听岔了。不过在学堂的时候我听闻雪晴姐姐画艺好,雪晴姐姐,不知道能否让我欣赏你的画作呢?”

郑雪晴见她不罢休,知道再拒绝还会找其他理由,当下点头说道:“我的绘画水平一般,平日闲暇无事才会画上两笔。若是妹妹不嫌弃,还请随我去我的院里。”

窈窈兴高采烈地说道:“好哇好哇。”

她与郑雪晴并排走出屋子,出了正院的门窈窈就挽着郑雪晴的胳膊。然后她敏锐地发现郑雪晴的身体僵住了,虽然很快就恢复过来,但这反应很明显是排斥她了。

郑雪晴也察觉到自己反应过度,解释道:“窈窈妹妹,我不习惯与人这般亲近。”

窈窈放开她的手还道了歉,在郑雪晴说无妨的时候又一脸欢快地说道:“雪晴姐姐,我自小就希望有一个姐姐。不仅能照顾我保护我,有什么心事我也都能跟她分享。唉,可惜我上头只一个哥哥,我那哥哥还死板无趣。”

说这话的时候她还特意抬头看着郑雪晴,朝她眨巴了下眼睛。

郑雪晴脸上闪现过一抹不自然,然后语气也很生硬地说道:“男子只要有本事就行,无趣也没关系。”

窈窈闻言非常开心,故意说道:“雪晴姐姐,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

郑雪晴神色顿了下,然后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窈窈妹妹,我听闻夫人的书画双绝,她没有教你画艺吗?”

窈窈笑眯眯地说道:“有,可惜我没这方面的天赋。不过我的字写得不错,见过的人都夸赞。”

看着就差没翘尾巴的窈窈,郑雪晴觉得特别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