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3章 嫉妒

休假第三日,竹兰和皇后一身农妇的打扮,讲真,竹兰穿越过来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到田地里干农活。

竹兰抱着怀里的稻捆忧伤了,她细皮嫩肉的双手,已经出现了割痕不说,她的双手感觉快不是自己的了,对了,还有她现在粗壮的腰!

周书仁也是一脸的菜色,手里的刀具像是随时要割向自己的腿,看的侍卫等人胆战心惊的。

皇上直起腰身,拿过帕子擦掉额头上的汗水,对周书仁嫌弃的不要不要的,“你还没有朕干的三分之一多。”

周书仁一屁股坐下,他一直想支援媳妇的,可惜心有力而力不足,拿过水袋喝水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臣是脑力劳动者,脑力劳动!”

他一个常年坐办公室的废材,哎,不对啊,同样是常年坐办公室的废材,皇上年纪比他大,皇上怎么就不觉得累?

皇上扯了扯嘴角,难得周书仁脸上不掉面具,心思这么直白的显示在脸上,“朕一直注意养生。”

意思会劳逸结合的锻炼身体。

周书仁,“.……哦。”

他转过头去看向媳妇,媳妇每日也会走动,可惜看样子运动力量依旧不够,现在胖老太太已经汗流满面。

竹兰感觉到周书仁的目光,气的想挠人,一个比她还渣的还好意思看她,她的体力还可以,就是累啊,而且胖了后累的感觉是翻倍的。

周书仁扛着毅力陪着皇上干了一块田,死活瘫在地上不动了,心里已经琢磨,今日回去就收拾行李回家,这哪里是来修养的,纯粹是给自己招罪受的。

太子的消息多灵通,将自己与周大人对比后,啧啧两声,觉得父皇不在宫内真好!

周家,今日是昌义休沐的日子,现在家里两只大老虎都不在家,周老大就是个纸老虎,自己亲儿子都压不下。

明云一去书院,得咧,明辉和明嘉两只小猴子就要翻天。

明辉顶着一张和奶奶像的脸,那是很会利用这张脸的,眨着大眼睛可怜巴巴的,“二叔,我和明嘉也想去。”

昌义对于明辉这个侄子印象十分的深刻,为啥,因为被这小子骗过,“如果我不带呢?”

明辉眨了眨眼睛,“不带没事啊,只是小叔叔回来,我就不知道说什么。”

狐假虎威运用的贼溜。

昌义手痒痒的伸出手,然后拧着明辉的耳朵,小崽子人不大欠揍啊。

明辉眼泪汪汪的,“二叔对奶奶不满,我要告诉爷爷。”

昌义手顿住了,注视着明辉越长越像娘的脸,啧,这小子命真好,家里的几个孙子,谁闯祸挨揍是一定的,唯独明辉是个例外,大哥是真不敢打,下不去手啊。

明嘉缩了缩脖子,眼睛直转,“我,我作证。”

昌义,“.……”

自家的崽子明明在阳光下的后院成长,为什么心机都这么深!

明辉那是跟着小叔叔学的好,明嘉那是忧伤,有个糟心的妹妹被逼的。

最后两小只如愿的跟着二叔和玉蝶一起去了马场,马场又专门卖小马驹的地方。

周书仁和竹兰还不知道自家孙子在家敢和昌义对上,两口子双手哆嗦的回了庄子。

竹兰回来就去泡温泉,等出来享受着清雪的按摩,只是堪比杀猪现场,“疼,疼。”

周书仁,“明日就回家。”

真陪不了了,要命啊!

竹兰赞同眼泪汪汪的,“日后我绝对不和你一起出来。”

周书仁,“.……说好的情深似海呢!”

“我自己出来修养与情深似海冲突吗?”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周书仁,“你忍心丢下我一人没完没了的工作,你独自泡着温泉潇洒?”

“我觉得咱们不能继续下去这个话题。”

周书仁先被按摩的,已经好了许多,示意谨言和清雪出去,微笑着,“娘子,为夫帮你按摩。”

竹兰,“.……”

然后就是竹兰十分想念清雪的手法,周书仁胆子真是越来越肥了。

京城马场一直很热闹,尤其是入了秋,好马不断的运入京城,昌义已经约好了,带着几个小的直接去小马驹的场地。

孩子们见到小马驹就冲了过去,几个孩子喜欢的不同,明嘉喜欢枣红色的马,明辉只喜欢白马匹,反而唯一的小姑娘喜欢黑马。

昌义抽了抽嘴角,几个孩子看上的都不是他心里想的,这几个孩子的眼睛倒是毒,选的都是顶级的小马驹,意味着别看是小马驹,银钱也是感人的。

昌义摸了摸荷包,今日带的一匹都买不起,他真没想买太好的小马驹。

这时身后传来声音,“这不是礼部的周大人吗?”

昌义听到声音眉头就不喜欢,因为来人他认识,因为太子的继位大殿,礼部与许多的部门配合,来人是光禄寺的寺丞从六品。

昌义道:“杜大人。”

杜泗也是带着孩子来的,一眼就看到了周家几个孩子正围着是几匹顶级的小马驹转,似笑非笑的,“周大人还真宠爱孩子。”

周昌义淡淡的道:“谈不上宠爱。”

杜泗又道:“早就听闻周府不缺银钱还生财有道,没想到周大人这一方家底也这么厚实,这一出手就是三匹顶级小马驹,本官佩服。”

昌义挑眉,“杜大人嫉妒我?”

处处给他挖坑,哪怕掩饰的好,他也察觉到了嫉妒。

杜泗嫉妒吗,嫉妒啊,尤其是见到周昌义的穿着和佩戴,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荷包,只是他意外,周昌义大大咧咧的问他,心有些梗!

周昌义这张脸太具有欺骗性,自从尝到了憨厚人设的甜头,周昌义将自己的人设玩的贼溜,“杜大人怎么不说话?哦,真让我说中了啊,只是杜大人嫉妒我什么呢?”

明辉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眨了眨眼睛,拉着二叔的袖子,“可能是因为穿着?因为没有二叔有银子?”

周昌义微低下头看着侄子,微笑!

杜泗感觉到四周看他的目光,尤其是一些打量的神色,能带着孩子来买小马驹,尤其是这一片是不对外开放的,杜泗后悔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