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2章 准备结案

女孩子说罢这话便安静了下来,妙真并没有立刻开口,乔苒也没有催促,大牢里再次安静了下来。

半晌之后,妙真忽地出声问乔苒道:“你讨厌原娇娇么?”

讨厌原娇娇?乔苒认真的想了想,道:“不喜欢且警惕和小心,还有些怜悯和可怜,说是讨厌却也算不上。”

既然妙真要问,她便认真答一答好了。

这话一出倒是引来了妙真的几分共鸣:“那倒是还挺复杂的,”她幽幽的叹了口气,感慨道,“对于这等同我们境遇截然不同的姐妹,我们确实无法做到以平常心对待。”

乔苒没有说话,对妙真的话既没有出声应和也没有出言反驳。

妙真又自顾自继续说了下去:“而且就算不想理会她,可有些时候却又不得不管她,你说是吧,乔大人?”

乔苒看着她,默了默,道:“我知道你的答案了。”

这样顾左右而言他,有时候仿佛根本说的不是一件事般的对话中的两个人都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那现在你准备怎么办?”乔苒问她,看看这座简单易闯的大牢,反问妙真,“就这么认命么?”

“认命?”妙真这下没有再如先前那般自言自语了,倒是难得开始回答起了乔苒的问题,他道,“我当然不想认命,可活着更重要不是吗?”

她只想活着,哪怕是作为一颗棋子,于她而言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她不是从来没有受过气的徐五夫人,自从一出生开始,她便不为父母所喜,早早尝惯了世态炎凉,对于活着的执念甚至远比常人要强烈的多。

从出生起,她一直努力做的便只有这一件事。

一个将她视为工具的母亲,又怎么可能对她好?心情好时随意扔些吃食给她,心情不好,便放任不管甚至还会对着她棍棒相加,哪怕她没做错过任何事。

有些人就是这样,在外头受了气,回来便把气撒在唯一可以被她出气的孩子身上。母女天性这种东西,既然做母亲的那个对她没有这等东西,她这个做女儿的又为什么要有?

被一个这样的母亲养着,她每一日都会将吃食藏起来,因为那个女子随时有可能一个不高兴便连口吃食都不给她吃。

哪怕藏到坏了,嗖了,她也还是藏着,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摆脱这个女子,若是将来能够让她也尝尝这等滋味就好了。

对于那个女子,她做到了,可对于有些人,她可能终其一生也无法做到。其实有时候,她还是有些羡慕那个与她境遇截然不同的亲妹妹的,大概是从来不知道挨饿受冻,被人棍棒相加的滋味,所以能够无所畏惧的选择反抗。还有反抗的勇气和力气,她是当真羡慕,也愿意说服自己伸手帮一帮她那个无知无畏的妹妹。

可最后她死了,妙真觉得自己似是一只小心翼翼的探出头的乌龟,不过看了一眼便再一次缩回了壳里,不愿再伸出头来了。

即便面前这个女子聪明的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让她一度动过和盘托出的想法,可她还是不敢。

“虽然我知道有些事总要有人来做,可我不想做了,我想活着。”妙真看着乔苒认真道,“你要做什么我管不着,也不想管,总之,这件事不容易,你好自为之吧!”

乔苒听罢,仍有些不死心,再次问了一遍妙真:“便当真不能说的再多一些了么?”

妙真闻言,笑了笑道:“乔大人,你是个聪明人,我不想再犯险了。”

听罢这样明晃晃的回绝之语,乔苒没有再坚持。

只是临离开时,女孩子说道:“这个案子我会继续查下去,不管怎么说,总会竭尽全力,查一个真相出来。”

对此,妙真只是轻哂一声,而后自嘲的撇了撇嘴:“抓一个两个凶手又有什么用?这天下每天都有人被害死或者被人杀死,难道你还能抓住每一个凶手不成?”

“这句话我听过好多遍了。”乔苒道,“抓住每一个凶手自是不可能的,不过让每一个我经手的案子的凶手伏法却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妙真听罢只是接着笑了笑,半晌之后,用低到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道了一句:“那我便祝乔大人能够得偿所愿吧!”

乔苒再次看了她一眼,走到张解身边,道:“我们走吧!”

洛阳府衙的大牢委实形同虚设,进大牢进的轻松,出大牢更是轻松,待到乔苒和张解离开大牢时,两个牢头已经醉的趴在桌上“再喝一杯”“再来一杯”的说胡话了。

出了大牢之后,女孩子停了下来,看着女孩子凝重的表情,张解道:“怎么了?”

乔苒摇头,道:“妙真应该不是杀害徐十小姐的凶手。”

这个想法张解也是认同的,他道:“我也是这般想的。”

既然如此,害死徐十小姐的真正凶手还是要在长安找。

若是为了案子而来这一趟兴许是白来了,可对乔苒来说却并非如此。妙真令她在意的从来不是作为杀害徐十小姐的嫌犯,而是那个关于相似血亲间的秘密。

“此时妙真被人丢出来显然是为了混淆视听,可妙真本人经历便十分复杂,又有足够的动机,要让妙真成为杀人凶手并不是一件难事。”乔苒说到这里,不由叹了一声,道,“在洛阳我还得在呆一些时日,有人既然将我引来洛阳,必然会出手试探于我。”

虽然不知道对方的试探会是什么,不过以那人藏头露尾的性子来看,初次交锋怕是未必会现真身。

回去的路上,乔苒同张解有一茬没一茬的说着,直到临近冯兆喜给他们一行人安排的院子,看到院子门口几个来回走动的洛阳府衙官差,两人停下了脚步。

没想到公事公办的冯兆喜大晚上的居然会来找她,乔苒有些意外,却也并不慌张,拉了拉抬头已经在看屋顶的张解,将他拉到院外的一颗歪脖子树下。

而后就在张解惊愕的目光中将藏在树底空洞中的包袱拿了出来。打开包袱,包袱里是两件宽大的袍衫,将大的那一件交给张解,乔苒径自将小的那一件穿了上去。

对上张解的惊讶,乔苒摊了摊手,边套外衫边解释道:“这两件外裳其实原本是为我和裴卿卿准备的,考虑到若是突然天气大变,换了厚衫,唯恐穿不进去,这才塞了两件大一些的袍子,这时候倒是派上了用场。”

当然,即便是两件宽大的袍衫,乔苒和张解穿着也还是有些吃紧,不过,此时也只能如此了。毕竟,比起穿着夜行衣出现在冯兆喜面前,别的尚且都能将话圆回来。

就在唐中元忐忑不安之中,看着骤然出现,穿着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两件外衫出现的乔苒和张解,他着实吓了一跳,忙转头看向裴卿卿。却见桌边坐着的小丫头一脸坦然,似是早已知晓此事了。

那两件一模一样的衣裳委实碍眼的很,冯兆喜见了先是一惊而后本能的皱了皱眉,心中生出了几分怀疑:“你二人怎的穿成这样?”

袍衫看起来灰扑扑的,不辨男女也就罢了,关键是这二人穿着为什么有些奇怪,似是强硬的套了一件不合身的袍子一般。

冯兆喜一边狐疑的打量着眼前的张解和乔苒,心头一瞬闪过无数念头。

就在这时,那视他于无物,在他面前坐了一晚上的小丫头开口了:“这有什么奇怪的?”小丫头理直气壮的说道,底气十足,“我们长安的有情男女都喜欢这样穿一样的,如此走出去叫人一看就知道他二人是一对啊!我们张解和乔小姐也不过就是品味不大好罢了。”

也得亏他二人这两张脸生的不错,若是换两个人这么穿法,可真有些不忍直视了。

裴卿卿觉得自己这话说得很是漂亮,说完之后便忙不迭地看向那边的张解和乔苒,等他二人的夸赞。

只可惜,她似乎会错意了,左等右等,等来的不是夸赞,却是一阵沉默。

裴卿卿有些吃惊,看向面前几人。

唐中元就不用管了,反正这件事跟他也没什么关系。

张解和乔小姐不知为什么,面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复杂。被裴卿卿将话圆了过去确实是一件好事,可一想到裴卿卿那句他二人品味不大好,心头便是一阵复杂。

至于那边的冯兆喜,脸色早已黑如碳底了。

他平生最讨厌那些视礼教规矩于无物的男女,巧得很,眼前这些人占了;他们平生最讨厌从长安来的那些以京师地自居将那些出阁做法带到洛阳来教坏百姓的,眼前这些人也占了。

一下子触到了他最厌恶的两点,冯兆喜脸色能好才怪。

可偏偏对面这三人两个祖上庇荫,一个上峰在前头挡着,他都动不得。

“好,好得很。”安静了一刻之后,冯兆喜几乎是咬着牙从牙缝里蹦出的这句话,而后开口冷笑了起来,“本官来也不是什么大事,而是已经有了妙真谋害徐十小姐的证据,此案即将结案,乔大人若无什么事可以收拾收拾行李准备启程,尽早回长安了。”

眼不见为净,将这些以京师地自居的人赶回长安真是最好不过了。尤其是看到他说出这句话时,对面穿着明显不合身衣衫的女子神情顿变,这等感觉当真让冯兆喜自心底生出了一股微妙的畅快之意。

不过对面女孩子神情顿变也不过一瞬而已,很快她又恢复了先前平静的模样,看着他,认真问道:“冯大人准备结案?便是此时证据确凿,可不通知一番最早接手此案的大理寺怕是不妥吧!”

冯兆喜闻言,冷笑道:“所以,本官不是来通知你了么?”

女孩子听罢却是笑着摊了摊手,道:“可接手此案的并不是我,是我们甄大人。你于我说并无什么用啊!”

冯兆喜适才冷笑的脸色一僵,女孩子见状,又道:“大人莫要以为此事是我推脱,若是不信,大人大可将先前我带来的关于此案的卷宗查看一番,便可知上头落的是我们甄大人的印,同我无关。”

他虽然没有注意上头的落印,不过她胆敢这么说必然是没有问题了。

冯兆喜闻言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忍不住出声质问:“那此番来洛阳怎会是你?”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甄仕远作为大理寺卿这等品级的官员多数时候并不需要自己亲自接手案子,很多时候只要过问,听下头官员来报再做判断便好。

也因这个关系,多数案子接手经办的官员与督办的官员名字通常不是一个。当然,这其中到底是谁的名字多数时候也并非全然照章办事,多的是上峰想要提携,名为督办实则主办的上峰。这个案子是眼前这女子来的洛阳,他便下意识的认为接手经办的就是她,没有想到连落印落的居然都是甄仕远的印。

她难道还当真愿意无法在政绩上记上一笔的跑前跑后?老实说,这确实有些出乎冯兆喜的意料之,以至于被她这么一说他有些措手不及。

女孩子淡淡的笑了笑,混不在意道:“上峰有令,自然不从。”

听起来还当真是个鞍前马后不要半点政绩好处的傻子。冯兆喜黑脸看着面前的女孩子:不管她是不是真的傻,这一手有意防着他倒是真的。

如此,她倒是当真都好将事情推到远在长安的甄仕远身上了。

此去长安,一来一回,少说也要十天半个月了,原本明日就能开堂审理的案子偏偏要拖那么久,冯兆喜恨恨的一甩袖,抬脚就要走,却听身后的女孩子忽地出声叫住了他:“这案子冯大人既然证据在握又不肯告知于我,那未免来洛阳一趟第一回见妙真这个凶手就是在大人的公堂之上,大人能否在开堂之前让我见一见妙真?”

见妙真?冯兆喜心中一紧,她这话倒是提醒了他,如今妙真这个重要嫌犯就在他的牢里,那势必不能如以往那样随意了,他们此时人就住在府衙后院,离大牢不远,当真心血来潮想硬闯,就大牢里那几个牢头怕是拦不住的,还是要多加一些人手来得好。

见冯兆喜脸上神情变幻不断,乔苒知道是自己的“提醒”起了作用,果不其然,下一刻冯兆喜便冷着脸回绝了她:“你既不是接手案子的人,又有何理由见如此重要的嫌犯?”

这个答案并不意外,她和甄仕远做局摆了冯兆喜一道,这等时候送上门的把柄,冯兆喜没理由不用来给她添堵的。

虽然她已经见过妙真,没有必要再走一趟大牢了,可还是要小心大牢里莫要出什么岔子,这一番提醒能让冯兆喜管管那形同虚设的大牢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