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出乎意料的封赏

转眼之间,距离青云门覆灭无极宗的那场大战已经过去大半年的时间了,而这场大战对于岭南众多修士所造成的动荡也渐渐的趋于平静了。

不过这场旷世大战对于岭南修仙界所带来的影响却是持续性的,其直接的改变了岭南修仙界数千年来的格局,并且还会持续的影响岭南修仙界后续的数千年乃至上万年时间。

这场大战将会在岭南修仙界的历史画卷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随着无极宗的覆灭,原本高耸入云的四阶上品璐丘山成为一片废墟,远远的望过去就仿佛是一座巨大的坟墓般。

青云门派遣众多修士将璐丘山废墟仔细的搜索了一番以后,便也不再去管这片庞大的废墟了。

毕竟璐丘山下的地脉已经被完全的炸毁,而无极宗山门内的那些宝物也都被掩埋在了地下深处不见天日的地方。

如果想要将其全部挖掘出来,那所需要的人力以及物力都将是巨大的,显然并不值得这么做。

因此青云门只是将这片废墟划为了岭南修仙界的一处探索之地,任由岭南的修士进入其中探索深埋的宝物。

不过除了已经被毁掉的璐丘山以外,无极宗数千年来的所有基业都落入了青云门手中,不仅包括了庐陵、沧澜、泰安、山绥四郡之地的亿万凡人,同时还有各种各样的灵矿以及大大小小数百座的三阶灵山等。

而青云门在获得了原本属于无极宗的如此多的产业以后,除了将其中的重要产业比如四阶灵矿以及灵石矿等收归宗门以外,剩下的三阶灵山等产业都会封赏给此次讨伐无极宗大战中的有功之臣。

毕竟偌大的岭南之地,光靠青云门自身的弟子是很难掌控的,所以其便需要大大小小的附庸家族来替他们层层管理。

。。。。。。

青云门,天枢峰之上的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殿当中,隆竹青、阵天真人以及苍宿真人都已经聚在了一起。

“两位师叔,此番讨伐无极宗的大战当中,宗门弟子的伤亡以及所耗费的各项资源如何?”

隆竹青看向了身旁的阵天真人和苍宿真人,神情严肃的问道。

面对前者的询问,开战以来一直在后方统筹各项事宜的苍宿真人从袖中缓缓取出了一道玉简。

“此番大战,我宗门弟子当中,筑基期的内门弟子伤亡了六十三人,外门弟子和杂役弟子死伤过半.……”

“此外,数场大战中所消耗的符箓、丹药、法器等价值数百万灵石,宗门仅剩不多的家底几近消耗一空.……”……

随着苍宿真人将此番大战的损耗一条条的列举出来,隆竹青和阵天真人两人的眼中都不禁流露出来了一抹沉重之色。

短短两三年的时间里,宗门就接连的经历了两场岭南亘古未有的大战,即便是有着数千年底蕴也经不起如此的折腾。

先前为了抵御无极宗的大军进攻,青云门就已经消耗了大量的底蕴,原本还想着此次能够从无极宗的身上将消耗的资源都补全回来。

但是谁又能想到,无极宗的山门以及所有宝物都在那场山崩当中掩埋到了地下,青云门众人最终只能空手而归了。

这也就使得,青云门不但没有从无极宗身上获得资源的补充,更是在讨伐无极宗的过程当中将仅存的那些家底都用上了。

待到苍宿真人将伤亡和损失都列举完了以后,隆竹青和阵天真人两人许久都没有再次的开口。

过了一会,隆竹青才抬头看向阵天真人,沉声问道:

“师叔,无极宗麾下的那些宗门产业都清点的如何了?”

闻言,阵天真人显然已经将数据都熟记于心,直接开口道:

“除了被炸毁的璐丘山以外,宗门还获得了两座四阶下品的灵山,都是和无极宗有着极深联系的两个泰安郡世家大族的族地.……”

“此外,还有空置的三阶灵山一百余座,各种各样的灵矿数十座,还有两座无极宗开辟在横断山脉中的四阶药园……”

“其中最为重要的是三座出产四阶灵矿的矿场,以及两座中型灵石矿和六座小型的灵石矿.……”……

“原本属于无极宗麾下的五十余个筑基家族愿意归顺宗门麾下,这些筑基家族共一百三十余名筑基修士.……”

在听了这话以后,隆竹青脸上的神色才微微的好看了一些,眼眸当中随即便又浮现出来一抹凝然沉思之色。

虽然他们没有获得无极宗所遗留下来的财富,但是却也成功的将原本属于无极宗的领地都收入了麾下。

可以说如今整个岭南修仙界都成为了他青云门的领地,岭南之地的所有矿产、灵山以及万亿的人口都归其所有了。

如此一来,最多二三十年,他青云门便能凭借整个岭南修仙界的资源恢复元气,而后宗门便只会越来越强大。

就在隆竹青低头沉思之际,苍宿真人再次开口道:

“如今大部分阵亡修士的抚恤以及有功之臣的奖赏都已经落定了,还只剩下临海沈氏和海外的欧阳家族和百花宫这三家势力……”

“对于这三家的封赏,我等想请青阳师兄来定夺.……”

听了这话,隆竹青缓缓的抬起了头来,看向了苍宿真人两人,随后顿了顿说道:

“师尊正在闭关疗伤,对于沈家和欧阳家的封赏他已经交代我了,所有的封赏一切从优.……”

“一切从优?”

苍宿真人和阵天真人两人都不禁愣了一下,他们随即相视一眼,眼眸当中都是难以捉摸之色。

一切从优,究竟是个怎么的意思?

“对,一切从优,按照宗门最高规格封赏他们两家.……”

说罢,隆竹青就从袖中取出了两道玉简,上面分别记载了对于临海沈氏以及夷洲岛欧阳家族的封赏。

“这是我拟定的两份封赏,两位师叔意下如何?”

只见,苍宿真人和欧阳真人两人随即便从前者的手中接过玉简,然后就立即查看了起来。

而当他们看清楚里面的封赏内容以后,两人的脸上都不约而同的流露出了一抹十分惊讶的神色。

过了一会,苍宿真人两人的神识都从那玉简当中退了出来,随后他们两人的目光又全都投向了身前的隆竹青。

他们两人似乎是从隆竹青的这份封赏名单中看出了些什么,但是为何要这样却依旧是有些看不明白。

“这些封赏是否有些过了.……”

面对苍宿真人的质疑,隆竹青并没有解释什么,直接开口道:

“一切刚刚好……”

说罢,他便又望向了阵天真人说道:

“过几日劳烦阵天师叔随我一同前忙临海沈氏和夷洲岛一趟.……”

听了这话,阵天真人也看了前者一眼,微微颔首道:

“好!”

片刻之后,隆竹青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于是目光便再次投向了右边的苍宿真人。

“此次宗门弟子损失惨重,接下来宗门开山收徒的事情,还请要苍宿师叔多费些心……”

。。。。。。

数日后,两道人影脚踩着祥云出现在了云碧峰的上空,细细的打量起了云碧峰外的那座【五方惊雷大阵】。

“这座四阶宝阵便是出自沈师弟之手吧.……”

隆竹青望着隐匿在虚空中的大阵,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座大阵所散发出来的狂暴的雷霆气息,眼眸当中隐隐闪过了一丝忌惮之色。

另一边,身为四阶阵法宗师的阵天真人也在认真的打量这座阵法,他不禁绕着整座云碧峰转了一圈,似乎颇为满意的样子。

阵天真人本身就是四阶阵法宗师,而这座大阵又是自己的亲传弟子所布置出来的。

所以无论是作为一位阵法宗师本身,还是作为一名严师,他心中都十分满意和欣喜的。

“两位道友远道而来,沈某有失远迎了……”

就在这时,一道爽朗的笑声从云层下方出现来了,紧接着沈焕驰便脚踩着祥云来到了隆竹青两人面前。

“沈道友客气了!”

隆竹青和阵天真人望着从下方迎上来的沈焕驰,随即拱手笑道。

当双方都见过礼后,沈焕驰便满脸笑意的伸手相迎道:

“灵茶、灵果皆以备齐,两位道友请入山一叙吧!”

说罢,他就立即挥出一道灵力,打开了云碧峰上的护山大阵。

“好,道友也请!”

隆竹青和阵天真人两人相视一眼,随后便跟着前者缓缓的降落在了半山腰的毓秀台之上。

此时在毓秀台上,不少沈氏族人都看到了沈焕驰等三人,连忙朝着他们躬身行礼了。

这一边,沈焕驰将隆竹青和阵天真人请到了家族会客厅,之后就立即吩咐左右侍从奉上灵茶和灵果。

“寒舍简陋,有所招待不周,还请两位道友见谅.……”

“无妨,无妨,道友客气了!”

隆竹青和阵天真人两人相视一眼,紧接着便一起端起了刚刚奉上的灵茶细细的抿了一口。

“好茶,好茶……”……

就这样,简单的客套寒暄了一番,品尝过灵茶过后,隆竹青和阵天真人也开始进入正题了。

“此次我等二人前来,是特意为道友送来宗门封赏之物的,道友以及背后的家族在此次大战当中都为宗门立下了汗马功劳.……”

听了这话,沈焕驰脸色平静,显然已经猜到对方的来意了,但是他还是配合道:

“有劳两位道友了!”

这一边,隆竹青已经从袖中取出了一只储物袋,并且将其直接递到了坐在首位上的沈焕驰面前。

在沈焕驰接过这只储物袋查看的同时,隆竹青再次开口道:

“这只储物袋中的东西都是单独给沈道友你的,里面共有四阶中下品的宝丹五瓶,五张四阶宝符以及绘制之法……”

“除此以外,道友的客卿令牌之上会多出三十万的宗门善功,而且道友每年从宗门领取的善功和资源都翻一倍.……”……

沈焕驰一边听着隆竹青的话语,一边查看着储物袋内的东西,心中却早就已经不平静了。

而就在这时,隆竹青又拿出来了一只储物袋,继续说道:

“这些是给道友家族的封赏,五十余棵三阶灵药,三十余瓶灵丹,包括三颗【筑基丹】,三阶符箓和灵器若干.……”

“此外,沧澜郡南部的三座灵山包括梁台山在内都属于道友家族,同时土阳谷矿场内的产出道友家族占据两成半.……”……

听到这里,沈焕驰已经坐不住了,连忙看向隆竹青和阵天真人两人沉声开口道:

“此次宗门的封赏实在是太过丰厚了,我沈氏一族受之有愧.……还请两位道友回禀真君,减少一些才好.……”

“道友这是什么话,此次能够成功的覆灭无极宗道友功不可没,要是没有道友相助,我等又如何能够抵挡住那两名魔道修士……”

隆竹青连忙摆了摆手,俨然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并没有给沈焕驰拒绝的机会。

“我沈氏一族立族不过四百余年,沈某侥幸结成了金丹,实在是没有这个实力占据这些.……”

“沧澜郡的三阶灵山,沈某只需要一座梁台山就可以了,至于土阳谷矿场内出产我沈氏更是不需要这么多,一成足矣了……”

听了这话,隆竹青和阵天真人都不由得相视了一眼,前者的目光当中似有一抹深意浮现了出来。

“此外,沈某的那三十万宗门善功也着实太多了,每年从宗门领取的俸薪已经足够的了.……”……

就这样,沈焕驰将青云门原本打算给予的封赏一一进行了削减,只留下来了与家族实力相匹配的那部分。

当然了,他的削减并不是一味的拒绝,而是有取舍般的进行,放弃了那些已经超越自身实力的封赏,选择了眼下确确实实的利益。

于是在经过了双方的一阵激烈的交谈过后,沈焕驰将隆竹青两人带来的大部分东西都收下了。

而像沧澜郡灵山的归属以及土阳谷矿场的分配问题上都进行了最大程度削减,最终便是只要了一座梁台山和一成的矿场产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