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2章 原来如此1

儿子之所以不听自己的话,跟自己闹翻了,可不就是为了自己这会儿正跟小女儿商量的事情吗?

小女儿的态度够犹豫了,陈外公可不希望陈老大的例子又影响到了陈小妹的决定,闹得小女儿都跟自己玩兵变。

几个孩子之间的情况就是这样,如果有一个好,那么大家都跟着努力好。

但有一个是坏的,那么所有的就都跟着一起长歪。

尤其是跟学好、长进比起来,那自然是学坏更容易一点,而且一坏,就好不回来了。

这么一来,陈外公越发不想把刚刚跟陈老大的谈话告诉陈小妹了。

陈外公不说,可是陈小妹自己会猜啊。

陈小妹想了想,现在能让陈外公这么大动肝火,

又愿意花时间去讨论的事情,除了陈婕母女俩的事之外,其他的不太可能啊。

毕竟她爸现在是把陈婕母女俩能不能回到老陈家当成首要的事情了。

所以,陈外公不可能再分神因为别的事情跟陈老大吵架才对。

有了这个猜测之后,陈小妹就继续大胆地猜了一下:

“是不是我哥也不同意你这么做,不想你搞这个直播。

所以你单方面跟我大哥闹翻了,才说出要把一半的遗产给我,

大哥却只能分到一半的三分之一这种话来?”

是了是了,这么想想,还真是了。

发现在老陈家,除了自己之外,还有陈老大这个明白人,陈小妹多少舒服一点,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要是一家子都不正常,她会非常伤脑筋。

毕竟这群都不怎么正常的人是她的娘家人,是她的亲人啊。

这些人有点什么事情,闯点什么祸出来,

怎么可能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呢。

只要她大哥跟她一样是清醒的,那么清醒的人就占了这个家里的人的数量的一半。

万一之后真的有什么事情,她好歹还可以找她大哥商量商量。

别人听不进去,她大哥应该能听得进去,明白她心里的担忧。

陈外公也没有想到,陈小妹的嘴巴这么毒,一下子就猜中了事实。

陈外公倒是想否认,今天先把陈小妹给糊弄过去。

只可惜,陈外公的表情管理不到位。

还没等他嘴巴否认呢,他一下子拉下来的嘴角和眼角就已经证明了,

陈小妹猜得一点都不错,陈老大就是不支持陈外公搞这个直播。

陈小妹努力管好自己的表情,没让自己的嘴角翘起来:

“爸,你曾经教过我,你是家里的第一顶梁柱,

大哥就是这个家的第二顶梁柱,以后咱们姐妹两个都是要靠大哥的。

平日里,你也让我们多听听大哥的话。

既然大哥觉得这件事情不合适,还是不要闹腾了。

那么我们还是听大哥的话,这事儿,就算了吧?

亲人之间,也讲究一个缘份的。

咱们家跟陈婕母女俩可能就是有缘没份的那一种类型。

要是我们大家真还有缘份做亲戚的话,也不需要你搞什么直播,

陈婕迟早会带着唐果回到老陈家,认你这个外公,也认我这个小姨的。”

哎哟,知道陈老大也是不赞同的之后,陈小妹整个人都是轻松的。

“放屁!”

这下子,陈外公拍桌子的力气更大了,直接让杯子里的水都晃出来了。

“陈婕不是我生的?”

陈小妹:“……”还真不是,陈婕明明是她妈生的,她爸没这个功能啊。

“陈婕不是我养大的,不是吃我们老陈家的米才能活下来的?”

陈小妹:“……”这个,她倒是真得不能否认。

只是,她依稀还有一点印象。

陈婕还没有离开老陈家的时候,在老陈家都要干很多的活。

就陈婕的那个干活量,她在老陈家吃的那点大米,算个毛啊。

“所以我们家跟陈婕一直都是有缘有份,是陈婕没有良心,

自己发达了,有好日子过了,却半点也没有想起含辛茹苦把她养大的父母。

怎么,她现在是借着唐果这个女儿的光,成了名人了,所以看不起我们这些穷亲戚了?

要不是她死心眼非要嫁给唐德良,被老唐家的人给带坏了,

不然的话,她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坏的想法。

我们老陈家就没有那样的人,也没有那样的种。

只要陈婕一天还姓陈,那么她在老唐家学坏了的那些规则,

我通通都要给她掰过来,让她再变回我们老陈家人应该有的样子!”

陈外公哪能忍受得了陈小妹一副要把陈婕从老陈家剔除在外的样子。

陈婕是他的女儿,是他亲闺女。

陈婕身上流着的血,长着的肉和骨头,一半都是他给的。

这是绝对不可分割,也不可磨灭的。

所以,哪怕是死,陈婕都别想跟老陈家划清界线,跟们他老陈家脱离关系!

听到陈外公说得这么义正言辞的,陈小妹却表示自己还记得,

当初不是陈婕要跟老陈家断绝关系的,好像是陈外公主动提出要跟陈婕断绝父女情的。

只是这话吧,陈小妹不好说,说了也没有用,

因此她干脆就不帮陈外公复习这些他不想记起来的过往了。

之前,陈小妹还要郁闷着自己怎么跟陈外公磨嘴皮子,

以表明自己真得不想掺与这件事情,也真得不会参与。

她这话必须说,但得想个办法,不能把陈外公惹得太火。

至少不能把陈外公惹得跑到她婆家去找她的麻烦。

只要确保这一点,陈外公生不生气的,陈小妹也不是那么在乎。

反正她爸经常生气,为了一点点的小事情都生气。

总而言之,她爸生气的原因就是他生下的这些子女没有一个争气,

可以让他享清福,让他不用操心的。

“爸,照你这么说,这就该是你跟陈婕之间的事情,跟我们没有太大的关系。

你们是父女,我们只是姐妹,而且打小的关系还不是特别亲密。

作为家里的长男以及唯一的儿子,他都不管这事儿,

我的脸皮再厚,也不能答应啊。

我姓陈,所以你教给过我的那些道理,我肯定是不能忘,也忘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