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2章 能锻炼腰的秘籍

撒勒慢条斯理品着一杯粗茶,茶桌上就剩这一个杯子了,其它刚刚都被拂去,当成了暗器。

黑震团一事不是她真的冷漠无情,宛若铁器盖了白霜。

而是事实就是像她所说,一堆沙子,短暂的用水凝结起来,终归还是要溃散的。

武道一途,虽分男女,但终究还是百川归海,探索并激发身体最深处的潜力,提高力量技巧。

夜林先笑了笑,半调侃去打圆场道:“武道最忌讳被情绪支配,两位都是一代宗师,有事坐下来慢慢谈嘛,后辈们可还看着呢。”

撒勒闻言还是低垂着眼睛,抿着粗茶,貌似不置可否。

有了台阶下,黑岳先是深深凝视着这个陌生人,然后点了点头走进来,盘腿坐在茶桌旁,叹了长长的一口气,满是道不尽的苦涩感。

他面容倦怠似乎心力交瘁,神色沧桑,发丝多有花白,精神不振,也因此看起来,他反而比撒勒还要年老几分。

“我们黑震团,起初只是我们几个怀有热血的格斗家,看不惯那些武道的蛀虫,才临时组成的组织。”

不求回报,没有酬劳,所凭的全部是一腔对武道的诚挚热爱,才不允许有人来侮辱它的纯粹性。

志同道合的人会互相吸引,黑震团的成员又是真正的武学热爱者,一步一步打基础走上来的,所以他们面对那些坑蒙拐骗的道场时,才会如摧枯拉朽般取得胜利。

可是现在,黑岳脸上的表情犹如吃了未成熟的杏子,酸涩无比,他们因为被帝国通缉,东躲西藏,不得已甚至借用了女性“柔道家”的名号。

匡扶武道的代价,太大了。

“说实话,我也不是愚昧自我蒙骗之人……”

他捂住脸更显痛苦,难以想象,这般惨然暗淡之人,会是一位人人敬仰,传说境界的强者。

“我早就有预感到黑震团会有分离崩析的一日,因为我们的组成,全凭一股热血本能。”

终于自己承认了黑震团即将分裂的事实,黑岳的年龄,在一瞬间仿佛又苍老了十岁!

一个组织想要长久发展,必须要以老带新,补充新鲜血液,形成良性循环,这一点天鹰组织就做的很好。

但黑震团的创立终于还是太具有独特的“侠义故事”色彩,随着时间逐渐推移,各种问题弊端也就暴露了出来。

“所以我就说,握不住的沙,干脆扬了它。”撒勒淡淡开口道。

她个人对黑震团其实还挺有好感的,但全凭热血建立的组织,就算是再次缝缝补补,又能坚持多久呢。

但对于黑岳他来说,这是曾经年轻时热血沸腾的过往,是肃清武道败类的大义,承载着一份足够美好的回忆。

沉默良久,一个表皮有些破损的书本,突然被黑岳从怀里拿出来,静静搁在茶桌上。

《黑震流》,这是它的名字。

“有人加入黑震团,就是为了这本秘籍,而不是一颗公正至纯的心,我几次想烧了它,但是,又下不了手。”

黑岳愈发悲伤难忍,他真的想不到解决的办法,黑震团内部已经腐朽崩坏了。

“果然,可能解散,对谁都好。”夜林摇头默叹,好似和撒勒持同一种态度。

人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可能别人一句小小引导性的话,就能让犹豫的天平瞬间失衡。

满心不甘,黑岳突然仰头长啸,雄音滚滚若狂风卷林,他的手臂在地板上抓出裂痕,似乎是一头陷入绝境濒死的野兽。

“你吼什么吼!”

撒勒把茶杯重重一放,变掌为拳,寸拳也有惊天之威。

半迷茫和愤慨的黑岳不再以尊敬的姿态面对,他双臂上的衣服被气流裂开,想要抓住对方的手腕,予以制敌。

黑震流,是一种以虚祖悠久格斗技为基础,逐渐演变并发展的,非常适合近身格斗及室内的战斗技法。

与散打追求力之极致的破坏性不同,他们更注重对“力量”的运用,以柔克刚,每一次的挥拳,调动身体肌肉时的力量都被精算于心。

据说强大的柔道家,甚至能用你的力量,来反过来攻击你自己。

若是一般喜欢迅猛打法的格斗家,早就被黑岳摔的找不着北了,但撒勒·玛雅被誉为帝国格斗之神,应对起来随心所欲,无比自如。

以柔可克刚,但早已沉浸于极武圣多年的她,追求的就是一拳破万法。

暗精灵元老夏普仑性格高傲自大,对人类脆弱的魔法天赋,可怜的攻击速度报以蔑视,却唯独对修炼身体者,持有极高,极郑重的评价。

柔,并非是轻柔,而是一种灵活应对,如细雨绵绵的不绝姿态。

刚,也并非是莽撞,而是一种不愿意被束缚,绝然热烈的意志。

两人争斗比试之时都刻意压制了破坏力,尽力去展现自己的技巧姿态,否则这道场早就破破烂烂了。

但撒勒的平凡一拳仍可折断大树,黑岳脚掌踩踏之时,地面也能陷出凹迹。

夜林慢悠悠的摸出一盒好茶叶,自顾自煮水沏茶,欣赏这一番充满美感,浓缩精华的对决。

黑震团的问题太过繁杂,是一团找不到的毛线球,基本上终归还是要解散的。

但是,那种对于武道纯正性的热爱精神,会一直保存,流传下去。

而且实话来说,黑岳是一个负责任的好团长,但却不是一个最合适的团长。

他实力有余,对后辈充满关爱,却也因此,失去了一些领导者应有的果断性。

撒勒当时赶他走,也是想告诉他应有领导者的能力,自己果决,冷漠一些。

若是黑震团被帝国围剿,或者被凶兽袭击,被多年来树立的大敌包围,这种外来存亡之死境,不用黑岳向她求援,她也会主动一拳一个全部帮忙撂倒。

但内部的矛盾,终归还是得让他们自己解决。

眉宇间激荡着热烈,血液中重新燃起沸腾,对敌之时呼吸仍沉稳有力,这种酣畅淋漓之感十几年未曾有过了。

黑岳双目生彩,他觉得自己他好像抓住了什么,一种,破局的机会!

慢悠悠喝完一杯茶,夜林眼神开始止不住往那本书籍上瞄,《黑震流》,男性柔道一脉奉为至高的秘籍。

“咳~这个……”

手放在桌子上,忍不住想去往那里探,想要翻开几页仔细瞧瞧,但又觉得道德心上好像过不太去。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希娅特貌似心有灵犀,立刻猜到了他的意思,先无奈白了他一眼,又颇为不解道:“你看这个有什么用?”

虽然是珍贵的秘籍没错,但他修炼的又不是格斗技,而且以他的境界来说,学了也没什么用啊。

就好比让一位圣骑士,去跟着机械师制造电路板,怎么都觉得是纯粹浪费时间和才能。

“那个,我师父爱莎也是柔道家,若是能带回去,以黑震流互相借鉴……”

“说实话!”

这种扯淡的瞎话,希娅特只信前半句,爱莎早已成就“风暴女皇”,秘籍对她的作用很小很小,不值得去违背道德之心。

“黑震流的奥义,估计能锻炼腰部的力量和技巧,对于夫妻之间的和谐,我猜应该很有好处,要不要一起学?”

“不学,滚蛋!”

……

最终,黑震流的秘籍他也没去翻,而是手掌升起一团炽色烈焰,突然喝道:“既然你下不定决心焚烧秘籍,那我帮你一把如何?”

说罢,他就把那本秘籍往火焰上碰。

“不可!”

黑岳又怒又惊,脚下一踏爆射而来,就当他喊出这两个字的时候,一种明悟感,犹如醍醐灌顶般畅快。

果然,自己还是放不下黑震团。

一把抢过秘籍抓在手里,黑岳在松了口气的同时,摇头苦笑了几声。

他终于明白了,自己放不下的,是“黑震团”这个名字,也是其代表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