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3章 强强联合 孩子降世

“皇上的眼光卓越远见,我想他当然会同意的。”胡逸仙洋洋自得地道。

“关键这是大仙儿的想法,而不是老大的想法啊!”张静修尬然一笑。

“莫非你觉得这个主意不好?”

“本心而论,大仙儿这个主意,我当然觉得可行。可总得与老大商量吧,况且以老大的头脑与眼光,或许还能给出更好的建议呢。”

“我这个主意就已经够好的了。”胡逸仙一点儿都不谦虚。

不过他随即又给出一个理由,倒是让张静修由衷地佩服。

“况且,皇上已经是大明之主,日理万机,倘若什么事情都得问他,他哪来这多时间与精力是不是?既然他都已经决定集团总部暂不迁址,那管理与发展集团的重任就落在我们肩上了,我们要学会自主盈亏,将胆子挑起来,不能事事指望皇上。”

张静修吃惊地望着胡逸仙,仿佛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似的。

“怎么?”胡逸仙当然也意识到了,问道,“莫非我说的不对?”

“不是不对,而是大仙儿太认真,我还是第一次见呢,好像变了一个人。”

“放心,以后你会经常见的。”

“进京一趟受到什么启发或刺激?”

“是啊!受一群孩子的影响。”

“听说你以前很喜欢接收领养流浪孩童?”张静修知道这事儿。

“哎,还是不说这些吧,说回刚才我的提议,与时候学院联盟如何?”

“我觉得是个好主意……”

“这么说你同意了?”

“可这件事终究还是需要老大点头才行吧?”张静修道。

“放心,我保证皇上同意。”

“既然大仙儿如此有信心,你本来就是朱氏集团的总顾问,我还有什么好说的?不过这件事如何展开?”

“简单,得时学院院长是李得时,而朱氏集团现在由你管,你们两个碰一下头,立下一份协议便是。”

“哎呀,这种事还是大仙儿来吧,我委任你全权负责。”

“这样也好,那这件事儿便由我来负责,我立即给李得时院长写一封信,将联盟事宜解释清楚。”

胡逸仙喜上眉梢,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主意出奇的好。

关键是为了孩子,他又觉得升华了好几个档次。

因为一旦成功联盟,孩子们将来就不怕没活儿干。这就相当于把孩子们的后路安排好了。

他当然感到高兴。

至于他为什么在京时就想到了,却没有与朱翊镠提前沟通这个问题,又为什么在张静修面前信誓旦旦地保证朱翊镠会同意,则是因为恰恰相反,他心里没有这个底气。

因为他已经想到一个问题:得时学院的学生很多,每年接受都会增加,其增加速度明显远远高于朱氏集团所需要招募的员工数。

这里面就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

朱氏集团难以消化得时学院每年培养出来的学生。

所以,这个问题胡逸仙其实没有信心,他也不敢保证朱翊镠会支持,只是为了孩子们,先说服张静修而已,想着一旦签署联盟协议,木已成舟了,届时朱翊镠反对也没用。

最多朱氏集团少挣一点,逼得它不断扩大经营、业务。

这是胡逸仙心里的小算盘。

在张静修面前没有说出来,怕坦诚说出来后张静修犹犹豫豫不敢做主。

现在既然已经忽悠张静修成功,决定将这个任务交给他全权负责,那接下来就好办了,将他的想法写下来,送到李得时手里参详便是。

胡逸仙立马儿付出行动,怕张静修忽然想明白了犹豫起来。

可张静修眼下哪有时间想那个?本来朱氏集团大小事务就多,加上他孩子临盆在即,马上就要出生了。

这一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哇”的一声,张静修与秦涵茜的孩子降世了。是个男孩儿。

顺产。母子平安。

张静修甭提有多开心,他从接生婆手里接过孩子,而后送到秦涵茜眼前。

见秦涵茜满头大汗,那一刻,他心疼得鼻子一酸,两眼立马儿湿润了。

“辛苦了!”

张静修俯身,也不顾让人,深情地亲了秦涵茜脸蛋儿一口。

秦涵茜甜蜜地微微一笑,道:“你给孩子定个名字吧?”

其实关于名字,张静修与秦涵茜早就想好了,无论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他们都已经想好了名字。

因此秦涵茜说的是“定”个名字,而不是说“取”个名字。

不料张静修突然灵机一动,想当然地异想天开道:“让老大赐名吧,这样咱孩子将来显得多威风!”

秦涵茜点点头,觉得倒是也好,反正她认了朱翊镠为大哥。

张静修开心激动地放下孩子,忙亲笔书信一封,加急送往京城,一来向朱翊镠报喜,二来恳请朱翊镠赐名。

朱翊镠很快便收到了张静修的信。

得知张静修与秦涵茜孩子降世的消息,他当然为之高兴。

张静修很有自知之明,他在信中写到:虽然他再也不敢与朱翊镠比将来谁的孩子多,但他孩子先降临于世,为此他感到沾沾自喜。

朱翊镠琢磨着,该给张静修的孩子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因为张家被抄破败,原本历史对张静修的记述很少,只知他不知所踪,更遑论他的孩子了,所以也就没有借鉴。

赐个什么名字好呢?

朱翊镠正自琢磨,值守太监进来禀报说李得时进宫觐见。

突然觐见,该有急事。

朱翊镠连忙宣进。

很快,李得时便在近侍的引领下进来东暖阁。

“岳父有事吗?”

“好女婿请看。”李得时将手上的一封信递给朱翊镠。

那封信正是胡逸仙写给他请求朱氏集团与得时学院联盟一事。

朱翊镠接过一看,紧锁眉头。

倒不是因为反对胡逸仙的主张,而是觉得许多细节没言明或不到位。

说心里话他赞成联盟。

本来就是相得益彰的事嘛。

朱翊镠先是问道:“岳父觉得这联盟的主意如何?”

李得时几近于脱口而出:“我当然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啊!”

“为什么呢?”

“孩子们念完书不愁找不到活儿,这等于是为孩子们将来的后路做铺垫。我身为院长,当然乐见其成。”

朱翊镠微微颔首,继而又轻轻地问道:“可岳父站在朱氏集团的角度上考虑没有?”

“……”李得时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