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5章 老祖拼命!血脉异象现!赤祭老祖陨落!

“起来啊?蹲在地上干什么?跟个小娘们似的,不是说要杀我的吗?你怎么不动啊!”

“砰砰砰!!!!”

“赶紧起来跟我打啊?我虽然年纪小,修为低,但你也不要这样让我啊,你这样会让我感觉不公平!”

“砰砰砰!啪啪啪!!”

慕金玉一边掐住赤祭老祖的脖颈,如提鸡仔般将他提在手上,一边抬手捏拳印在他脑门一段猛捶,随后又连抽了他好几大耳光,羞辱到了极点!

然而,赤祭老祖纵然满心不甘,怨恨滔天,恨不得立马将慕金玉压住,然后生啖其肉,饱饮其血,但在血脉的可怕压制下,这一切都只能是妄想,他根本做不到!

他在慕金玉的手上,简直脆弱到了如瓷娃娃一般。

“该死,该死!!”

赤祭老祖此时已经被慕金玉殴打的鼻青脸肿,浑身上下没一处好的啊,看起来又滑稽又可笑!

他在心中疯狂嘶吼着,最后眼看着慕金玉手上拳劲一下下的增加,是准备将自己给活活打死,他终于忍不了了,决定跟慕金玉同归于尽!

“啊!!”

赤祭老祖发出一声如受伤野兽般的低吼来,顿时肌体如瓷器般开裂,鲜血迸溅,随后浑身燃烧起一层诡异而凶猛的血焰来,笼罩了他的全身,宛如一层顶级的防护罩。

而随着这一层血焰的出现,赤祭老祖终于是能催动他的红**杀向慕金玉了。

“轰轰!!”

霎时,令人头皮发麻的汹涌红毛,密集如雨地向慕金玉缠杀而来,根根都透着冲天杀气!

“小心!”

楚华年站在一旁,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开口出声提醒!

同时,她也挥枪向着两人的交战区冲去,准备支援慕金玉!

“喝!!”

慕金玉看到赤祭老祖浑身燃放起一层血焰光罩来,而后红毛就疯狂地攻袭自己,当即他就清楚,赤祭老祖怕是不管不顾地燃烧起自己的精血与心血了!

这是要跟自己同归于尽啊!

慕金玉心一紧,怒叱一声,也跟着疯狂催动自身的血元。

“轰隆!!”

霎时,恐怖血气沸腾如潮,冲霄而上,自慕金玉的天灵盖上涌出,将原本只余黑白二色的堕天世界都给渲染成了一片血色!

不是诡异渗人的血色,而是透着一股悲壮与决绝的血色!

血色映山河!

慕金玉的血气异象出现了!

“嗷吼!”

与此同时,一声高亢嘹亮的龙吟声响起,随后就见一头十几米长的血龙,也跟着从慕金玉的天灵盖上冲起,张牙舞爪地冲向那随着慕金玉血气异象的出现而凝滞半空的红毛!

“这是……”

“龙?”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血脉?!”

准备赶过来支援慕金玉的楚华年,看到从慕金玉体内钻出来的这条血龙,不由惊讶极了,看着慕金玉的眼神如在看一个怪胎!

而正面对撞上这条血龙的赤祭老祖,则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大危机!

他看得头皮发麻,当即就想逃,但全身僵硬,竟已被血龙的恐怖杀伐气势给压制住了,让他如坠冰窖,无法动弹!

只能以绝望而不甘的心情,面对着这条血龙的冲击而来!

不仅仅是楚华年和赤祭老祖看到这条血龙后,神色大变,难以置信,慕金玉看到这条血龙出现,也是惊讶无比!

他第一眼,以为这是自己曾经那条以昆仑龙脉凝聚的气运金龙,但很快,不单单是颜色的问题,让慕金玉知道这条血龙并非那条气运神龙,它就是单纯由他自身磅礴的气血之力凝聚而成的血龙异象!

而看到这条血龙的异象出现,并与那条气运金龙无关,慕金玉顿时也有些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原来当时他的气运金龙之所以在他离开昆仑墟后也没有消失,恐怕是因为他体内本就蛰伏了一条血龙异象,导致神蚕王给他的神龙之血,也跟着显化成了气运金龙的异象,两者融合在了一起!

而神龙之血显示的血脉金龙异象,随着神龙之血被殷璃几乎抽干而消失,原本一直被其压制的人族血脉异象,终于得到了解脱与绽放。

前段时间之所以不曾展现出来,估计是因为他的修为还没到化神境,以及没有受到生死刺激让它能早点出来。

此时随着赤祭老祖要跟他同归于尽的逼杀,以及赤祭老祖的血脉相逼,终于让得这条慕金玉从来没见过的血脉异象出现了!

“嗷吼!!”

血龙栩栩如生,宛如一条真的神龙,它冲天而起,张牙舞爪地向着赤祭老祖冲杀而去,轰的一声,便将赤祭老祖以豁命为代价催生出来的红毛全都给焚毁了!

而后,它猛力一冲,瞬息穿过了赤祭老祖的身躯,在他胸膛上留下一个巨大的圆圈,看不见血肉与内脏,只有被焚烧的焦气!

赤祭老祖呆呆地看着前方神色惊讶的慕金玉,感觉自己浑身的生命力都随着那条血龙一冲而被带走,他艰难地低下头来,看着自己胸膛上的巨大伤口,惨然一声后……

“砰!!”

赤祭老祖整个身躯轰然炸开,化为血泥四溅抛飞!

且没有神魂逃出,具备夺舍东山再起的机会!

他直接就神魂俱灭了!

“就这样死了吗?”

慕金玉看着赤祭老祖粉身碎骨惨死的一幕,不禁也有些惊讶地低语道。

“嗷吼!”

龙吟声再起,那头血龙在轰杀了赤祭老祖后,发出一阵高傲的低吼声,随后绕空盘旋一圈,就又重新钻回到了慕金玉的体内。

而后,那血色映染的一片凄红的光芒消散,世界又再次恢复了原本黑与白的单调颜色,继续死气沉沉。

慕金玉默默体悟着刚刚那一系列的变故与感受,在尝试能否像曾经那样自主驱使气运金龙那样来驱使这条血龙。

而楚华年则完全被慕金玉的战绩给惊呆了。

实在没法想象,慕金玉单凭他一人之力,以化神境初期的修为,竟将一个能与破虚境交手而不落下风的赤祭老祖给斩杀!

即便在他与赤祭老祖交手时,赤祭老祖已先后与三大凶地之主交手后,损耗了不少本源之力,并且身负重伤!

但他与那三大凶地之主的交手,不也是慕金玉给他设下的杀局吗?

可以说,赤祭老祖就是单靠慕金玉一人屠杀的!

“居然……真的死了……”

楚华年神色恍惚的说道。

赤兴族在赤祭老祖的带领下,可以说是在他们这一片沧澜界角落中较强的一大异族,基本无人敢去招惹赤兴族。

楚国也有不少大能,遭受过赤兴族的羞辱,但在赤祭老祖的强势下,最终不得不忍气吞声!

如今,随着赤祭老祖的惨死!

这所谓的强族赤兴族,似乎……

还真的不需要让他们忌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