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4章 何等恐怖的血脉?赤祭老祖被克制!

“两个人族小畜生,真以为老祖我受伤了,你们就能捡便宜了吗?”

赤祭老祖绿豆大眼死死地盯着慕金玉和楚华年,咬牙切齿地说道。

他尤其厌恨楚华年,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话,他今天也不会连续与三大凶地之主交战。

虽然最后他成功将这三大凶地之主都给轰杀了,但他却受伤不轻,甚至流逝了不少的本源血脉。

这代价,实在太残酷了!

让他不愿承受!

赤祭老祖现在当真是恨不得生剥了慕金玉他们两人的皮,然后用自己的红毛一根根给他们活活扎死!

再抽出魂魄来炼器!

“嗯?!你是……”

这时,赤祭老祖越看楚华年越眼熟,最后想起了她的身份!

“你是楚国那个女战神?!”

“好胆啊!!”

认出了楚华年的身份后,赤祭老祖顿时勃然大怒,声震如雷,引得堕天岭都一阵激烈颤动,似发生了大地震一般!

赤祭老祖震怒,没想到一向对自己敬畏有加的楚国,居然敢让他们的女战士来挑衅自己的威严!

这让他决定杀了慕金玉和楚华年后,回去定要灭了楚国,以儆效尤!

“很好,楚国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敢来这样挑衅老祖,等我解决了你们两个蝼蚁,楚国不存!”

赤祭老祖开口,声音隆隆如雷,语气中带着无尽的威严与决心,仿佛他的话,便是神旨,无人不敢遵从!

“哼,死到临头还装逼?先想想你能不能活着离开堕天岭吧!”

慕金玉听着赤祭老祖的话,不屑的撇了撇嘴,嗤笑道。

听到慕金玉的话,原本随着赤祭老祖的话而有些紧张不安的楚华年,不由也跟着笑了起来。

“死!!”

看到他们居然还敢嘲笑自己,赤祭老祖顿时大怒,再不顾自身伤势,猛力催动自身邪元,要立即格杀了这两个小畜生!

“轰!!”

霎时间,密集的诡异红毛从赤祭老祖身上汹涌长出,随后铺天盖地地向着慕金玉与楚华年刺杀而去!

“喝!!”

楚华年娇叱一声,娇躯覆着的精致甲胄当即绽放灿灿神辉,符文交织着,帮她极力抵挡住红毛的侵蚀逼杀!

而后,她便想帮慕金玉出手抵御这红毛,毕竟慕金玉的修为又低,身上似乎也没什么强大的法宝,面对赤祭老祖这含怒一击,怕是要凶多吉少!

然而,在楚华年想要帮慕金玉共同抵御赤祭老祖的逼杀时,她却惊骇的发现,随着赤祭老祖的诡异红毛的接近,慕金玉浑身轰然爆发出一阵如汪洋滂湃汹涌的恐怖气血,让得赤祭老祖逼杀而来的红毛,寸寸自灼崩毁,无法接近!

“这是……”

楚华年看到这一幕,惊愕了下后,很快想到了在青石城前看到了慕金玉轰杀那几个赤兴族人的一幕。

当时慕金玉的气血之力,也是将赤兴族人颇为难缠的红毛给焚烧干净,无法靠近,这才让慕金玉轻易轰杀了他们!

当时她看到了这一幕的发现,但也没有当一回事,毕竟那几个赤兴族人,修为也就只是化神境后期左右,与慕金玉算是相当,慕金玉体内蕴含的血脉之力相对强于他们的话,那自然可轻易逼退这些红毛!

但眼下,慕金玉仍是以化神境修为的气血,竟逼得赤祭老祖这合道境巅峰的红毛天赋之能,都被逼退自毁,这就显得很非凡了!

足以说明慕金玉的血脉之力,远远要强出赤祭老祖太多,才能造成这般变故!

就如同人类的幼崽,再怎么懵懂无知,也不是成年的蚂蚁能伤到的!

楚华年眼神惊疑不定地望着慕金玉,想着自己要重新思考下慕金玉的定位了!

“怎么可能?!”

楚华年惊疑慕金玉的血脉之力竟能逼退赤祭老祖的天赋红毛,赤祭老祖却更加惊惧慕金玉的血脉之力的诡异!

“你体内到底蕴含有何等强族的血脉?为什么我竟无法攻击到你?我不信!!”

赤祭老祖强压下心中的恐惧,怒吼咆哮一声后,不再动用自己的天赋血脉能为,而是极力收敛起浑身红毛缩回体内,随后直接冲向慕金玉和楚华年!

他这是准备以肉身之力,强行避开血脉压制,以力镇杀慕金玉和楚华年!

“哼!要硬碰硬吗?!”

慕金玉见状,眼睛一亮,也乐得与赤祭老祖来场拳拳到肉的近身搏杀!

“你帮我掠阵,我去杀他!”

慕金玉对楚华年说了一声后,脚步一踏,身形便如猎豹般扑了出去,一拳就向着赤祭老祖脸上打去!

“杀!”

赤祭老祖绿豆般大的眼睛迸发出仇恨之光,微微侧脸要避开慕金玉这一拳,同时一拳朝着慕金玉的脑袋砸去!

然而,慕金玉这一拳只是虚晃一招,并没有真准备先打赤祭老祖的脸,他是猛力跳脚一踢,凶狠而凌厉的踹中赤祭老祖身下要害,打的鸡飞蛋打!

“嗷……”

赤祭老祖霎时脸都绿了,一瞬间浑身无力地蹲下身去,满脸扭曲痛苦,发出无力的低吼声来。

他与人战斗,向来都是凭借他那身红毛攻击他人,很少有什么人能挡得住他的攻势,他如何需要近身与人搏杀?

自然的,赤祭老祖并没有什么近身搏杀的经验,才被慕金玉交手的第一回合,就被打得鸡飞蛋打!

然而,赤祭老祖痛苦不堪,慕金玉却没准备让他熬过这一波剧痛后再继续战斗,这又不是打擂台,这是在生死搏杀呢!

他一看到赤祭老祖忍不住蹲下身去,满脸痛苦扭曲起来,他直接冲过去双手温柔的捧住赤祭老祖的脸,然后一个凶狠冲膝,就想赤祭老祖给打得鼻骨断裂,牙齿脱落!

“啊!”

赤祭老祖哪曾受过这样的委屈殴打?当时发出一声凶恶嘶吼,浑身红毛再度汹涌而起,就想忍着痛苦杀了慕金玉!

然而,他没催动那不祥红毛还好,他刚一催动红毛去袭杀慕金玉,却感觉浑身一阵滚烫剧痛,仿佛他下了油锅在油炸一般,红毛竟直接在他体内被慕金玉的气血之力引得焚烧起来了。

“啊!!”

赤祭老祖不由发出凄惨的嚎叫来。

这一下的反噬,可比他刚刚遭受慕金玉的殴打要痛苦的多了!

而慕金玉,却没准备就这样放过赤祭老祖,继续跟他进行拳拳到肉的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