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3章 堕天岭!骨灵邪族遗蜕!赤祭老祖被重创!

很快,楚华年带着慕金玉来到了堕天岭。

堕天岭,长年弥漫着一股极其压抑的死气。

慕金玉和楚华年来到这里后,感觉世界的缤纷色彩仿佛瞬间消散一空,只剩下了黑与白的单调颜色。

“嗤嗤!”

“嗡!!”

楚华年一来到堕天岭中,顿时遭受到死煞之气的侵蚀,同时激发了她的一件防护法宝的功效,让她通体绽放出蒙蒙白光,抵御住了死煞之气的侵蚀。

“你小心一点,这地方太危险了,不能久留……”

楚华年刚要出手帮慕金玉抵御这股死煞之气,转头却看到慕金玉脸色红润,气色极佳,但却不遭受死煞之气的侵蚀!

“嗯?!”

她不禁微微瞪大美眸,张着嘴很惊讶地看着慕金玉。

这时,楚华年也想到了,如果慕金玉自己没有抵御堕天岭死煞之气的能为,他又如何能在堕天岭布下杀局呢?

只是,慕金玉到底是怎么抵御住这股死煞之气的侵蚀?

她也没看到慕金玉动用什么法宝啊?

甚至连元力都没有催动过。

就只是气血澎湃的比较厉害而已……

难道是靠着他那股旺盛血气不成?

楚华年随后又想到慕金玉以化神境的修为力毙返虚境的战绩,神色微微变化,猜测慕金玉很可能具备强族血脉。

至少是百强以内的异族血脉!

不然他根本不可能靠气血之力就抵御住死煞之气不敢侵蚀他的!

因为堕天岭的凶险,就是来自一位百强级别的异族,骨灵邪族留下的遗蜕!

“怎么?看我干什么?”

慕金玉注意到楚华年一直在盯着自己看,不由微微皱了皱眉,说了一句后,便自顾自地往前方传来的交战区域走去。

楚华年本想询问慕金玉身具什么种族血脉,但见慕金玉有点抵触,她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询问,只迈步跟上他,心中琢磨着,该怎样让慕金玉加入楚国呢。

很快,两人便来到了传来激烈打斗声响的位置。

就看到一只高有三米,浑身只有森森白骨而没有丝毫血肉的骷髅怪物,正与一只浑身红毛狂放的怪物在厮打着。

“这就是百强级别的骨灵邪族留下的遗蜕吗?单单是遗蜕都能与赤祭老祖打成这样,真不敢想象,一位成年的骨灵邪族,究竟有多强大!”

楚华年还是第一次来到堕天岭,看到那骨灵邪族的遗蜕的强大后,也不禁惊叹一声。

“吼!!”

“唏律律!!”

就在这时,这骨灵邪族遗蜕与赤祭老祖打的极其恼火,猛地发出一声怒吼来,不片刻,伴随着一阵高亢的马嘶声,慕金玉和楚华年就看到一匹同样由白骨组成的邪马,踏足幽冥之火,向着骨灵遗蜕冲来!

“轰!”

“锵!!”

“死!”

骨灵遗蜕眼见自己的坐骑冲来,浑身迸放汹涌的幽冥之火,邪诡森然,将侵蚀而来的红**退,而后纵身跃起,落在了骨马坐骑上,手上握紧白骨组成的长枪,人马合一,气势攀至巅峰,勾动万里堕天岭地脉死气,一枪就向着赤祭老祖钉刺而去!

赤祭老祖见状,大吃一惊,连忙将侵蚀攻掠的红毛收回,大部分收拢在身前组成一幕幕红毛盾牌,而一部分,则在自己身上缠绕了一圈又一圈,交织成了一副红色甲胄来。

“当当!!”

“砰砰砰!!”

面对赤祭老祖的拼死抵抗,骨灵遗蜕这一枪却显得更加恐怖决绝,一往无回。

白骨枪锋甫一刺到第一面红毛盾牌后,当即让其破碎轰灭,红毛纷飞,而后的七八面红毛盾牌,同样没能让白骨枪锋有所减缓,都是没能抵御一秒钟就轰然破碎!

“砰!!”

最后,这汇聚了万里堕天岭地脉死气的白骨枪锋,再次破灭瓦解了赤祭老祖身上的红毛甲胄,并洞穿他的身躯,将赤祭老祖给生生挑了起来。

“嗤嗤嗤!!”

赤祭老祖被骨灵遗蜕枪挑而起,拼命挣扎着,一连串的赤红鲜血不断淌落,有的落在地上,有的则顺着枪杆,滑落在骨灵遗蜕的手上!

顿时,那沾染着诡异与不祥的血液,便让骨灵遗蜕的手骨发出一阵腐蚀的声响来。

“砰!!”

“吼!”

骨灵遗蜕发出一声愤怒惊惧的吼叫声,随后连忙将骨枪上挑着的赤祭老祖甩丢出去!

“嗤嗤!!”

但似乎它的动作慢了一些,不仅自身的手骨遭受侵蚀被破坏,便是连它先前汇聚而起的地脉死气也被这股诡异鲜血给破坏逸散了。

导致它的无匹悍然之气,一下落空!

“可惜了,终究只是骨灵邪族留下的遗蜕,不是真正的骨灵邪族或者骨灵邪族的尸体异变而成的,不然单凭赤祭老祖的血脉,根本不可能逼退它的,现在的话,这骨灵邪族的遗蜕看样子很可能不是赤祭老祖的对手……”

楚华年看到这一幕的发生,不由也遗憾地叹息道。

“没关系,让赤祭老怪受伤,这也足够了!”

慕金玉倒是无所谓,淡然笑道:“虽然这骨灵遗蜕刚刚那一战吃了点亏,但赤祭老祖想要真正灭杀它,还是得付出不少的代价!两败俱伤是肯定的,接下来就是我们收拾他的时候了……”

楚华年闻言,也笑了起来,眉眼间英气勃发,杀机渐露!

原本在妹妹遭受赤兴族人的调戏时,她也曾想过将面对赤祭老祖,是否要息事宁人。

而在听到了慕金玉的演说后,她改变了想法,并冒险一试。

现在,她总算是能亲自收拾赤祭老祖了,这让她怎不激动呢!

“该死的!!”

赤祭老祖被骨灵遗蜕一枪甩砸在地,感觉浑身骨头都要被甩裂了,同样,因为体内不断流逝的鲜血,也让他感觉自己越发虚弱了,不由发出一声不甘而憋屈的低吼来。

“锵!!”

骨灵遗蜕缓过劲来后,颅骨上那黑洞洞的两个眼窝中绽放出森然鬼火来,已是动了真怒,再次握紧骨枪,杀向赤祭老祖!

“杀!!”

赤祭老祖也是恼怒不已,但他知道慕金玉和楚华年他们就在一旁窥探着,虽然他们的实力不入自己眼中,但自己若身受重伤,到时可就容易出现变故,于是他也赶紧挣扎起来,要赶紧解决了这白骨怪物!

“砰!!”

半个时辰后,赤祭老祖负伤数次,呕血五次,最终成功将这骨灵遗蜕给轰灭了!

但代价,就是他负伤严重,再碰上骨灵遗蜕这种级别的妖物,恐怕将再不是对手。

但唯一让他庆幸的是,他赌的没有错,骨灵遗蜕太强了,环境也比较特殊,慕金玉确实没能在这附近布置下传送阵法。

“哒哒哒……”

在赤祭老祖喘息与调养伤势的时候,清脆的脚步声陡然响起。

赤祭老祖霍然睁眼,杀机毕露地盯着缓步走向自己的慕金玉和楚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