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无题

既然跟唐城的关系,已经到了能够交托家人安全的地步,汉斯也就主动帮助唐城打探起上海特高课的情报。第二天再见到唐城的时候,汉斯的表情中隐隐透着一丝探究之色,在唐城的再三追问之下,汉斯这才开口言道。“我在虹口区的线人说,宪兵司令部抽调了大批人手,连夜清理坍塌废墟,而且宪兵司令部大楼所在区域,一直处于严密封锁的状态中。”

“我的这个线人恰好就在宪兵部队里任职,所以他找了个机会,混进封锁区域里走了一趟。宪兵司令部有一个在后勤担任队长的军官失了踪,线人说这个失踪的后勤军官,似乎被牵扯进一桩失窃案里面,宪兵司令部正在找寻此人。”汉斯说话的时候,一直在观察唐城的反应,只是看唐城的表情,跟刚才进来的时候,并无变化。

“失窃案?什么样的失窃案会跟一个后勤军官有关联?”汉斯在说到后勤军官和失窃案的时候,唐城第一个念头,就是那批黄金。可是那个后勤军官的尸体,早已经被唐城深埋进了那个院子的地下,唐城相信这么短的时间里,日军根本不可能找到尸体。只要找不到人和尸体,那个被自己曾经冒名的后勤军官,就只能是失踪状态。

唐城控制表情的能力,早已经运用自如,汉斯就算是眼也不眨的盯着看,也看不出任何的破绽。“是黄金!据说在大爆炸发生之前,在宪兵司令部的地下室里,临时存放了一批即将运回日本本土的黄金。黄金的具体数目,我还不知道,不过我能肯定的是,宪兵司令部大楼发生爆炸的时候,那批黄金应该还在宪兵司令部大楼的地下室里。”

“黄金?日本人怎么可能将黄金存放在宪兵司令部大楼里?他们原来不是都一直通过民间商社和银行运送贵重物品吗?”唐城闻言,只是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来。汉斯见状,心头的疑惑稍稍消散一些,但他还是怀疑唐城跟这批失踪的黄金有关,他只是想不出,那2吨黄金是如何从宪兵司令部大楼的地下室里消失的。

汉斯一直想要从唐城口中套出答案,可唐城一直都表现的很是无辜,一番相互掩饰的交谈之后,汉斯才算是打消了对唐城的怀疑。毕竟依照汉斯对唐城的了解,只喜欢单独行动的唐城,并不具备转移走2吨黄金的能力。汉斯并不知道宪兵司令部大楼失踪的那2吨黄金,此刻就在距离大楼废墟不远的废弃下水道里,日军和特高课的人也同样没有想到。

“八嘎!那可是2吨黄金,不可能就这样不翼而飞了!继续找,一定要找到那2吨黄金!”为了找到陷落在大楼废墟里的黄金,宪兵司令部在大爆炸发生之后,不但封锁了这片区域,还抽调了大批的宪兵,对大楼废墟进行清理。清理废墟容易,只需要花费时间就能做到,可废墟清理之后,露出的地下仓库里,却不见黄金的踪迹,这事就显得有些古怪了。

也就是在这里时候,清点宪兵司令部人员的工作也正好完成,除去从坍塌现场陆续找到的尸体,整个宪兵司令部大楼还失踪了两个军官,其中一个还是负责宪兵司令部大楼后勤工作的。令宪兵司令部高层震怒的是,失踪的整个后勤军官,正好有出入地下仓库的权限,一些脑洞大开的人,就已经将黄金的失踪跟这名同样不见踪影的后勤军官联系到了一起。

这批临时存放在宪兵司令部大楼地下仓库里的黄金,到发生大爆炸为止,已经存放了超过半月。黄金有2吨,是200块10公斤重量的金砖,如果失踪的这名后勤军官每天分两次,各带一块10公斤重的金砖离开司令部大楼,那他只需要10天,就能将这2吨黄金全数带走。丢失黄金的责任实在太大,没有谁会愿意白白承担这个责任,所以,这个无故失踪的后勤军官,也就成为了首选的替罪羊。

还没有找到黄金下落的高层们暗自授意之下,一些心思活泛的走狗们,便很快搜集到了足够为替罪羊顶罪的证据。已经被证明失踪的那个后勤军官,每天上下班都会提着一个公文包,被走狗们找到的公文包明显是经过加固的,事实证明,这个被加固的公文包,别说装10公斤重量的东西,就是装15公斤都是可以的。

宪兵司令部的高层们显然是做了两手准备,如果能找到黄金,那还算是皆大欢喜。如果找不到黄金,这只公文包,便是最好的证据。黄金只要不是被对手劫走的,他们的责任就能小很多,毕竟内贼是防不胜防的。没能从唐城这里获得答案的汉斯,自从知晓宪兵司令部丢了黄金之后,就一直在关注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的动向。

唐城装着漠不关心,实际也在暗中关注日本人的反应,他现在不但能从汉斯这里获得情报,而且还可以从上海地下党组织的渠道,获得自己感兴趣的消息。和汉斯一样,上海地下党组织,同样关注日本人丢失的黄金。但是和汉斯不同的是,上海地下党组织的高层,却知道黄金的丢失跟唐城有关。

“那批黄金现在还算安全,只是时机不对,现在还不是转移黄金的时候。”在三元书店的仓库里,唐城和黄三元相对而坐,两人之间的茶几上还放着一壶热茶和两只茶杯。唐城来找黄三元,是为了汉斯从美国带回上海的那批药品,和军统相比,唐城更愿意将药品的消息传递给地下党。

被黄三元问及的唐城,并没有提及黄金的下落,但也没有表现自己不知道黄金在什么地方。“黄金的事情,先放一放!我这次来,是想问问,你们对药品有没有兴趣?”唐城话语中提到了药品,黄三元眼前一亮,为后方根据地搜集和运送药品,一直都是上海地下党组织的主要任务之一。黄三元负责这个书店之前,就一直在负责一只运输队,他对这个事情再熟悉不过。

“我有一个朋友,他手上有一批外国里的药品,虽说价格不低,可药效也是最好的。如果你们有兴趣,我可以做主把这批药品卖给你们,钱就不用给了,那批黄金毕竟也有你们一份。”黄三元并没有在乎,唐城想要将那2吨黄金占为己有的想法,他现在关心的,只是唐城口中提到的这批外国药品。

“这件事,我会马上向上级汇报,相信上级很快就有会答复!”上海黑市里,药品早已经是有价无市。何况特高课对黑市的渗透也很严重,就算拿钱从黑市里能买来药品,恐怕也不能安全的将药品运出上海。黄三元欣喜之后的犹豫,让唐城同样想到了这一点,稍事停顿之后,唐城才说出自己可以帮助将药品运出上海交易。

“我那个朋友在上海也认识有些人,如果你们对这批药品有兴趣,我可以让他先把药品运出上海。”唐城此刻做出的承诺,令黄三元兴奋的差点原地蹦跳起来。“不过你们必须要先答应我几个要求!第一,你们不得对外透露药品的来源!你们可以说,这批药品是你们自己搭上的线,不得暴露我的存在。”

“第二,我之前说的情报共享合作,必须马上进行。我在上海停留的时间不易过长,在我离开之前,我还要针对租界黑帮和上海特高课实施几次行动,所以我需要相关情报支持。作为回报,我这里有一些从先把司令部大楼里带出来的机密文件,或许你们能用得上。”

唐城此刻交给黄三元的这些所谓机密文件,看着是原件,实际早已经被唐城抄录了一份交给汉斯。唐城当日离开宪兵司令部大楼的时候,可是带走了不少机密文件,原本他是准备将这些东西,全都送给上海地下党组织。可他没有想到汉斯会突然回来,而且还带回来一批药品,手头上没有那么多钱款的唐城,只能将这些东西抄录了一份交给汉斯,用来冲抵药品的货款。

汉斯带回来的那批药品,可是能值不少钱,情报冲抵之后剩下的货款,唐城打算使用老伎俩,从那些日本商行的保险柜里找寻。这也是他来找黄三元的另一个目的,有了上海地下党组织提供的情报做支持,相信租界黑帮也会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帮助唐城早日凑足药款。

黄三元此刻还沉浸在获得大批药品的喜悦之中,他并没有意识到,唐城有这么多的心思。一刻钟之后,心情极好的唐城拎着几本书从三元书店里出来,可他顺着街边走出不远,眉头便暗自皱起,在他身后不远的位置,两个身穿短打的精壮汉子,貌似在尾随着唐城。对方的打扮,一看就是帮会分子,唐城暗自皱眉,是不知道这两个货是打算劫财,还是专门来盯梢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