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6章 这件事交给你了

那张血盆大口一张一闭,三道帝境的神念就被吃了个干干净净。

随着崩溃的星域稳定下来,九凤身上的气息迅速攀升。

显然是将那三尊帝境的神念当作补品了。

“何苦呢。”

厉八荒略微无奈看向九凤一眼。

说实话,他真没觉得九凤瞧了八荒帝经是如何如何的大事,不过一件小事罢了。

可随着灭掉这三缕帝境执念,九凤与九王殿之间的最后一点体面将被撕破。

何苦来哉?

“无妨。”

九凤倒是对与九王殿交恶之事不以为意。

他尚未苏醒时,就被当世帝境徐清风所发现,险些引发帝殒纪的初次帝战。

如今。

他选择与厉八荒选择走一遭九王殿,只为了却因果。

看上去似是有些鲁莽与荒谬,可这何尝又不是一段机缘?

九凤族本来的算计是,自家大帝苏醒时将吞食整个银河系的生灵来恢复部分境界。

可现在这条路肯定走不通了。

且不说银河系其他星辰,仅说一颗地球,就藏着界门与清风大帝。

更别提还有一位本是第一纪元,后阴差阳错成为地球天道的司空九。

群帝并起的年代,帝血必将溅落星空。

唯有将水彻底搅浑。

九凤才会迅速恢复巅峰。

毕竟在清澈透明的水中,想要抓住大鱼可不简单。若把水搅浑,则容易得多。

九凤道:“倒要瞧瞧九王殿那几位的境界藏了多少水分,够不够分量当补药。”

“哈哈哈哈。”

厉八荒大笑声响彻星空。

他是第一次与九凤见面,可这位‘后来者’很对胃口:“你很好。”

“你也不错。”九凤道。

“哈哈哈哈哈哈。”

历八荒笑的更快意了,相比较徐清风,他果然还是更喜欢这一位。

“走着。”

“走着。”

……

乱了。

仙域彻底乱了。

那只九头凤凰吞噬三道帝境神念的一幕并未被刻意遮掩。

所以此次的出手,仙域各大圣地纷纷知晓这位‘不知名大帝’是哪位了。

他是九凤大帝。

他竟也活着!!!

唯有少部分圣地保持缄默。

这些圣地都是曾出过帝境,或与帝境强者有不浅的关联,所以才知晓的。

但也因与其他帝境牵扯过深,位置坐的不正,所以被清理最多的圣地便是他们。

先是被天庭与徐清风清理了一遍,又被历八荒清理了一遍,根本不敢再有任何存在感,保持着诡异的沉默。

这样很好。

尤其是徐来觉得很好。

帝殒纪中,不求所有圣地与他万众一心,但绝不能拖后腿。

加上‘质子’的存在,让众圣地更加投鼠忌器。

“帝尊,我们……去哪里找轮回海?”

星空中,司空九小心翼翼问道。

感应到徐来离开地球,司空九跟随而上,可仙域太大了,二人像是无头苍蝇般飞来飞去,根本不知道目标在何处。

徐来看向司空九。

后者有些委屈道:“帝尊,您看我没用,我真不知道,虽然如今仙域天道补全瑕疵,但轮回海像是凭空消失了似的。”

“你能让轮回之地消失吗?”徐来问。

“不能。”

司空九连连摇头。

若将仙域天道比喻成一棵树参天巨树,那他就只是数之不尽叶子中的一片。

无非其他叶子没有意识,而他有意识罢了。

一片叶子。

怎能折断巨树的一根树枝呢。

“那我能么。”徐来又问。

司空九沉吟片刻,继续摇摇头:“不能……”

“所以,天鬼远应定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让轮回海消失,或者说是暂时消失!”

司空九越说眼睛越亮。

帝境修士与仙域的关系十分复杂,更像是共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轮回海的突然消失,本该是仙域的一场动乱。

可在仙尊境、准帝境修士的‘滋补’下,又重新凝聚了一个轮回之地。

轮回海没了利用价值。

可那终究是仙域的一部分,天鬼远应想要继续压制必将继续付出惨痛代价。

所以……

天鬼大帝不会再压制轮回海。

哪里出现轮回气息,天鬼远应就藏在哪里。

徐来的时间不多。

天鬼远应的时间又何尝多呢?

从第一纪元撑到现在,纵然有假死丹等其他外物,可也是强撑着一口气罢了。

同时代的鸠孔四,为了活着,被迫与天道融为一体。

若非在不知名巨鲸体内寻到混沌三叶草,这辈子也不可能与天道划清界限,会一点点被同步为没有意识的天道机器。

最终,世间再无鸠孔四,也无司空九。

鸠孔四如此。

天鬼远应不付出些代价,又怎能活到现在。

二者如今不过是在耗,看谁先坚持不住罢了。

徐来的劫雷约莫一个月就会落下,他相信天鬼远应的时间也不多了。

否则,何至于冒险对轮回海出手。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司空九问。

“等。”

徐来平静开口。

司空九愕然,等?

帝尊哪还有多余的时间等!

他本以为徐来是在说笑,却没想到是真的。

一个时辰后。

天水星。

这颗被天庭势力直接管辖的星辰,面积比地球大了数十万倍,其上没有任何修仙宗门,而是数之不尽的香火国度。

其中有修士,也有凡人。

能让他们朝拜供奉的也只有一人,天庭帝尊徐清风。

放眼这颗星辰的任何地点,都能看到清风大帝的香火寺庙,朝拜者络绎不绝。

徐来与司空九落脚处,就是一个小国度的寺庙中。

徐来坐在寺庙大殿最角落的蒲团上,看着人来人往的信徒们跪拜那容貌与他并不太相似的雕塑,面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倒是司空九神色古怪。

我看我自己?

“今天来对了,听到了不少有意思的事。前面那位老者拜我,所求学问。那位夫妻拜我,所求子嗣。”

徐来突然一指一个五岁孩童,笑道:“你知道,他所求什么?”

司空九挑眉,那孩童有点灵根,刚刚凝气,穿着有些破烂,不由回道:

“荣华富贵?仙缘?”

“私塾有个小女娃总抢他的零食,求我托个梦吓吓对方,但别吓哭。”

徐来一拍司空九的肩膀:“这件事交给你了。”

“……”司空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