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4章 藏经塔

韩非正愁进不去书院呢,结果,宋开元就出来了。

韩非对宋开元此人的观感:这厮,很像一个读书人,有股子文质彬彬的气质。加上这人见识广泛,更像是一个指挥者。

之前,在王陨之地,太玄、琉璃等四宫天骄,实际上都是这家伙在指令。

包括后面,牧水思思和沐希的战斗中,牧水思思也是不断地在指挥沐希战斗。

或许,这是太玄天的一大优势。

博览诸多战技功法,对这些了若指掌后,才能具备这种指挥之能。

此刻,宋开元出门,韩非当然不会放过。心念一动,追逐而去。

片刻后,在太玄天一处级别不低的岛屿上,应该是一处高规格的接待港口。

这里,有数名半王强者坐镇。

此刻,正在接待一艘刚刚到来的大船。

韩非一路跟着宋开元,来到此地。一见那船,不由得心头一动:船上站着的是谁?那不是陆冉和沐希么?

韩非表示无语:自己刚从琉璃天过来,结果,这两人随后就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被跟踪了呢。

宋开元:“陆冉师妹,沐希师妹,你们来啦?”

陆冉:“宋大哥,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没想到,竟是你亲自来接,思思呢?”

宋开元笑道:“那丫头学艺不精,被罚在藏经塔里面,看书呢。”

“啊?又看书?”

沐希不禁一缩脑袋,似乎对自己的好姐妹,颇为同情。

只听宋开元道:“无妨,她早被罚惯了。等会儿,你们过去,那丫头肯定得偷偷往外溜。但你们可千万别往里面进,她要是连十天半月都耐不住,下回罚的肯定更重。”

陆冉啧啧摇头:“真搞不懂你们书院的毛病。思思都那么聪明了,还要被罚看书?这要搁我们琉璃天,怕是我得住在藏经塔,出不来了。”

宋开元笑道:“琉璃之主若是舍得,你早在书院了。”

沐希道:“那我们此来,所为何事呢?”

宋开元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和武帝城什么的有点关系吧!我们且等等,李开天和剑悔,这会儿应该也在路上。最多半日,就能到。”

韩非听着,心头一动:和武帝城有关的事儿?

那倒是巧了。自己还真准备去一趟武帝城来着!如果他们几个也要去的话,自己甚至还可以搭个顺风船。

小半日后,李开天和剑悔前后脚到的。

还没下船,就听李开天嗷嗷道:“真不知道,啥事儿催这么紧?我这刚回家,还没消停呢,正准备闭关个半年再说……结果,屁股都没坐稳,就给撵出来了。”

剑悔则抱着剑,语气平静道:“所来何事?”

宋开元:“什么事儿,先到了书院再说吧!总归,你们几个来做客,我书院也得接待不是?”

韩非早已附身在了宋开元的身上,自是顺理成章地跟着众人,一起回了书院。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当几人来到书山下的时候,宋开元直接率众飞入书山。众人所过之处,迷雾退避,光芒逸散,阵法仿佛忽略了几人一般。

韩非倒是正在注意着这些阵法,随即发现:这阵法极之繁杂,竟和自己当初在千星城创造迷宫试炼的手段,有点类似。

只听李开天道:“老宋啊!我说你们这书山,就住你们几十个人,有啥好藏着、掖着的?回回来,都是这一套。这要是往半山腰一落,嚯,东南西北在哪儿,我都分不清。”

陆冉:“你就闭嘴吧。本来,人家整出这书山,也不是为了给你这大个子来的啊!要是都收你这样的,人家书院早满员了。”

李开天呵了一声:“嘿!编排我的不是……”

这几人的关系很不错。

就从这关系友好程度上看,琉璃等四宫之间的来往,应该算是颇为密切的。至少,天骄级人物,都十分相熟。

片刻后,众人跨越书山大阵,只看见一片人间仙境。

这里,灵气浓郁是外界三倍有余。

韩非看见有大鸟惊飞,有昆虫在林野跃动,有瀑布山泉,青草池塘,莲花和郁葱青林。当然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一些林野间,稀落的屋舍之间,一座千丈高塔矗立其中。

甭管这书院其它景观如何,但凡第一次来书院的人,第一目光,肯定是被这高塔所吸引。

他们都知道:这应该就是书院的藏经塔无疑了。

只听李开天啧啧道:“每次看见藏经塔,都忍不住想进去瞅瞅。哎,老宋,你能不能跟你师叔什么的说说,咱也进去探两次呗?”

宋开元笑道:“你们要寻常找两本书看看,这藏经塔,我做主给你们进了。你们都想着去探书,这事儿我可拿不定。要问,你们就找我师父吧!”

李开天耸了耸肩:“算了,我手气一向不好。都来仨次了,一次比一次手欠。算了算了,还是不求了。”

韩非听着众人的言语,好似这藏经塔,其实是有两部分组成。

一部分,是正常的藏书。这里藏有各种经卷、战技、功法无数。

另一部分,是需要自己去探索的。自己能得到什么,完全是个意外。

入了此间,韩非并没有用感知去探查。同时,也没让老乌龟去探查。作为内域知名仙宫,不能小觑了这里的王者。

事实证明:老乌龟,虽然可以说是知识渊博,经历过漫长的时间沉沦。但其实力,并没有夸张到什么地方去。

如果它本体还在这里的话,说不定还能独霸一方,轻易地扫荡仙宫。

但关键是:老乌龟现在,可只有一道神魂。韩非可不敢冒险。

众人齐行,眨眼之间,来到一片平滑如镜的湖上。

在这湖泊后面,就是藏经塔。

只见湖面上有一人,身着白衣,单脚立在湖泊之上,手捧一份书卷,对宋开元等人的来到,仿若未闻。

在看见此人的时候,众人动静顿时轻缓了许多。

宋开元对那人拱手道:“师叔,人都到齐了。”

那人的眼睛,没挪开书页,而是轻翻过了一页,看了一会儿之后,才缓缓说道:“一个个,内心浮躁,学我静立一日。”

众人:“???”

李开元和陆冉相视一眼,心说:就知道,会是这么一句。

每一次见这位师叔,都是这一句。必须得站一天后,才能干别的事。

“师叔~我不想看书!我要罚站……”

忽然,众人纷纷抬头,看向藏经塔。

却见在高越百米的一处小窗口,看见有人的脑袋,贴在窗口嚷嚷。那人不是牧水思思,又能是谁?

白衣男子眉头微皱:“没有礼数,闭嘴。”

就看见这白衣男子伸手一捏,就看见牧水思思的嘴巴,闭合了起来,只能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韩非倒是心头一动:这尼玛,藏经塔还有窗户口么?

他第一想法是:我可以钻进去。

但细细一想:不对啊!这种宝塔,不可能没有什么禁制的。自己怕是一旦从窗口入了,立时,就会触发禁制。

然而,被封了嘴巴的牧水思思,还在比划。

突然,沐希对白衣人欠身道:“盗王师叔,要不,我去跟思思一起受罚吧?”

那白衣人抬头看了沐希一眼,轻哼了一声:“定力极差。罚你去塔中,抄写静心琉璃经十遍。”

韩非当时就听蒙了:这特么谁啊?又不是你们家的弟子,你罚起来,还真是一点都不含糊?但是,这处罚,怎么就有点像是特殊对待的意思呢?

韩非当即,悄无息地已经往沐希身上沾去。

只见,沐希暗暗吐了吐舌头,甜甜一笑:“谢谢师叔。”

说完,沐希就往藏经塔跑去。

这一看,就是熟门熟路。

甚至,沐希在入塔的时候,连踩七八个阵法,然后钻入了一条长约20余米的底层通道。在通道尽头,有一座石门,一推便开。

沐希如同回家一般,连过六重石门,才来到真正的藏经塔中。

韩非这一瞧,顿时惊呆了个眼球。

就看见三百六十度,整个藏经塔内围,全是书架。

不仅仅塔壁上是书架,在藏经塔中间,有一个擎天之柱,似乎是一直通到塔顶的。在这一圈柱子外围,也是层层叠叠,都是书架。

就这,只是内外最基本的书架构造。还有,在两者之间,有一些浮空而起的书架。多呈半弧形,飞在半空。数量可千计。

韩非哪怕是用屁股算一下,这里的藏书,怕是得有百万册之众。

“我滴个乖乖。”

韩非早知道:太玄天藏书极多,但也没想到会有如此之多。但想到从末法时代到现在,都经历了十万年了。藏书多点儿,似乎也理所当然。

只见沐希一跃而上,腾空百米,和牧水思思抱了个满怀。

俩人当即,神魂传音。

只听牧水思思道:“希希,回头帮我教训混蛋师兄。都赖他,盗王师叔又觉得我不聪明了。”

沐希似乎早已习惯这场面了,当即道:“你本来就没宋师兄聪明。行了,抄吧!一人一半,抄完了,我们下书棋。”

“好呀,好呀~”

而韩非,心头却惊喜,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混进来了?还以为有多难呢,合着对自己来说,偷书就根本不是个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