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3章 太玄天

和玄凤聊天的工夫,夏小蝉已经快速地领悟了无垢玄体的修炼之法,缓缓醒来。

玄凤见此,便没有和韩非继续讨论,而是问道:“接下来,你们要回阴阳天?”

韩非摇头:“在回阴阳天之前,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先去太玄天吧!”

“太玄天?”

玄凤略显讶异,随即反应过来:“你要去偷书?”

韩非当时整个人就不好了:这也能被猜出来?我只说了一个名字啊!

只听玄凤道:“你既掌握双子神术,又选择去太玄天,是个人都能猜得到。”

韩非:“怎么,偷不得?”

玄凤:“不是偷不得,但据我所知,能在太玄天偷得藏书的,几乎没有。太玄天书院,那是强者修行之地,应有王者坐镇。”

不过,玄凤也有点拿不准。

韩非毕竟有双子神术。就算偷不到,也伤不了性命,好像问题也不大。

只听韩非道:“我在暴乱沧海还有许多事情。魔女海盗团,还是魔女海盗团。今日起,你我两者,可以当作互不相识。给我一份去太玄天的航道,以及附近去武帝城的航线,我们即刻可以分道扬镳。当然了,隐儿我带走。”

韩非和玄凤不熟,哪怕有阴阳天这层关系在里面,但现在也没必要去联合在一起。

再说了,人多了,影响自己四处行走,反而不便。

玄凤深深地看了韩非一眼:“阴阳天,何时能归来?”

韩非微微摇头:“那你得看我,何时能匹敌诸强……”

韩非虽然自认实力不凡,若是他日辟海称王,实力翻数倍增长,便是这暴乱沧海,能敌自己者也寥寥无几。

但是,一人强,强不过暴乱沧海那么多王者,甚至还有皇者。

所以,韩非的这个强,并不是无敌。

阴阳天若要再出世,引起的动荡,自然就不可能小。单凭他和木无花,不可能挡得住暴乱沧海的诸王。

甚至,都经不起两个海盗团的冲击。

玄凤又道:“我们可以回归阴阳天?”

韩非摇头:“没必要!蛮荒深渊资源有限,灵气稀薄,各方面都比不得暴乱沧海。魔女海盗团,如果真为阴阳天着想,那就尽可能地保存实力。当我归来之日,终有血雨腥风之时。”

夏小蝉这时已然苏醒,听着韩非和玄凤的交谈,心头暗道:韩非没说的,还有鲛人王族这个隐患……

自己强行离开,纯皇典又不傻,终究会发现的。

到时候,矛头肯定直指韩非。所以,韩非才说他需要更强的力量。

“唉~”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只见玄凤,丢出一枚玉简给韩非道:“纸终究包不住火。你既然归来了,在琉璃天现过身了。那么,这消息终究会传出去的。阴阳天即将出世的消息,在暴乱沧海瞒不住多久。你现在既为阴阳天之主,这都是你要承担的事情。”

韩非咧嘴一笑,没有说话。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从雪女识破自己身份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经做好阴阳天消息暴露的准备了。

半日后。

当隐儿醒来,玄凤和隐儿在船舱里交代了半晌,两者这才分道扬镳。

当复仇者号的海盗旗扬起的时候,玄凤心头微微一黯:如果可以,她真不想看见阴阳天的堂堂宫主,以这样的形式,出现在暴乱沧海。

但是,韩非此人的实力和宏大愿景,又让她看见了希望。

她决心:等等看。

暂时,她将收拢魔女海盗团的全部势力。这些年,低调太久,也该真正地去劫掠一番了。

隐儿含泪和玄凤告别。

当船上只有韩非和夏小蝉的时候,她整个人都绷着,太过拘束。

韩非第一时间,唤出了念儿。

“哥哥!”

当念儿一出来,脑袋上趴着一只小松鼠,怀里抱着一只大白兔。

却见念儿撒欢道:“哥哥,我今天去水泽大姐姐那里,看小蟹蟹了。小蟹蟹动了。”

韩非心头一动:巴王蟹,开始复苏了么?

不过,这并不是韩非现在要关心的。

只听他道:“念儿,这是我亲妹妹隐儿……隐儿,这是我一位故人前辈之子,念儿。我估摸着,你们俩能玩到一起去,认识一下?”

韩隐儿微愣了一下,心说:这又冒一个妹妹出来?

而念儿这没心没肺,已经跑了过去:“隐儿姐姐,给你大白兔,可软和了……”

韩隐儿见念儿一把将大白兔踹自己怀里,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么神奇的生灵,简直太太可爱了。

那兔子也不怕生,在隐儿怀里直扒拉。

韩隐儿:“这,是什么?”

念儿:“兔兔啊!隐儿姐姐,连兔兔都不认识吗?”

只听念儿一转头:“哥哥,我们带隐儿姐姐,去图里好不好?”

韩非微微点头,看向隐儿道:“放开心神,你和念儿去小世界里看看玩玩,去逛逛。你哥我去一趟太玄天和武帝城。期间,可能要耽搁几天的时间。在小世界中,灵气稀薄,反而会让你感觉更舒服一些。”

当山河虚影出现,隐儿和念儿一起去了定海图中。

韩非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夏小蝉:“就这么让她们在定海图里?真的没关系么?”

韩非道:“有萧瑟在,还有树灵那些老家伙在,问题不大。要不然,隐儿和我关系并不熟,反而处处显得拘谨。待我们回到阴阳天,把他们俩都塞进暴徒学院。想来,应该需要一段的时间,就能让他们理解这个世界。毕竟,闻人羽老师他们,比我们会教学生的多……”

当隐儿去了定海图,韩非立刻扫过玄凤留下的航线,迅速起帆,朝着太玄天的方向挪移而去。

自己刚才在琉璃天那边打过架,待到琉璃回去一看,自然就知道阴阳天有人来了。

琉璃天又与太玄、无量、剑神三大仙宫交好,说不得哪天,就会把这事情,说给其它几家听。

所以,这太玄天要去得乘早。

根据玄凤给的航线,韩非大致判断了一下开辟的这些航线。其路线,总是扭曲着的,因为歪七扭八,所以绕了很多路是肯定的。

至于为什么绕路,这怕是和这航线上的一些危险生灵有关了。强大的生灵,同样也具有领地意识。

而航线的存在,主要是避开这些具有极大领地的海洋生灵。

当然了,应该也不乏有生灵,突然冲击航线的行为。但理论上,强大的海洋生灵,可能也不太会跑出自己的领地,去别处窜门啥的。

所以,韩非这一路上,倒也没遇着什么危险。唯一碰到的,就是在半途中感受到了一巨大的章鱼,其实力达到了尊者巅峰境。

可想而知,这大章鱼就成了韩非的吸取对象,最后沦落为食材。

直到三天后。

韩非才从这七拐八绕的航线图中,来到了太玄天附近的海域。

太玄天涉猎极复杂,修行门路也极为复杂。

在这里,大大小小的学院加起来上万座。大大小小,反正想学什么的都有。

自然,这些学院中,品质和等级上,也会有一些差距。比如,有些学校有尊者坐镇,有些学校可能探索者就最强了。

当然了,在太玄天,有一处公认最强的地方,那就是书院。

书院之名,冠绝三十六玄天,号称藏纳天下千万经典。奇术法门,万法战技,在书院之中,应有尽有。

太玄天,浑天城,书山圣地。

当韩非来到这地方的时候,整个人就不好了。

他已经在这周围转悠一天了,甚至连续看了两个人的记忆,对太玄天也可谓了解颇多。

但让韩非无语的是:这书院,在这书山之上。而书山本身,就是一个阵法,有诸多妙法阵图,镶嵌其中,这是其一。

其二,这书山,因为弟子极少。据说,整座书山,内门弟子不足百,外门弟子不足千。外门弟子还去不了内门,所以这书山常年荒凉在此,都不见有人来爬。

韩非一瞅那冲入云霄三千丈的高峰,心说:这玩意,一路上不知道多少阵法等着自己呢?即便自己是阵法大师,想要在完全不知阵的情况下,潜入其中?那也是没可能的啊!

耽误了一天时间,韩非终于坐不住了。

只听他道:“若是这些人终年不出,我岂能在这里,等上数年光景?不行,得引他们出来。”

老元:“能在这书院的,估计也没弱者。你得搞出多大动静,才能引人出来啊?”

韩非想着:要不要自己触动这书山禁制,主动引起书院注意?等他们派人来查探,自己悄然附身,跟随进去。

正当韩非准备实行这个计划的时候,豁然间,看见书山上空,一道人影,穿破书山封禁,竟然出来了。

等韩非仔细一看:那不是宋开元是谁?

韩非当即心里大喜:当真是天助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