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2章 这是人类统一的问题

“哈哈哈~”

韩非大笑一声,唤道:“来,尝尝你哥的手艺。”

正所谓“欲速则不达”,隐儿和自己毕竟生疏,哪怕叫了一声哥,也还生疏的很。

当隐儿第一次接触到火锅的时候,整个人都迷了。

别说隐儿,就连玄凤都错愕地看着韩非。

这特么和之前那个强势霸道的仙宫之主,完全是两个概念。

玄凤不由得想起珍珠和龙舞说过,这家伙是个庖厨大师,号称暴乱沧海无敌手。以前,只道是珍珠和龙舞胡扯的。可现在一看,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韩非:“隐儿,好吃么?”

隐儿:“嗯嗯!”

韩非:“想天天吃么?”

隐儿歪着脑袋,看了韩非一眼,心说:这模样的哥哥,看起来就像是拐卖儿童的坏蛋一样。

夏小蝉无语地掐了掐韩非的腰,传音道:“你尬聊什么呢?吃饭。”

韩非:“……”

饭后。

只听韩非道:“玄凤前辈,既然隐儿灵脉等级太高,为何不一开始,就封印住这股力量?”

玄凤微微摇头:“封住力量,何如借力量来反复洗刷身体来的好?你应该看得出来,隐儿体魄极强。”

韩非微微点头。这体魄,虽然比不上自己当初,但是在同境之中,的确要强了不止一筹。

却听韩非道:“如此也好,不过这种方式提升体魄,终究会让一些驳杂的力量留在隐儿体内。隐儿现在虽然体魄看起强韧,但其实还有很大的空间?”

“哦?”

玄凤诧异道:“如果是炼体术的话,隐儿现在,怕是已经过了那个时期。若是想彻底重打基础,那得自废修为,重新开始才行。但隐儿你天脉之姿,即便重修,也会快上很多。”

韩非摇头:“不用重修。”

玄凤讶异:“不用重修,难不成从现在开始修炼?现在,隐儿已经在强压了许久,但凡一不小心,就得渡劫。”

韩非道:“我有一门大术,不说整个暴乱沧海可排第一,但也绝对是前三之列。此术可祛除体内杂垢。以隐儿现在的情况,恐怕彻底剔除杂质后,实力甚至会降低到初入执法境也说不准。”

“嘶~”

玄凤瞪大眼睛:“怎会有如此大术?若有此术,便是整个暴乱沧海,也能排得第一,没有前三之说。”

韩非浅笑道:“隐儿,放开心神。”

隐儿不敢怠慢。

现在,韩非在她看来,是一个超级强大的存在。

她到现在都有点迷,不敢想象自己的哥哥是仙宫之主,自己的母亲和父亲也都是仙宫之主。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

以前,她也不是没问过老师。但是,老师从来不说,只对她说等,说等等或许就知道答案。

自己问要等多久?

老师说,她也不知道。

隐儿至今还念想起:自己从一开始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是个十岁不到的孩子。至今,已经过了50余年,终于等到了这个答案。

隐儿刚刚舒缓了一些,就看见韩非一指点向眉心。

这一点,顿时间金光大盛。

一片霞光之后,韩非看向夏小蝉道:“丫头,你也放开心神。”

“我?”

夏小蝉一愣,疑惑道:“难不成,这炼体术还能对我有用不成?”

韩非笑道:“你以为呢?此术,任何境界都可修行,你且接下再说。”

对于韩非,夏小蝉自是放心的,所以并未抗拒。

对于《无垢玄体》,韩非并不打算保留。

在韩非看来,这门大术终究只是个过渡而已。但凡自己现在愿意,立刻就可以花1000缕混沌之气,将其推演掉。

只是,这门炼体大术,暂时已经够用了。

因为推演出来的炼体大术,可能就没有任何境界通用的特性了。就好像不灭霸体,最后成了太玄体一样,虽然排名高,但那修炼条件,简直苛刻的不像话。

现在,韩非有了这《无垢玄体》,是准备将此术传到暴徒学院的。

到时候,将暴徒学院的弟子,一个个都培养成绝世天骄。将来,征战暴乱沧海的时候,咱也是有人的。

玄凤疑惑:“这什么暴乱沧海第一炼体术,你就这么传了?”

韩非淡淡一笑:“暴乱沧海,还是太小。外界大世,这里谁人见过?区区一门炼体术而已,我妹不传,我媳妇不传,还能传谁?”

那一刻,韩非身上孤傲的气质,再次显现了出来。

玄凤微愣了一下,随即道:“复仇者号,已经在武帝城挂名了。两件定海异宝,很多人都在留意你。”

韩非不屑道:“我在哪,复仇者号就在哪。”

玄凤:“给我看一下太上阴阳轮,还有九宫气运尺。”

“嗯?”

玄凤道:“虽然我已经相信你就是宫主和九宫之主之子,但我终究要见得彻底。不论你阵法造诣多强,对阴阳天了解多少,该见的,还是得见一下。”

只见韩非抬手间,九宫气运尺出现在手中。尺标挪动,落在了“平”卦上。

跟着,韩非心念一动,小黑、小白出现,只听他道:“既然你这么了解阴阳天,应该认识他们吧?”

玄凤眼睛一热:“双生阴阳吞灵鱼。”

韩非反问;“隐儿的天赋灵魂兽是什么?”

玄凤微微摇头:“不知为何,一直都未能觉醒,直至现在。”

韩非微微皱眉,这个他倒是说不准,或许隐儿和自己会有些微不同,需要等阴魂和阳魂归一才能觉醒吧。

没纠结这个问题,韩非心念一动,身边小的阴阳轮出现,但却并未施展太上阴阳轮,因为没必要。

只听韩非道:“如果不是你照看隐儿这么多年,我不会给你看这么多。”

玄凤:“还有最后一件事,我要知道,隐儿为什么会缺了一道阴魂?”

韩非歪着脑袋,看向玄凤:“我也很想问一句,隐儿为什么会出现在琉璃天?你为什么会在她身边看顾?”

玄凤讶异:“你不知道?”

韩非:“一点不知。”

玄凤:“数百年前,我隐隐听到召唤。于虚无之中,偶能听见宫主召唤,但都不太清晰。直到有一天,九宫之主的一道投影分身,带着隐儿出现在我的面前。前后,只来得及说几句话,九宫之主的投影便消逝了。”

韩非:“说了什么?”

玄凤:“他说等。照顾好隐儿,若不方便,可去琉璃天寻求庇护。”

玄凤又道:“魔女海盗团常年在海上漂泊,我本想亲自带着隐儿。但后来,我发现隐儿天赋异禀,根本不是凡脉。但是,其神魂大损,须得静养,这才去了琉璃天寻了庇护。”

韩非微微松了口气:“只要不是一开始就找上的琉璃天就好,否则,光风家的事儿,怕是还不了那个人情。”

玄凤:“宫主在哪?九宫之主,又在哪儿?”

韩非摇头:“我也不知。或许,是在时间长河之中,但这不是我们现在该去考虑的事情。”

玄凤一听时间长河,当时嘴角就扯了扯:那的确没法去考虑。

那鬼地方,凡人根本无法触及。哪怕是自己,也最多能一窥时光。但要跃入时光?那几乎和找死无异。

玄凤:“既然救宫主不是我们该考虑的事情,那什么才是?”

韩非咧嘴一笑:“呵!三十六玄天,被太清宫这些人把持多久了?恐怕,都迷失了方向了吧?”

玄凤心头一动:什么意思?

只听韩非道:“玄凤前辈,魔女海盗团依旧是魔女海盗团。复仇者号,依旧是复仇者号。阴阳天何时归来,依旧需要等待。我,还需要时间成长。”

玄凤:“成长为何?”

韩非:“你想去暴乱沧海之外,看看吗?”

玄凤眯了眯眼睛,却听韩非嗤笑一声:“你以为,我的目的是三十六玄天?不不不,在我觉悟道心的那一刻,目标就已经不再是三十六玄天了。哪怕我知道这里有王者,甚至有皇者存在,但那又如何?一群跳梁小丑,用了十万年,还沉浸在暴乱沧海。殊不知,外界春秋,天地几何……”

那一刻,韩非有了真正的君王之相。

眼界格局,气势吞吐,比玄凤见过的诸王,都要更像一位王者。

韩非淡漠道:“而今的暴乱沧海,一塌糊涂。除了灵气高点,资源多点,地方大点,没什么可圈可点的地方。所谓王者,说好听点是王者,说难听点,就是一群辟海境修行者。现在固然是强,但一时强,不代表一直强。阴阳天和这些人不是仇不仇的问题,而是人类重新大一统的问题。”

韩非之所以会生出这种情绪,不是因为姜临仙说要自己想办法统一三十六仙宫。而是,他自己看过这些人之后,只觉得不过就是一群强者统治一群弱者。就这,还要分个内外域,心心念念只为了一个帝宫。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一个帝宫,挡了这些人十万年。

这格局,说实话,韩非看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