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2章 牵线搭桥

一眨眼的功夫,杨东在已经在京城再度逗留了两天,而且彭文隆办事也的确靠谱,一个电话打到京城,直接就办理完了孟文斌的京城户口,因为这件事,孟文斌对于杨东感激涕零,也开始联系自己的医疗团队,以及同样像他一样郁郁不得志的朋友和同行啥的。

随着人员的事情敲定,杨东这趟京城之行算是圆满结束,已经开始准备起了返回安壤的事宜,因为他不仅得让孟文斌等人帮忙规划新医院的筹建,同时还得跟政f接洽,准备承接新的工程,而这才是利润所在,如今杨东手里的五个亿资金,除了先期准备向医院投入三个亿用来进行基本建设之外,还准备向母校捐款一个亿,而手里剩下的一个亿资金,也需要在建设工程的时候进行一些投入,而他既然要打造国内一流的医院,那么各种价值几百万数千万的设备,就得不断地购入,这些都得让工程先运转起来,然后用盈利去维持医院的运转。

如此一来,杨东总算明白,为什么万红仰和薛仲元等人,在拥有几十上百亿的身家之后,整天还吵吵着自己累死累活了,以前杨东只觉得他们太能装犊子,等真轮到自己身上他才发现,随着人的地位提升,所有的资源都需要随着自身地位的攀升而成长,如果换在刚起步的时候,杨东手里能握着五个多亿,估计都得成宿成宿的睡不着觉,不知道这钱该怎么花,而现在握着五个亿,他同样睡不着觉,但不是因为激动,而是犯愁资金池太小。

许多人都说,人的阶级是很难打破的,因为一旦固定,就很难攀升了,但杨东从沈y到安壤,绝对算是打破桎梏的进阶了,甚至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因为不管是形势还是潮流,都在推着他往前走,他甚至没有给自己留出适应的机会,实际上就已经适应了现在的生活。

有人说过,一个男人的崛起,可能就在那么三两年之内,只要度过坎坷的幽暗岁月,那么举目四望,必是一马平川,而杨东此刻的境遇,似乎很完美的验证了这句话。

……

在杨东那边准备向安壤返程的时候,邵荣的大哥龙海蛟已经先一步的返回了安壤,在自己的物流公司里,见到了匡世宏和邵荣等人,此刻距离雀哥大闹岳阳楼,时间还没过去几天,所以匡世宏一行七八个人,脸上也都带着旧伤,一个个脸颊青紫,看起来相当的狼狈。

龙海蛟今年已经四十多了,长得慈眉善目,剃着一个大光头,看起来很有江湖大哥的味道,坐在茶桌边上,轻轻地盘着手里的一串金刚菩提。

“大哥!最近这几天,我们心里都压着一股火,在等着你回来给我们主持公道,现在你既然回来了,这事你得给我做主啊!”邵荣看着龙海蛟,脸上写满了委屈和不忿,因为这次匡世宏他们出事,究其本源,就是因为邵荣引起的,虽然匡世宏等人都没说什么,可是他自己知道,其他人的隐忍,只是为了不让自己难堪。

而众人越是这样什么都不说,邵荣心里就更加的不舒服,毕竟他们已经不是二十出头的小青年了,跟人打一架,不管输赢都不丢人,他们毕竟都是成名多年的老混子,这几天社会上的风言风语,邵荣更是听了无数。

“世宏,安壤社会上的人都知道,大荣是跟我混起来的,所以这次大荣出事,虽然你们都受到了牵连,但背上骂名的不光是你们,我这边脸上也不好看啊!毕竟我也没什么作为,更没有发声!但你们因为大荣受了这么多委屈,而且还能把火压下来,我替他谢谢你们!”龙海蛟知道邵荣此刻心里在想什么,也知道邵荣没办法跟匡世宏他们说这些话,所以就替邵荣把话说了出来。

“龙哥!你跟我们说这些,那就太客气了,虽然我们不是跟你混的,但是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就跟在你屁股后面转!而且我之前要去鸿慈公司闹事,你拦着我也是为我们好,我匡世宏不是一个不识好歹的人!”匡世宏作为屋内这些小辈里面地位最高的人,点头接过了龙海蛟的话,转语又道:“龙哥,在辈分上讲,你是我们的前辈,既然这事你发话了,那你说怎么办,我们都听你的!”

“对,我也赞成四哥的说法!但是龙哥,有句话我得先说清楚!”旁边的一个中年发表完自己的态度,随后又插嘴道:“龙哥!这事你让我们忍,我们能忍,但是你要让我们就此一直忍下去,那我肯定忍不了!你也知道,我不像四哥和大荣他们一样,手里有实体生意!我就是靠垄断农贸市场活着的,如果名声折了,威慑力没有了,那我在这个行业里,也就被淘汰了!”

“你想多了,我要是真想让你们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话,就不会主动提出来帮你们搭上一条新线了!”龙海蛟哈哈一笑,思考了一下,开口道:“实话跟你们说吧,最近进入安壤的东山集团和三合集团,都是有自己的根据地的,东山集团的徐合宇,在南方有自己的生意,经营的也一直不错,而三合集团的杨东,在沈y已经具有了绝对的统治地位,在社会上的名气更是达到了一个高点,你们目前手里的生意,如果杨东要做的话,那么他在沈y全都可以做起来,而且比你们做得更好!所以他们这些人来安壤,根本就不是为了社会上这点小生意来的,你们手里那点蝇头小利,人家也看不上!我之所以拦着你们别跟三合集团起冲突,是因为你们跟人家根本不是一个段位!虽然你们都是坐地炮,可能在武力上能压住杨东,但杨东如果真想扒拉你们,官方背景直接就能把你们压死!头上没伞,你拿啥跟人家在雨里赛跑啊?”

“大哥,三合集团的背景,有你说的那么邪乎吗?”邵荣舔了一下嘴唇,眉宇中闪过了一抹不解:“我调查过那个三合鸿慈医疗公司,他们在本地没什么业务,目前唯一在做的生意,也就是在城郊批了一块地,准备干个养老院啊?”

“你什么都没打听到,是因为层次不到!等最近几天,你们多看看市电视台,就会在新闻里找到杨东的身影了!”龙海蛟放下手串,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压低声音道:“我接下来跟你们说的话,你们听听就行了,别外传!”

众人听见这话,纷纷坐直身体,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三合杨东跟东山徐合宇,这俩人代表的是咱们市里的两位副市长,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是带着上面的圣意的!举个不恰当的比喻,你们捅咕杨东,就是在跟政f对抗!你说,你们能jb有啥好下场啊?”龙海蛟用十分粗鄙,但是又很直白的话语给众人做了一个比喻。

“龙哥,真的假的?”在座的一个男子听见这话,表情再度变得凝重起来,他们这些人在市内混的都还行,所以每个人也都认识一些官方的关系,平时手里有个小兄弟啥的进个派出所,打电话也能把人要出来,但是再往上一些的关系,是他们根本无法想象的,更是无法接触的。

“你这话问的!咱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你们觉得我可能在你们受委屈的情况下,编这种瞎话吓唬你们吗?”龙海蛟斜了那人一眼,继续盘起了手串。

“龙哥,那你要给我介绍的人,是……”匡世宏听完龙海蛟的话,心中也有些后怕,感觉如果那天晚上,他真的不顾龙海蛟的阻拦,而是冲动的对三合鸿慈展开报复的话,此刻的后果的确就已经相当严重了,而他虽然大致猜出了龙海蛟要给他介绍的人是谁,但还是问了一句。

“叮咚!”

匡世宏语罢,龙海蛟的手机也随即来了一条消息,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笑着开口道:“我要给你们介绍的,是东山集团的人,他们到楼下了,这就上来,一会我引荐你们认识一下!”

“大哥,你还有这种关系呢?”邵荣闻言,脸上总算有了笑模样。

“我跟东山集团的掌门人徐合宇,当年见过几次,而且关系不错,那时候老房还没跑到国外,徐合宇的大哥也是辽y一哥!这都是十几年前的旧事了!”龙海蛟解释了一下。

“咣当!”

一分钟后,龙海蛟办公室的房门被推开,随后冬皓带着曾经在歌厅跟黄硕他们起过一次冲突的屠伟,溜达着走进了办公室内。

“龙哥!最近在国外骑洋马,累坏了吧!”冬皓拎着手包,笑呵呵的跟龙海蛟打了个招呼。

“我是带老婆孩子去的,骑什么洋马!”龙海蛟跟冬皓见过很多面,接触起来也不拘束:“怎么就你自己,小二呢?”

“今天省里有领导下来,我大哥被余书记拽着陪聊去了!”冬皓笑着解释道:“不过家里的事,我也都能做主!我大哥说了,今天晚上,他设宴亲自给你接风!”

“哈哈,喝酒的事晚上再说!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东山集团的法人兼总经理!冬皓!”龙海蛟跟冬皓寒暄几句,随即给屋里的众人介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