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义气深重张续哥

不仅如此,刘封和关平是好友,而关平他爹用什么武器大家都是知道的,因此刘封用长刀也是顺理成章。

关键是现在已经是赤壁之战的开篇时期了,这时候亲儿子阿斗已经出世,所以刘封这个义子的地位顿时就尴尬了起来。

有了亲儿子,那么义子这种生物肯定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刘封被打发到赵云麾下来做事也是很正常。

当然,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克雷斯波直接建议撤离,毕竟烂船也有三分钉,好歹刘封是做过几年刘备继承人的人,前几年的资源是不会缺的,就算现在不受待见了,使用的武器,身边的随从必然都比普通武将强很多。

不仅如此,方林岩依稀记得:哪怕是在整个三国世界当中,刘封的武力也能排入一流武将之列,在某游戏当中,其武力值是80点,在三国的著名武将里面可以说是稳居中上水平,这已经非常不俗了好不好!

别的不说,方林岩只要在平原上单独与五名骑兵狭路相逢,他都必须要底牌尽出才有胜算,若是十名骑兵,那是必死无疑!

而在三国世界里面,将领的作用十分明显,什么过五关斩六将,什么七进七出单骑救主,无一不是在阐述个人英雄主义的强大,何况这个黄金主线世界还很特殊,乃是有仙人的世界!

由此可以推断,说什么一骑当千夸张了,但这世界里面将领对上普通士兵,一敌百应该并不是很夸张的事情。

在这重重因素的考量下,面对克雷斯波的提议,方林岩点了点头道:

“你说得对,咱们这一次的目的是救人,不能本末倒置,撤!”

于是一干人立即后撤,同时引发了之前布置的简易机关,直接引爆了旁边的一处炸弹,立即就引发了一场小型山崩,山石轰隆,翻滚而下,将旁边的道路堵得结结实实的。

这样的山道,不要说是骑马前来追击,哪怕是步兵要想攀越过这一处塌方前来追击也绝不轻松。

然后五人便直接赶往后方的一处山洞,被救出来的张续被秃鹫安置在这里。

这山洞的洞口上有一株青藤挡得严严实实的,位置相当隐蔽,山洞纵深只有五六米,里面没有野兽,内部干燥环境还算适合。

不及如此,秃鹫还在洞口设置了一个诡雷陷阱,一旦有什么人接近的话,就算是爆炸不能伤到对方,但是那爆炸的声音也能足够的给出提示了,自然就可以及时来救。

然而问题就在于此,本来应该躺卧在山洞当中,昏迷不醒的张续,竟然直接消失了!

若不是之前张续躺卧的地面上还有几点新鲜血迹在,那么还真会以为这里都从来没有这个人呢。

见到了这一幕,众人都是有些惊疑不定,毫无疑问,心中泛出来的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区域性突发事件其实是动态任务。

他们在拿到了这个护送任务的同时,孙刘联军方面的某些契约者也拿到了救人的任务。

于是这些人耐心非常好,等到传奇小队露出了破绽以后,他们就顺势趁虚而入,直接钻了空子摘了桃子!

面对这样的突发事件,克雷斯波忍不住就去看方林岩的反应了:顺水推舟的事人人会做,但在逆境当中翻盘的能力,才是最为考验一个人的时候!

而方林岩的反应却是显得出奇的轻松,对着旁边的山羊笑了笑道:

“之前我还有些犹豫不决,但现在看起来,还是只能请老伙计出马了。”

山羊听了方林岩的话以后,眼前顿时一亮,高兴的道:

“对对对,张续被严刑拷打以后,身上是有血腥味道的,正适合追踪啊!”

克雷斯波正在茫然之际,就见到了方林岩口中念念有辞,半跪在地,同时将右手按在了旁边的地面上。

顿时,那附近的大片区域开始闪耀出了点点光芒,一个结构复杂的召唤阵型迅速成型!

方林岩的头顶上,也立即出现了一个皎皎明月的幻象,并且开始迅速从弯月向着满月变幻!然后形成了一轮暗月!

紧接着,暗月一阵闪耀,扭曲,化作了一扇看似锈迹斑斑,其实却神秘强大的金属大门。

方林岩的眼前也是迅速出现了提示:

“契约者ZB419号,你激活了技能:月黑之时!”

这时候,方林岩急忙发出了指令:

“给我调出数据库!”

这时候若他不发出指令的话,那么就会消耗10点能量块,然后进行随机征召了!

但现在方林岩很显然不愿意这么干,就像是上个世界搞出来的修玛,虽然是强大的传说级生物,并且实力更是十分恐怖,可是不可控的因素太明显了,并且还真的是不折不扣的大爷!

若不是误打误撞,刚好那星球的环境很像是修玛的故乡,否则的话,方林岩觉得那家伙很可能都不会鸟自己的。

所以,看着眼前的数据库,方林岩直接就选择了指定召唤,他的视网膜上就弹出了后续提示:

“契约者ZB419号,你将从数据库当中指定召唤领主生物:鲁伯斯/奥的余烬,此操作将会耗费你10点能量块。”

“并且鲁伯斯/奥的余烬将会持续消耗能量块,消耗速度为2点能量块/24小时。”

看到了这提示,方林岩立即就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件事,那就是鲁伯斯和奥的余烬居然被称为“领主生物”了,而他之前记得很清楚,空间对其称呼是“精英生物”或者“稀有精英生物”。

于是他立即就查询了一下,结果获得了结论,原来领主生物的位阶是比精英和稀有精英生物要高的,不过比狮王修玛这种传说级别/首领生物又要低。

简单的来说,领主生物就是小BOSS级别,而狮王修玛,鬼嚎之类的,就是大BOSS。

很显然,通过月黑之时仪式召唤出来的鲁伯斯和奥的余烬,又比之前获得了额外的强化。

而随着召唤仪式的继续,鲁伯斯和奥的余烬这两头强横的生物,也是从那一扇似虚似实的大门当中徐徐出现。

鲁伯斯的反应还好,警惕而淡定的观望了一下四周,这才来到了方林岩的面前。

而奥的余烬则是直接进入了烈焰形态,化作火鸟欢快的从天际掠过飞舞了两圈,然后才重新变成了侦查模式的乌鸦形态,成功落到了方林岩肩头,亲昵的啄了啄他的头发。

方林岩迅速查看了一下两头召唤物的能力,发觉确实是都被强化过了。

除了生命值,攻击力,防御力全面上升之外,鲁伯斯额外获得了一个“分身”的领主能力,可以在瞬间分出四头幻象。

幻象拥有本体一半的属性,但只有基础攻击力,没有技能,同时自身默认为0防御,因此受到的任何伤害都是按照100%计算。

而奥的余烬则是将火羽射击和火焰吐息两大能力融合在了一起进行了强化,变成了一个叫做火流星的技能。

这个技能只能在火焰形态下释放,召唤一发火焰流星对敌人发动攻击,命中敌人以后将会爆炸产生范围伤害,巨大的烈焰气浪将会把范围内的敌人推开。

在推开的过程当中,敌人一旦撞击到障碍物,就会陷入晕眩5秒的状态当中。

除此之外,受到火流星攻击的敌人将会受到“熔毁”效果的影响,身上防御力最高的装备将会耐久度降低40%。但是两分钟内融毁效果对同一敌人只会生效一次。

如果火流星参与攻击的敌人在三十秒内死亡,并且此敌人能给召唤者带来荣誉,声望,战功,经验值.……那么在敌人的尸体上,一头火焰元素将会诞生。

这头火焰元素拥有元素之体,能够豁免掉60%的物理攻击,并且在死亡后还会产生火焰爆炸,将方圆数百米内化作一片火海。

火焰元素在同一时间内只能存在一头。

除此之外,奥的余烬的生命值得到了强化,所有形态的生命值都统一为300点+4点(绝对生命值)。

看着这一系列的介绍,方林岩嘴角露出了笑意,接下来他又关注了一下能量块消耗的情况。

这一次方林岩一共带入了24个能量块进入世界,启动月黑之时需要10个能量块,剩余下来的14个能量块足够维持鲁伯斯和奥的余烬一周的时间,这就让他相当满意了。

不仅如此,方林岩考虑到空间对自己做出了限制,自己最多只能拥有三十个能量块,这毫无疑问并不是什么好消息,但也不代表其中没有空子可以钻。

既然无法追求数量,那么就追求质量。

尽可能的将能量块里面蕴藏的高等能量进行提纯,就是方林岩下一步的追求目标了。

***

尽管方林岩的脑海里面转过了这么多念头,不过他还是并没有忘记正事,直接在鲁伯斯的头上拍了拍,然后就下令启动了强大的“尼伯龙根”仿生学探索系统!

这套系统最强大之处在于,可以将鲁伯斯嗅到的气味直接视觉化,然后直接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鲁伯斯直接来到了之前张续所呆的地方!对着那几点血迹闻了闻,然后仰天长嚎了一声,顿时众人的视网膜上,就能见到一团一团淡红色的云雾状气息从洞中朝着远处一直蔓延了开去。

见到这一幕,秃鹫和山羊倒是习以为常,克雷斯波和麦斯则是相当震撼了!麦斯忍不住道:

“这个能力追踪起来的话,也太强悍了吧?”

秃鹫却没有接麦斯的话,而是沉着脸在山洞周围转悠了几圈道:

“我们之前的判断恐怕都错了,并没有什么杀出来的契约者,张续这家伙应该是早就醒了过来,然后一直在装晕,甚至我布置诡雷的一幕都被他悄悄看在眼里面。”

“结果等我一离开,张续这家伙就很干脆的逃走了,直接金蝉脱壳,让我们这群被蒙在鼓里的人继续为他挡枪!嘿,这家伙,真是义气深重啊!”

克雷斯波这时候忽然道:

“这个人身上,怕是有我们不知道的重要秘密!”

克雷斯波的话初听起来有些没头没脑,但仔细一想就明白了过来,这么一个囚犯,居然要出动赵云麾下的精骑,还是由刘备的义子刘封带队。

只看这种“接待规格”,就知道张续身上的秘密之惊人了。

一念及此,众人的脚步越发加快了起来。

好在追出了差不多十来分钟之后,透过在空中盘旋的“奥的余烬”,方林岩一干人就见到张续正在一条小溪旁边歇息洗手,同时正在大口大口的吃着一块粗粝的麦饼。

不仅如此,张续甚至都已经换上了一套上山采樵人的衣服,至少从外表上来看,与之前那个奄奄一息的囚犯已经截然不同。

在利用奥的余烬盯住了张续的同时,方林岩五人也是在循着其留下气味的路线快速前行,忽然之间,可以见到旁边的一株大树后面,血色雾气分外鲜明。

方林岩上前一看,发觉大树后面的灌木里面被抛了一具赤裸尸体,尸体是个壮年汉子,一看就是长年累月辛苦劳作的,其身上的衣物什么的都被扒掉了,口角处有着大量的鲜血流淌出来。

秃鹫上前去翻动了一下尸体,立即见到其脑袋软绵绵的歪了下来,很快就道:

“死因是颈骨折断,同时胸口还被重击,至少断掉了三根肋骨。”

很显然,张续这家伙逃到这里以后,就遇到了这名樵夫。他显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暴起发难,一掌打得樵夫口吐鲜血,然后顺势折断了对方的脖子。

接着就剥掉了对方的衣服给自己换上,顺带还拿走了这樵夫身上的干粮和钱财。

这件事听起来很是有些残忍,但在这乱世当中却是无时不刻都在发生的事情,此时张续还对方林岩他们的追击一无所知,估计是他对自己的潜踪灭迹手段很有自信的缘故。

只是张续却不知道,他的这些自以为高明的手段在方林岩的高科技面前完全就是不值一提。

因为张续身上有伤的缘故,所以他走得并不快,并且还要走走停停的,方林岩五人追上他也就没有耗费太多的时间,甚至还特地绕了一条路,直接到了前方布了个口袋阵,让张续直接一头撞了进来。

当张续拐过山壁转角,发觉方林岩一行五人都站在了前方,面无表情看着他的时候,这家伙肯定是无比震惊的,但亏得他心理素质很强,微微错愕以后还能露出笑容道:

“各位壮士,你们果然成功干掉了刘贼的骑兵,安然无恙顺利归来,若是有酒在此,当浮一大白!”

方林岩低着头,慢吞吞的道:

“为了将你平安救出来,我们就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接下来刘贼更是派来了骑兵追击,更是让我们伤亡惨重,死了好几个弟兄!”

“你这样一句话不说,直接不辞而别,真的是让人格外寒心啊!”

张续急忙道:

“将军误会了,在下之前不告而别,也确实是有所苦衷,实在是身负重要军情机密,必须要在第一时间内回去禀报,否则的话,恐怕会误了大事!”

“其实我的心里面,一直都是在挂念着各位的安危,现在见到各位平安归来,心里面也是十分欢喜。”

方林岩语气放缓,和颜悦色的道:

“哦?真的是十分欢喜吗?”

张续急忙点头道:

“当然,当然!”

方林岩忽然把脸一板:

“既然心里面欢喜,那么为什么不笑!还一副哭丧着的脸仿佛刚刚死了爹妈的样子?”

被方林岩拿言语这么一逼,张续顿时有些哑口无言,犹豫了一下,只能勉强在嘴角挤出了一丝笑容来。

方林岩冷冷道:

“这叫十分欢喜?我看你是巴不得我们全死光吧?”

这话说出来,张续立即叫起冤来:

“哪里有这事,在下希望各位英雄长命百岁,多福多寿。”

方林岩很干脆的甩过来了一句:

“那为什么不笑?”

张续的嘴唇有些微微的颤抖,他从未发现笑居然是一件如此困难的事情,但现在骑虎难下,也只能发出“呵呵”的干笑声。

其余的人如秃鹫,山羊等人见到方林岩这么耍弄张续,心里面当然是大感痛快,觉得真的是出了一口恶气。

这时候,方林岩紧紧的盯着张续,然后继续追问道:

“你说是身负重大军情机密?要急着回去禀告?”

张续此时巴不得转移话题,便急忙道:

“是啊是啊!”

方林岩道:

“恩,既然你都说出来是重大军情机密了,所以我当然就不方便问内容对不对?问了你也可以告诉我是涉嫌机密,无可奉告。”

“不过,那你说说看吧,你回去要向谁禀报?这总不是机密了吧,这一次大军南下,先锋恰好就是文谦(乐进)将军的人,我在将军手下做了八年,不认识的人还真不多!”

张续的脸上顿时青一阵的红一阵,忽然转身就逃。

但是他本来就被严刑拷打过,身上有伤,怎么跑得过蓄势待发的几人,很快就被直接按倒在地,然后捆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