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五十九章 白宁

“督主,高天秋后面还有Z6研究所……撕破脸皮,让东方局长难做。”

燃烧的火盆噼啪跳起火星,圆脸的小青年正要离开,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走出阴影,看去首位正要离去的侧影,这人正是之前高天秋陪同唐立仁去往崇宾市码头缉拿几个岛国人时,看到的红色轿车里的那人。

那边,捧刀的青年朝他挤了下眼睛,微微摆了一下脸,示意别说,然而,走动的白色西服的身影停下脚步,声音冰冷。

“少钦,你害怕了?”

阴柔俊朗的侧脸微微侧了一下,眸子斜过眼角有着说不出的冷意,令得刚才开口说话的男子看了一眼,连忙低下头,挤出一声:“少钦没有,只是顾全大局。”

“本督又何妨不顾全大局,只是震淳还在他们手里。我的人,一个都不能少!”

白色西装的男人转回眸子,举步走下台阶,大步离开,他名叫白宁,宦门的实际掌控之人,不过在家国之事,向来是非分明,也从不踩红线,拿下Z6的高天秋,眼下只是为了交换出之前盗取红石的曹震,一方面由Z9分局的东方局长替他周旋,事态上,他不用担心失控,至少会放在一个可操控的范围内。

厅里,人一走,气氛陡然一松,圆脸的小青年满身冷汗,阴影里还有些其他的身影也一一走出,过来聚在一起,看着那边打开的侧门。

“师父,最近越来越冷漠了。”

“好像是在压抑什么。”

“督主是不是用了曹震送来的那个东西?”

“你说红石?”

“不会吧……师父的武功,何必借红石的力量。”

“师姐.……别忘了有个姓夏的,他与师父较量过……你们不是说他略胜师父一点.……师父他向来都是第一……”

结结巴巴说话的是一个靠着岩柱的青年,个头极大,身形彪肥,看模样就是二十出头,肥头大耳的,与他同称师父的还有一个女子,露脐贴胸的红色短衣,下身却是宽松的长裤,一头短发剃的颇为精神。

名叫高恩的圆脸小胖子,连忙朝他俩堆起笑容,“两位,不如我先去将人提过来,后面的事,你们跟督主说。我就不掺和了。”

“这件事我来办,你们别插手。”

之前与白宁说话的金丝眼镜男转过身来,倒映火光的镜片下,目光透出威严,“不管督主如何,这件事不能就这么胡乱,我不想看到宦门走向毁灭。”

话语顿了顿,看着几人,他沉默了一下:“.……也不想看到诸位各奔东西。”

皮鞋踩在冰凉的地板上,踏踏的声音远去前方大门,留下的几人面面相觑,又看向那边侧门,心里多少隐隐有些担心起来。……

高空的风吹进微开的窗缝,落地的窗帘轻轻抚动,捧着细长刀身的青年跟在白宁身后,看着前行的背影,犹豫着要不要开口说话。

前面,走入书房的身影忽然踉跄一下,伸手胡乱搀去最近的落地灯,抓握间,灯柱、灯罩打翻咣当落去地上,灯泡都摔的粉碎。

“师父。”

捧刀的青年慌忙上去搀扶,白宁握住他的手撑起来,又一把将他推开,脚下蹒跚,跌跌撞撞坐去沙发,抬起头时,阴柔的脸上,泌出一层汗珠,双手死死抓去沙发两侧,布帛撕裂,里面棉絮都被抓扯出来。

手背青筋鼓涨,皮层下血管一根根凸了起来,眼眶四周乏起一层红色。

“师父!”被推去一边的青年冲过来。

沙发上的白宁猛地睁眼,朝他大吼:“别过来!!”声音携裹磅礴内力,四周书架,慢慢的书籍轰的几声炸响,残缺的纸片四下纷飞飘落,相隔较远的窗户一一迸裂。

被吼了一声的青年抱着黑刀跌跌撞撞后退撞在另一张沙发仰坐下去,看去的对面,惊得说不出话来,只见口中的师父,瞳仁都在瞬间缩成了小点,绽出骇人的红芒。

就在这时,青年怀中的黑刀嗡嗡作响,竟自行弹出一截,露出细长的刀身,一片森寒的光芒映去白宁视线里,后者眯起眼睛偏开脸,下意识的抬手将视线挡住。

微微颤抖的身子过得好一阵,才渐渐停下,喘着的粗气里,眼中红芒消退的刹那,黑刀唰的缩回刀鞘,也没了动静。

“师父,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青年放下黑刀,连忙去那边凌乱的书桌,拂开一层残缺的书页,倒了一杯温水递过去。

呼.……

呼呼……

白宁喝过一口温水,刚才浑身弥漫的凶煞戾气也在平稳下来,一双瞳仁也恢复正常,看着面前的徒弟,没了之前大堂中那股拒人千里的冰冷。

声音变得温和许多。

“.……暂且压下了,没吓着你吧?”

放下水杯,白宁伸手拿过那把黑刀横呈在腿上,指尖抚过鞘上细细密密的鳞片,中指攀着的小青蛇吐着信子像是给予他安慰,蹭了蹭指头。

白宁拍拍它小头,重重呼出一口气,将体内最后的波澜压回去。

“曹震给的这颗红石.……是我低估了自己,原本以为能凭借武人的意志压制住负面情绪,但是现在看来,不仅会引发负面,还会令人失去理智.……变得异常暴虐。”

“师父已经做到了寻常人难以做到的事了,这又何苦呢。”

沙发上的男人看去徒弟一眼,这次却是没有回答,只是摩挲着刀鞘,目光望着一片狼藉书架,眸底有着复杂的深邃,就连常伴左右的徒弟也难以明白这里面蕴着的含义。

“我做之事,你不会懂的,也不要猜,为师不喜。”

白宁看着书架轻说了句,目光转去窗外,望着照来的霞光,脸上有着令人琢磨不透的笑容,眸底也有红光一闪而过。

同样的天空下,另一座城市里,陆良生坐下檐下翻着书册,好像感受到什么,抬了抬脸,阖上书本走去庭院正中,仰头望去某一个方向,微微蹙起眉头。

缭绕炊烟的灶房,道人系着围裙,提了铲子出来,跟着偏头朝天空瞅了一眼。

“陆大书生,你也感觉到了?”

“嗯。”

庭院槐树风里轻抚,院中的书生望着彤红的天空,轻嗯了一声。

“好强的妖星气息……”

话语落下。

竹林摇曳,院里尽是一片沙沙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