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 天道之声

西北风声呜咽拂过贫瘠的山脊,衰草低伏随着风势沿着地面滚动,土里静谧的尘粒微微颤动,随后吹去天空飘去远方延绵的山脉,像是被看不见的东西阻了一阻,落去了地上。

明媚的阳光之中,山势逶迤,翠林碧锋,横挂一条白练袅绕水汽升腾,幽林深处,还有鸟雀争鸣。

叽叽喳喳的鸟儿飞过几颗老松,缓坡之上,山门矗立,层叠幽静松林间,一条石阶蜿蜒而上,隐约能见楼阁数栋,老松枝影摇晃,扫过楼檐缕空雕纹,偶尔风吹来,檐角响起阵阵铃铛声。

叮叮……

风铃轻摇,檐角下方拐过一道小童的身影,模样俊秀,头顶结丫髻,穿着合身的道袍,肩头抗了一柄扫帚,打扫了庭院落叶,蹦蹦跳跳穿过通幽小径,来到后院里,抬头看了眼,茂盛的参天大树,哼了哼,又低头躬身扫去地上叶子。

“不好好去修炼,成天跑来这里,要不是知晓你是师尊手中的一杆笔,我才不让你进来,进来就进来吧,还天天跑来,当这里是什么?!哼……等哪天见了师尊,非告你状不可。”

稚嫩童声越过一扇扇朱栏宝槛、蝴蝶纷飞的花圃,一颗大树枝繁叶茂,直上千尺高,树根隆出地面,盘开数丈远,青枝馥郁,绿叶阴森,像是听到道童的话,似桃似蕉的叶子轻摇慢舞。

‘哗哗~~’

参天大树轻柔晃动,粗大的树身有光芒一闪,黑纱飘荡,一只赤裸的纤足踩去树根,拖着裙摆缓缓走出,高盘的发髻玉坠晃响,窈窕的身子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

呼~~

学着某人的模样,打了一个哈欠,想起刚刚道童的话语,红唇勾勒,身子飘然飞过花圃,惊开飞舞的蝴蝶,轻柔的降去朱红木栏坐下,浑圆长腿架起,翘着足尖,眼神有着勾魂的美丽,瞥去那边弯腰扫地的清风。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小道童,那你去长安告诉陆良生啊,正好,此间就留本姥姥一人,不知多逍遥快活,要是你把他找来,那就更快活了。”

清风直起身,回头看她一眼,撇了撇嘴:“你当谁姥姥,也不嫌害臊!一会儿天真烂漫,一会儿跟狐狸精似得,也不知真假。”

“自然当你姥姥啊,我啊,都一千岁了。”

女子卷袖遮去红唇轻笑出声,惹得小道童哼了一声,将扫帚丢去地上,说了句:“你把这打扫了,不然赶你出去!”说完,捂上耳朵转去前院,风铃声变得清晰,空荡荡的院落让他感到一丝落寞。

走去两步,坐到了阁楼前的石阶上,撑着下巴看着远处的山门。

“师尊不在,什么能回来长住……”

嘀咕的话语刚一落下,檐角的风铃一阵急响,目光望去的山门外,隐约有瓮声瓮气的话语在说:“到了到了,快到了。”“这里就是了。”

也有豪迈威严的嗓音响起。

“想不到西北之地,竟有如此幽趣山景。”

坐在石阶上的小人儿,急急忙忙拍去屁股后面的灰尘,移形换影般来到道门前,迎面就撞上一个火急火燎的小童子,齐齐‘哎哟!’叫了声,两人撞了个满怀,齐齐倒坐去地上。

两个小童揉着额头、鼻子,四双眼睛互瞪过去,齐声开口:“看着路?!”随后一改话语,齐声叫道:“你是谁?!”

此时下边已有人上来了,还伴随驴叫,一个穿着大氅的威武汉子牵着老驴过来,驴头上坐着穿衣袍的蛤蟆,另一侧,红裳女子焦急的跟在扇蒲扇大耳的猪头妖怪旁边,不时照顾其背上背和的一道身影。

最后面,还吊着个小少年,光着脚,着了身短褂,嘴里叼着片草叶,双手枕在脑后,懒洋洋的踢着步子

背朝里间的清风站起来,目光扫过这群人,最后落在那猪头妖怪背上,感受到熟悉的气息,越过面前的一般大小的童子,撒开脚丫跑了过去:“师尊!!”

过来的猪刚鬣、红怜他们,老猪背上,陆良生睁开眼睛,探出半张脸来,看着露出欣喜神色的道童,点了下头。

“清风.……扫出一间屋子,我要闭关入定。”

“是。”

小人儿一见陡然变了模样的师尊,哪里顾得上其他人,驭着法决,边跑边念叨口诀,将当年那位陆元师尊常闭关那座阁楼禁置解开,吱嘎一声推开门扇,将里面收拾一通,搀扶着从猪头妖怪背上下来的师尊走进里面。

外面,跟来的那个赤脚小少年吐出口中草叶,看着陆良生进了阁楼,垂下双手背去身后,单脚在地上一拧,转身就走,公孙獠回头看他,叫道:“哪里去?”

“本太子哪里去,用得着你这妖怪过问。”

随即,抬手朝身后同行一路的众人随意的挥了挥,“护送到了,就交给你们了,本太子还没去外面玩够,等玩够了,就回天上去了,再会啦!哦,忘了,你们是见不到的!”

哪吒晃了晃小手,渐渐消失在山门外面。

蛤蟆道人随意摆了摆蛙蹼,滑下老驴后颈,跳到书架里,翻出紫金黑纹葫芦,一溜烟儿冲去阁楼,越过门下宝槛,将木塞‘啵’的扒开,抖出比葫芦口还大的一枚药丸。

“良生,将它吃下去,能暂时增强法力,来压制妖星!”

正中墙壁大大一对天地二字前,蒲团上,陆良生盘腿坐下,接过师父的那枚丹药含进口中化去,缓了缓,睁开双眼,“师父,你们暂且先在此间住下一段时日,红怜。”

他看去一旁捧着月胧的女子。

“照看好师父。”

这时,外面响起一阵风声,一袭黑裙的女子也过来这边,见到院中的老驴愣了一下,脸上顿时泛起惊喜的神色,理也不理那边想要阻拦的公孙獠,径直冲去楼门,见到盘坐的陆良生,一下扑了上去,又变成了天真烂漫的性子。

“老妖!!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这番模样,令得清风翻了翻白眼,红怜、蛤蟆道人也是好奇,许久未见的树妖怎会在这里。

“这里的大树,是我姐妹.……我留在这里替她疗伤。”

大抵解释了一句,红怜过来将她从陆良生身上拉下来,推去门外,也带上蛤蟆道人,与那叫清风的童子一起出去。

“公子要闭关入定,不要打扰!”

一到外面,红怜呯的将门扇阖上,挡在她身后,不让人靠近,尤其是栖幽,目光盯着对方,一刻也不挪开。

面面相觑的两个童子对望一眼,这才想起往日师尊说过的话,清风伸出小手:“我叫清风,你是不是叫明月?”

那边,小人儿点点头,跟小手搭了一下。

“嗯,我叫明月,我也听先生说起过你。”

清风高兴起来,看了看门口对峙的二女,小声道:“师尊这边怕是用不上我们,走,我带你寻好玩的,这里我熟的很。”

两个小童对视一眼,笑嘻嘻的牵着手,飞快跑远去了,留下蛤蟆道人背着葫芦一时间也不知干什么,被公孙獠邀着,从书架取出一副棋盘,走去远处一颗老松,摆上棋局对弈起来。

丫儿啊儿~~

老驴嘶鸣两声,甩着尾巴好奇的看着山外的景色,看到从面前飞过的蝴蝶,兴奋甩着舌头追了出去,踩在树荫下纳凉睡觉的猪刚鬣肚子上,疼的老猪‘哎哟’叫了声坐起,磨了磨长嘴,随后又没事儿的,架着一只脚,听着蝉声惬意瞌睡。……

阁楼内,焚香袅袅拂过墙上鎏金写下的天地二字,陡然拂动,吹去正中蒲团上盘坐的身影。

陆良生运着法力汇聚丹田气海,紧闭的眼皮下,眸子忽然转动起来,袅绕的青烟拂过脸庞,钻入鼻下时,神魂识海松动,隐隐约约有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陆良生……”

天威般的声音,响了起来,一缕金光照下,落在他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