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1章 伊扎克苏醒啦

红荼:“……”

看着面前瘫倒在地,一脸惊恐的尖叫着的人类少女,红荼感觉有点头疼。

虽然之前有察觉到人类靠近,但他也没有怎么在意。

这个人类是真的胆大……明明都察觉到异生兽的动静了,居然还敢过来。

这一点是红荼没预料到的。

而且,主要是远处那只异生兽真的很香,让红荼眼睛都泄出了一点红光。

事实上,他已经尽力压抑住眼底的红光了,但奈何被这个人类用手电筒照了的反了光。

就很尴尬了。

而异生兽也注意到了红荼,以及地上的人类。

这是一只有着三个脑袋的异生兽,两肩处的脑袋似犬,而中间的头则只有一张血盆大口,没有眼睛。

它两个犬头眼眸猩红,此刻注视着地上的人类与红荼,无形的力量展开,刺激向地上的人类。

红荼抬手一挥,异生兽的一只脑袋从脖颈处开始飚出红色的血,那只脑袋被从脖颈削断,从异生兽的肩上掉落下来。

看到这一幕的女孩儿现在连尖叫都叫不出来了,却也顽强的没有晕过去。

“安心,只是一个梦罢了……”红荼低缓的声音响起,引诱着女孩儿放松,“睡吧,睡醒了之后,这就只是一场梦而已。”

被他所蛊惑,女孩儿干脆的晕了过去。

红荼看了一眼女孩儿身后的树丛,转身看向了那只准备逃走的异生兽。

黑暗将这片空间笼罩,准备逃走的异生兽就被强制拉近了他的黑暗领域。

……

当姬矢准赶到这里的时候,只看到了溪水边围在一起的人类,以及这些人中间昏迷的女孩儿。

异生兽已经没有了踪迹。

他躲在树丛中寻找一番无果后,拿出了变身器。

原本异动的变身器已经安静了下来,似乎异生兽已经消失了。

他又来晚了吗?

但这些人类不像是有被异生兽袭击的模样。

姬矢准缓缓后退,在未曾惊动这些人的情况下,迅速离开了这里。

他在丛林中行走,试图寻找异生兽的踪迹。

突然,变身器出现了异动,提醒着他危险的到来。

姬矢准警惕的看着四周,他感觉周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窥视他,却找不到对方的踪迹,而仅仅是被窥视着,他就感觉到了毛骨悚然。

危险!

突然,一道黑影从他身后的一棵大树上扑下,向姬矢准扑了过来。

姬矢准反应极快的在地上一个翻滚,就离开了原地。

而等他稳住身体后,也终于看清了这黑影的真面目。

是一只有着漂亮皮毛的老虎。它背上的皮毛是纯正的金与黑,腹部这是亮眼的银色,那双兽瞳更是明月一般的银色。

但这只老虎实在是太大,仅仅是四肢着地就要比姬矢准还要高。

而人类对于庞然大物总是带着一种天然的畏惧的,更何况这还是一只猛兽。

姬矢准紧握着手中的变身器,紧紧盯着这只巨大的猛兽。

这是新的异生兽吗?为什么感觉不太一样?

巨大的老虎前身伏下,摆出了进攻的姿势。

姬矢准双手抓着变身器的剑柄和剑鞘,并将之放在了腰侧,只要对面的猛兽扑来,他就立即变身。

双方都没有动,他们彼此蓄力着,只等蓄力完毕,就立即袭向对方。

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这宁静。

“伊扎克,回去了。”

红荼从天而降,落在了一人一兽中间。

伊扎克放松了姿态,它甩了甩尾巴,不再理会对面的人类,用自己的大脑袋蹭了蹭红荼,乖巧的发出了一生低吼。

姬矢准愣了半响,才慢慢放松了姿态。

“是你?”

“姬矢先生,晚上好。”红荼摸着伊扎克的大脑袋,向姬矢准打着招呼,“沟吕木已经逃走了,至于那只异生兽,也被我解决掉了。”

姬矢准点了点头,深深看了一眼伊扎克,转身离去了。

“吼~”伊扎克缩小了身形,变为幼崽的模样,跳在了红荼的肩上。

“玩的开心吗?”红荼逗猫般挠着伊扎克的下巴,小家伙还真就一脸舒适的眯着眼睛,下巴一直往红荼手边蹭。

“吼~”那个光不好玩。

红荼笑了笑:“下次就不要吓唬人家了,毕竟只是个人类。”

伊扎克低吼一声,算是回应。

“吼!”那只异生兽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好吃!

伊扎克想起了那只异生兽,顿时十分的嫌弃。

长得丑就算了,还臭!它是不是从来不洗澡?!

红荼:“……”

总之,伊扎克表现出了对异生兽十足的嫌弃。

原谅在他的眼中,那些异生兽其实都是极其诱人的。实在是黑暗力量浓郁,看上去就很好吃。

但是没关系,他将伊扎克抱在怀中撸了一把:“改天带你去找一个好玩的玩具。”

……

黎明刚至。

沟吕木站在TLT基地外,遥望着那个巨大的水坝。

“风……”

被红荼多次搅和之后,他多少心态有点崩。

更何况是这次,他用的最顺手的那只异生兽被红荼解决掉了。

虽然他还有那只异生兽的“种子”,但重新培育需要时间。

红荼对他来说,已经是一个比孤门还要值得注意的妨碍者。

他需要力量,能够与那个家伙抗衡的力量。

“风……”他的声音顺着心灵的声音,传达到了那个基地的某个地方。

原本正在休息的西条风猛然睁开眼睛,并且坐了起来。

她下意识转头看了看四周,还是在自己的房间,还是熟悉的摆设。

突然,她一怔,缓缓抬手,就看到了被自己握在手中的东西。

是一个银色的铁牌,是沟吕木的士兵铭牌。

她睡之前慢慢是将之放在桌子上的,为什么会被握在手中?

突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然睁大眼睛,并且迅速下床,穿好制服,迅速跑出了房间。

她直接走入了武器室,将自己的装备完备的装备好,抱着枪,在其他人未察觉到的时候离开了基地。

沟吕木在找她,而她也要去见沟吕木。

为了知道某些事,也为了亲手干掉沟吕木。

为此,她必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