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我奶奶和威廉一块打球都能夺冠

时隔五年,再进决赛。

赫奇帕奇全员欢腾,如同过年一般。

也不怪傻獾们如此激动,上次进入决赛,都要追溯到威廉二年级了。

用老獾们的话来说:

那年的史塔克,刚刚出道,还不是如今的大魔王;

那年的波特,刚刚入学,还是个一年级小萌新;

那年的斯莱特林,正在摆烂,开始了漫长的菜鸡互啄……

而赫奇帕奇呢?

兵强马壮,经验丰富……甚至就在前一年,还和查理带领的蠢狮子,在决赛上交锋。

环顾一圈,无敌是多么寂寞……

只可惜,史塔克出现了。

他单核带队,领着曾经九年垫底的四流队伍……先斩蛇头,再虐金狮,最后力压蜜獾,一战封神。

本以为赫奇帕奇只是时运不济、命途多舛,没想到那竟是最后绝唱。

从那以后,年年都最有希望的一年,却连决赛的地板,都摸不到。

五年了!

知道我们这五年,是怎么过来的吗?!

(咬牙切齿!!)

好在赫奇帕奇终于涅槃重生,再登巅峰,即将无畏造英雄,剑指冠军杯。

虽然拦路的,还是史塔克,还是那个拉文克劳。

但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沦,小獾已经面不改色,可以掐着腰,挺直身板,大声说:

“屎大颗,俺们不怕你!”

事实上,不想拉文克劳夺冠的,何止是赫奇帕奇。

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明明是死敌,却也玩起了心照不宣。

毕竟自打威廉参加球队后,四年职业生涯,除去两年时间,学校因故停办魁地奇外,已经夺得两冠。

今年再夺一冠,就会连续三冠,成功建立拉文克劳王朝。

想要建立一个魁地奇王朝有多难?

二十世纪,霍格沃茨总共出现过两次。

一次是麦格教授,当年率队五年三冠。

最后一年冲击第四冠时,被斯莱特林的坏小子军团,一棒子打得脑震荡,从扫帚上掉下来。

然后证道失败。

还有詹姆·波特时代,奇数年夺得三冠。

但这两次都不是连续夺冠,至今还被很多巫师,诟病不是王朝。

而威廉是目前距离第一个三连冠,最近的存在。

这可能是二十世纪,第一个真正的魁地奇王朝队伍,也是最后一个。

意义不言而喻,而其它学院都不想看见这种事情发生。

毕竟是要被钉在耻辱柱上的。

赫奇帕奇还好,傻獾们也就嘴碎点,喜欢同性的巫师多点,人傻点……整体还算老实人。

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就蔫坏了,开始明里暗里地阻击拉文克劳。

他们无所不用其极,各种遭扰队员行为。

甚至连古代魔文,都有学生敢来捣乱。

于是,威廉趁机扣了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五十分。

魁地奇杯和学院杯……他都想要!

为了保证战术,秋也不与塞德里克加练了,每天离他远远的。

这让哈利好一阵激动,以为是自己的努力,感动了秋,让两人彻底掰了。

弗利维教授也经常站在自己办公室的窗户边,拿着望远镜,窥视赫奇帕奇魁地奇战术。

斯普劳特教授更是时常找威廉,让他帮自己熬制魔药,故意影响小鹰训练时间。

在这紧张的气氛中,决赛终于来了。

……

……

那天,

天气好极了,

无风。

用特里劳妮教授的话来说:

“驿马动,火迫金行,大利西方。”

而拉文克劳的球门就在西侧,特里劳妮教授认为,这对于拉文克劳来说……是个好消息。

威廉点点头,他也这样认为。

所以白嫖了预言,他就直接走人了,根本没有付钱的意思。

白跑一趟的特里劳妮教授,很是恼火,只好去找斯普劳特,再编一套对赫奇帕奇有利的说辞。

虽然她现在已经恢复工作,但几个月没拿工资,坐吃山空,欠了不少外债。

人家就想赚点外快,咋就这么难呢?

虽然特里劳妮教授说对拉文克劳大利,但当威廉带着队员,出现在球场时,还遭到了持久的嘘声。

这在以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毕竟威廉球风飘逸,得分能力爆炸……粉丝众多。

只能说,为了不让他三连冠,其它学院的学生都联合起来,强行给赫奇帕奇制造主场优势了。

三个学院甚至都穿着赫奇帕奇屎黄色的衣服,只有中间一部分学生,是拉文克劳的天蓝色。

照例是李·乔丹,来担任比赛解说员,这也是他最后一次解说。

李看起来有些不太开心,不知道是因为要毕业,舍不得这里。

还是因为,再也拿不到阿卡丽神秘商店的广告费了。

反正不可能是因为格兰芬多没有进决赛而伤心。

威廉知道李也在赌球。

上次还压了格兰芬多输,赚了不少呢。

随着李介绍完队员以后,双方队长开始“友好”握手。

威廉与塞德里克走到一块,都紧紧握住了对方的手,似乎想给对方捏断。

然后,双方开始飙垃圾话。

“威廉,这次魁地奇杯,我拿定了!”塞德里克自信满满。

“我说的,梅林都留不住!”

“是吗?我都已经拿腻了。”威廉笑了笑,回击道:

“你这个小小的两亚王,也敢这么和高贵的两冠王大声说话了吗?”

“是吗?”塞德里克哼了一声道:“我看是打铁王吧?

你今天不会还狂打27铁吧?

多给队员点机会,别那么独。”

“哪能出手那么多次,秋可是告诉我,她能五分钟就拿到金色飞贼,不然……”威廉咧嘴道。

“就和你分手。”

“……”

威廉又提高音量,足以让所有赫奇帕奇队员都听到。

“塞德里克,我一会持球的时候,会左,右,左,后侧飞,然后晃过你投球,一定记住了!”

双方松开手,然后骑上扫帚。

霍琦夫人轻快地说,“跨上扫帚……听我的哨声……三……二……一……”

十四把扫帚腾空而起,霍琦的哨声,淹没在人群的吼声之中。

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拿着鬼飞球的威廉身上。

李粗犷、浑厚的声音响起,他显然也不想小鹰夺冠,开局就搞拉文克劳球员搞心态。

“我最近听很多巫师在说,缺少威廉的那几场比赛中,拉文克劳的球员特别辣眼。”

李大声嘶吼道:

“我专业的评论一句,不吹不黑,拉文克劳这支队伍,纯粹是靠威廉一个人carry!

他在负重前行。”

“对于这支球队,我没有更多想说的,只有一句话:

我奶奶和威廉一块打球都能夺冠!”

……

……

(求推荐票和月票各位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