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公主的山寨见闻

仅仅只相隔半柱香不到的工夫,身在聚义堂与高木、廖广等喝酒的赵虞,便得知了发生在祥瑞公主所在小屋的大致情况。

对于宁娘偷偷为那位公主准备饭菜的事,赵虞毫不在意,毕竟他的目的也不是定要饿那位公主几顿,他只是要设法去管教她,纠正那位公主那不分场合的任性。

“怎么了,周都尉?”

席间的高木惊讶地问道。

赵虞也不隐瞒,笑着如实说道:“也没什么,馨宫女说服了小妹宁娘,为公主准备了些饭菜……”

“哦哦。”

高木恍然大悟之余,脸上的笑容也更浓了。

此前他就觉得,眼前这位周都尉不至于狠心到定要断那位公主一日的吃食,如今一看,那果然是这位周都尉规教公主的手段。

『有陈太师做靠山就是好啊。』

高木不禁又感慨道。

你看他,尽管他也同样不满于那位公主的任性,但他就不敢那么做。

“来来来,咱们继续喝酒。”

“哈哈哈,好好,我敬周都尉一碗。”

“哈哈。”

旋即,聚义堂内又响起了觥筹交错的声音,还有一群男人们的谈笑声。

而与此同时,在祥瑞公主所在的小屋内,公主也已用完了饭,正坐在桌旁,一边品尝着那造型丑陋的饼干,一边喝着宁娘酿制的山果酒——或者说是甜酒,亦或是赵虞眼中的饮品,酸酸甜甜,自然受到女孩们的喜欢。

不过宁娘与馨儿却不在场,原因是馨儿也还未用过饭,因此宁娘便带着馨儿到伙房那边用饭去了,屋内只留下尹儿与冯宫史陪着公主。

“公主,这个真的很好吃。……冯宫史,您不吃一些么?”

因为公主的分享,尹儿也品尝到了那饼干与山果酒,同样欢喜地双眼发亮。

不过碍于长久以来的规矩,她还是不敢在公主身边就坐,哪怕公主已允许她就坐。

“呵呵,老奴就不必了。”

冯宫史神色莫名地在旁干笑了两声。

或许她原本想说些什么,或者干脆说想在公主面前拱拱火,不过一想到那个周虎,她就不禁有点畏惧。

那个周虎,他连眼前这位深受天子恩宠的公主都敢责打,岂会在意她一介宫内的女官?

想来想去,冯宫史觉得自己还是安分点为妙。

而从旁,祥瑞公主在听到尹儿的称赞声后,脸上亦露出了赞同的神色。

平心而论,她堂堂公主,岂会去吃那些曾经掉落在地的饼干呢?这只不过是她变相向宁娘道歉的行为罢了,毕竟她可是公主,怎能向一介民女开口道歉呢?

不过在尝过之后,她忽然发现,这种被唤做饼干的东西还真不错,尤其是配上那酸酸甜甜的山果酒。

『……再尝一块,就再尝一块。』

嘎吱嘎吱吃完了手中的饼干,祥瑞公主犹豫地看了一眼桌上那盘饼干,受教于宫内的礼仪告诉她,身为公主,不应该吃这些曾掉落在地的饼干,就算是为了变相向宁娘道歉,尝一块也足够也对方面子了,但……

“真的很好吃。……虽然模样很丑。”

管不住自己的她,又忍不住拿起了一块,嘎吱嘎吱地咬了起来。

这也难怪,毕竟她吃过许许多多的糕点,但似这种烘焙的、脆脆的饼干,她还真是头一回品尝,她也不知宁娘是怎么做出来的。

她已经决定了,一定要让宁娘将制作饼干的方法告诉她,还有那种好喝的山果酒。

似这般过了一刻时,已用过饭的馨儿,带着宁娘回到了公主所在的小屋。

二女惊讶地发现,桌上那一盘饼干居然空了。

可能是感受到了馨儿与宁娘古怪的目光,祥瑞公主有些尴尬地主动说道:“唔……唔……虽然看上去很丑,但真的很不错。”

听到公主的称赞,宁娘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她连忙说道:“因为是寨内的孩子们一同帮着做的,是故看上去才显得丑,倘若公主喜欢的话,今明两日,民女可以再做一些,这次一定做得好看些。”

一聊到自己喜欢吃的东西,祥瑞公主顿时也来了兴致,只见她邀请宁娘在桌旁就坐,旋即期待地问道:“宁娘,制作这种饼干的方法,还有酿造那种山果酒的方法,你可以告诉本宫吗?待日后本宫回到宫内,本宫想让宫内的御厨也做一些。”

“当然可以。”

见公主喜欢,宁娘心中也是十分高兴,连连点头说道:“这种饼干,需选用细磨的小麦粉……”

“小麦粉?那是什么?”公主困惑地歪了歪头。

“这……就是小麦磨成的粉呀。”宁娘有些茫然地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馨儿,不知该如何解释这世人皆知的事。

见此,馨儿脸上带着笑容,轻声解释道:“宁娘,公主久在宫内,不知这些,不麻烦的话,你可以详细跟公主解释一下么?”

宁娘这才恍然大悟,连连说道:“不麻烦、不麻烦。”

说罢,她就开始比划着双手,详细向眼前这位公主解释起来,看得出来,她也很高兴能与眼前这位高贵的公主多说几句话。

“将小麦脱去麦壳,然后用磨仔细将其碾碎成粉末……”

“磨?那又是什么?”

“唔……就是两块很大很大的石头,上方可以转动,将倒入其中的小麦碾碎……”见比划了半天,眼前那位公主依旧是歪着头一脸茫然的模样,宁娘灵机一动说道:“我带公主去瞧瞧吧?咱们山寨里也有磨。”

“嗯嗯。”感兴趣的祥瑞公主连连点头,但旋即,她好似想到了什么,皱着脸说道:“不行,本宫不能出这间屋子,那个可恶的周虎不许本宫出去……”

“二虎哥?”宁娘惊讶地问道。

此时祥瑞公主早已从馨儿口中得知宁娘乃是那周虎的义妹,因此听宁娘搭话也不奇怪,她只是好奇地问道:“为何你叫那恶人二虎哥?”

“二虎哥才不是恶人呢!”

宁娘闻言顿时有些不高兴,下意识地反驳道,直到反应过来过,才连忙向眼前这位公主道歉。

素来任性的公主,这次倒没有在意,毕竟在她眼里,宁娘虽然是那周虎的义妹,但却背着周虎偷偷给她准备饭菜,还拿出了好吃的饼干、山果酒与她分享,涉世不深的她,当即就把宁娘看做了‘好人’——在她理解中,对她好的就叫好人,相反,某个叫周虎的恶人,就是十足的坏人。

“我叫他二虎哥,因为他就是二虎哥啊……”

在听到公主的提问后,宁娘亦歪着头一脸困惑地解释道。

听着这两人的对话,馨儿险些忍俊不禁,辛苦憋着心中想要的情绪,正色对公主说道:“公主,周都尉只是为您的安危考虑,不允许您下山,但倘若只是在山寨内转悠一下,奴婢觉得周都尉应该是不会生气……”

在她心中,其实她更倾向于带公主在这座山寨转转,使这位公主能亲眼证实,这座在某位杨县令口中的‘山贼窝’,仅仅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山村而已。

“真的吗?”

祥瑞公主闻言畏畏缩缩地说道:“他不会再打本宫吗?本宫不想再挨打了……”

听闻此言,馨儿、尹儿以及宁娘,脸庞都不禁有些发红,因为这三名少女都清楚,眼前这位尊贵的公主,究竟是什么部位被狠狠打了一顿。

害臊之余,馨儿摇摇头宽慰道:“公主放心吧。”

然而,祥瑞公主还是有些不放心,整个人看上去畏畏缩缩的,与以往判若两人,这让馨儿不禁感慨,这位素来无法无天的公主,终于碰到了一个能制住她的对象。

当然了,这是一件好事。

她再次宽慰道:“公主放心吧,倘若仅仅只是在寨内转悠,周都尉也要惩罚公主,奴婢一定会保护公主……”

“真的吗?”公主将信将疑地说道:“早晨,你可是一下子就被拽出去了,本宫还以为你被他迷得神魂颠倒了呢……”

见宁娘惊讶地转头看来,馨儿又羞又臊,罕见地板起脸说道:“既然公主不听,那就算了吧,咱们就呆在屋子里吧……”

“别别。”

公主闻言立刻就改了主意,以她闹腾的性子,若不是怕极了那个周虎,岂能安安分分地呆在屋子里?

她连忙说道:“馨儿,这可是你保证的,宁娘,尹儿,你们也听到了,万一那个恶……那个周虎又要为此责打本宫,你等可要替本宫作证。”

“是,公主。”

尹儿与宁娘亦憋着笑答应下来。

她们感觉地出来,尤其是尹儿,感觉公主被那位周都尉管教了一番后,性子着实收敛了许多。

待商议定之后,宁娘打开了屋门,朝守在屋外的几名黑虎众说道:“几位大哥,二虎哥……不,大首领只是规定公主不得走出山寨,并未强求公主一定要留在屋内,因此我想带公主去磨坊看看,当然,我们绝不走出山寨,更不会下山,可否请几位大哥通融一下?”

屋外的几名黑虎众对视一眼,旋即,其中一人点头道:“可以。不过,我等需要跟随在旁。另外,我等也会立刻禀报大首领。”

“可以。”宁娘亦点了点头。

双方达成协议,那几名黑虎众立刻就有一人前往聚义堂,向赵虞禀告此事,而剩下的人,则跟在祥瑞公主、宁娘一行人身旁。

在这几名黑虎众的旁随下,祥瑞公主终于壮着胆子踏出了这间小屋,旋即在宁娘的指引下,一行人缓缓朝着磨房方向而去。

而途中,祥瑞公主自然也看到了这座山寨的某些面貌。

不得不说,她被赵虞带上山时,正值丑时前后,那时山寨内的人大多都在歇息,整座山寨看起来十分安静,理所当然,自然也给公主带来了莫名的恐惧。

而眼下,山寨内的那些屋子,屋里屋外却有许多妇孺,有三五成群坐在板凳上谈笑的妇人们,亦有来回奔跑嬉戏打闹的孩童,这祥和如小山村般的景象,让祥瑞公主着实有些摸不着头脑。

说好的这里是山贼窝呢?怎么尽是些女人与小孩,却瞧不见几个符合山贼形象的、凶神恶煞的家伙呢?

要知道再怎么涉世不深,这位公主也能幻想出山贼窝的大致景象:一群粗鄙的、凶神恶煞的男人,在一群衣不遮体的女人们悲呛的哭泣声中,哈哈大笑,喝酒吃肉。

『……对!应该是那样才对嘛,怎么……』

瞧瞧四周,祥瑞公主有些困惑了。

她惊讶地问宁娘道:“宁娘,那些女人,也是你们山寨的人么?”

“嗯。”

宁娘点点头道:“前两年叛军进犯时,有许多许多的难民逃奔到昆阳,那时县城的粮食也不充足,因此有很多人就没有得到接济。那时,山寨就接纳了一部分人……”

“无偿的接纳吗?不需要这些人做什么吗?”馨儿好奇地问道。

“那也不是。”宁娘摇摇头说道:“投奔山寨的男人,自然要替山寨做事,而女人……”

顿了顿,她有些害臊地补充道:“就得嫁给山寨里的男人。”

“太卑鄙了,那周虎!”

祥瑞公主睁大眼睛说道,从旁,宫女尹儿亦点了点头。

即便是馨儿,亦稍稍皱了皱眉。

见此,宁娘反驳道:“才不卑鄙呢!”

说罢,她仿佛学着赵虞的口吻,正色说道:“二虎哥说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咱们只是一群山贼,又不是官老爷,救济难民这种事,再怎么也轮不到咱们来做,既然那些难民想要咱们宝贵的粮食,那么,就必须加入我黑虎寨,男人,替山寨做事,女人,则嫁给山寨里的男人……这叫公平公正,也是对寨内众人的负责。”

听闻此言,祥瑞公主与尹儿哑口无言,无法辩解。

她俩仔细想想,似乎宁娘说的……确实有些道理。

就连馨儿,原本微皱的眉头,此刻亦舒展开来,显然她也被宁娘的解释给说服了。

也是,一群山贼,有什么义务无偿去接济难民呢?

更何况,看远处那些三五成群的女子满脸笑容的模样,馨儿就不难想到这些女人在山寨里过得显然还不错。

一群原本陷入绝望的难民,如今还能露出这样的笑容,有什么可以指摘的呢?

只能说……

『……幸好周都尉如今是颍川郡的都尉。』

馨儿暗自庆幸地想道。

片刻后,宁娘就带着祥瑞公主一行人来到了磨房。

因为是山上的磨房,无法利用风车水力,因此这间磨房,也就是普普通通的手拉磨房而已,不过为了省力,屋内养着两头驴子。

祥瑞公主哪里见过驴子,一脸新奇地围着其中一头驴子端详了许久,这才奇怪地说道:“这两匹马,怎得长得如此丑陋古怪?与本宫曾经见过的马完全不同。”

此时宁娘已知晓这位公主久在深宫,外界的事啥也不懂,闻言轻笑着解释道:“因为它们是驴子,而不是马呀。……咱们寨里可没有马,也不需要,倒是二虎哥、二寨主他们回山寨的时候,有时会直接骑马从东南侧的狭道那边上来,寨里的小孩曾经偷偷骑过,不幸摔了下来,后来寨里的人就不许小孩骑马了。”

可能是听出了宁娘话中的遗憾之意,祥瑞公主惊讶地问道:“宁娘,那你骑过马吗?”

“骑过,但是骑不好,就是被人牵着缰绳来回转了两圈。”宁娘撅了噘嘴,有些羡慕地说道:“我是女儿家,寨里的人也不教我,说是教了我也没啥用,倒是大邓、二邓……他俩早先就跑下山,跑到二寨主的军营那里学会了……”

说罢,她好奇地反问公主道:“公主,您会骑马吗?”

“本宫当然……”

刚要自吹自擂的公主,忽然发现她也不会骑马。

最近一次骑马,还是被某个周恶人强行按在马背上带回来了。

想到这里,她含糊地说道:“本宫只是不想学而已,若想学的话,肯定很快就学会了。”

从旁,馨儿笑着看到这一幕,亦不拆穿公主,她很高兴那位公主渐渐放下了架子,与宁娘相处地十分不错。

片刻后,宁娘取来了一小筐脱去壳的小麦,将其倒入磨石上方的空洞中,旋即拍了一下拉磨的驴子。

当即,那只驴子便慢悠悠的围着磨石转了起来。

从未见过这新奇之物的公主,睁大眼睛在旁看着,看着两块磨石之间,渐渐出现了一些粉末,看得满脸兴奋。

而趁着这个空档,馨儿则与宁娘聊了起来。

“宁娘,你是怎么认识周都尉的呢?还变成了他的义妹?可以说说吗?”

“唔……”

宁娘想了想,缓缓讲述道:“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当时我还很年幼……我记得是一个冬天,二虎哥与静姐姐,被二寨主带到了山上……”

“静姐姐?”馨儿微微一愣,莫名地问道:“那是谁?”

“就是静姐姐呀。”宁娘解释道:“哦,后来静姐姐嫁给了二虎哥,如今搬到许昌去了……”

“诶?莫非是周都尉的夫人吗?”

饶是以馨儿的镇定,闻言亦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要知道,她初见那位周都尉府上的夫人时,便惊为天人,原以为那样美丽、端庄的女人必定会出身大户人家,可眼下宁娘却说,那位周夫人竟曾跟着周都尉在这边当做山贼?

她简直惊呆了。

“嗯,馨儿姐见过静姐姐?”宁娘好奇地问道。

“嗯。”馨儿点点头,平复着震惊的心情说道:“当初公主与我等曾在周都尉的府上住过一阵子。那位周夫人也当做山……我是说,周夫人也在这里住过?”

“嗯。”宁娘点点头,笑嘻嘻的说道:“寨里的人,很多人都怕静姐姐,像何顺大哥,龚角大哥,还有牛横大哥,嘻嘻……其实静姐姐只是看起来比较凶,唔,就是她那双眼睛看起来比较凶,其实她人很好的。”

馨儿张了张嘴,内心深处很难想象,那位坐落大方的周夫人,竟曾经沦落至这座山寨。

不过,一想到那位周都尉也曾经沦落为山贼,这似乎倒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

“后来呢?”她有些在意地问道。

“后来……”宁娘歪着头继续讲述道:“二虎哥与静姐姐初上山那会儿,他俩被分配到伙房,与我,还有徐大哥,还有大邓、二邓,一起负责伙房,给山上的众人烧饭……”

“谁?那周虎?他不是黑虎贼的大首领么?”

正盯着那磨石的祥瑞公主猛地转过头来,睁大了眼睛一脸惊奇。

她难以想象那个凶神恶煞的周虎,竟然会给人烧饭。

“那是后来啦。”

宁娘解释道:“二虎哥初上山的那会儿,寨里的大寨主叫做杨通,那才是一个坏家伙,时常带着他的手下下山抢掠,甚至还抢掳女子上山,唔,唔,总之就是干一些不好的事。”

“说得那周虎就是个好人似的……”

祥瑞公主气闷闷地嘀咕道。

“不一样的。”

宁娘连忙解释道:“二虎哥是好人……”

“哼。”祥瑞公主反驳道:“他不是也一样带人抢掠吗?”

“呃……”宁娘有些语塞了,半晌后才说道:“那也不一样。……杨通那会儿,寨里的人每次下山都要杀好些人,还会掳来好些女人,但二虎哥从来不轻易伤人性命,也不抢掠女人,山上的婶婶、姐姐,都是前几年闹粮荒的时候,自愿投奔山寨的。”

顿了顿,她又解释道:“虽然最初那会儿,二虎哥也确实让人下山抢掠,但那是因为整个山寨的人都要吃饭,否则就要饿肚子,况且,二虎哥带人下山也不抢掠村子,只抢掠过往的商队,甚至也不轻易杀人……再后来,二虎哥就跟叶县的商贾合作开了一间商会,很快就不再干抢掠的事了。”

『果然,周都尉是一位正直的人。……起初下山抢掠,也只是迫于无奈而已。』

心下暗暗叹息之余,馨儿也从宁娘的话中听到了一个关键讯息,她当即问道:“宁娘,山寨从几时起不再下山抢掠了?”

“唔……”宁娘回忆道:“好似是叛军作乱之前的几个月,寨里就不再抢掠了。”

『叛军攻入颍川郡作乱,那就是两年前的事了……时隔两年,那杨定居然还揪着当初的事,试图利用公主对周都尉不利,这人实在可恶。』

不再做声的馨儿暗暗想道。

心中已有了主意的她,旋即当着祥瑞公主的面,故意问宁娘一些有关于山寨的事,意在戳破杨定的谎言。

果然,祥瑞公主一边看着驴子拉磨,一边静静听着宁娘的讲述,脸上也露出了迷惑之色。

宁娘这个她新结识的‘好人’,为何她的讲述,与她延亭哥哥对她讲述的那些完全不同呢?

究竟是谁在对她撒谎?

是宁娘?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看着这位明明比她小几岁,却知道很多东西,甚至还背着其义兄周虎偷偷给他准备饭菜,还拿饼干与山果酒给她喝的少女,祥瑞公主暗自摇了摇头。

虽然那个周虎是很可恶,但宁娘肯定是好人。

那么,对她撒谎的,是她的延亭哥哥么?

『……』

看着那头丑陋的驴子,被赵虞评价为蠢丫头的祥瑞公主,心中也有了些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