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章 孰不可忍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此时此刻,苏吉利在外面和徦大势至酣斗,幻心魔镜内的金瓜子、谛听、啰嗦,则是看戏般透过幻心魔镜的水镜旁观着战局。

因为太过紧张,它们三个已经许久未动过了,甚至谛听和啰嗦连大气儿也不敢喘。

水镜中,苏吉利一剑朝徦大势至逼去,正中他的手臂。

金瓜子是个葫芦,不用喘气儿,倒是还能偶尔说几句,顺带担当个解说角色。

“中了中了!”

苏吉利又一个翻身,数招过去又一个相同的剑诀,居然再次击中了徦大势至的胸口。

金瓜子看的痛快不已,只觉得此时此刻苏吉利威风凛凛的如救世霸主一般,所向披靡。

***

苏吉利稳稳的接着招,碧霄所化的两柄白玉长剑舞的风生水起,如臂指使的一路压着徦大势至打。

打的是挺痛快的,可也不知怎么的,苏吉利却有些失望。

明明徦大势至已经稳固了伤势,不是应该更厉害些?

可和她对敌后却有些力不从心之感,这已经是被刺到的第三次了。

“奇怪……”苏吉利心头疑惑顿起。

金瓜子却也在同时嘀咕出声。

“奇怪……”

“奇怪什么!”谛听眼睛都未错的随口问道。

结果却是啰嗦回答了一句,“这个徦大势至,太弱鸡了!怎么能几百招过去就被戳中三次?像假的一样!”

这话一出,三个都是一惊,随后金瓜子、啰嗦和谛听同时大叫一声。

“是假的!苏吉利小心啊!这个假大势至,是分身!”

酣斗中的苏吉利,只觉得和徦大势至比斗这么多天以来,头一次如此顺遂,没想到紧接着就被三小只提醒对面的是个分身。

怪不得……她舍了半身精血还能捅他三下,原来不是真身……

那真身哪儿去了?

苏吉利小心提防着,扫向四周。

她如今受着伤,如果徦大势至在四周藏着和分身里应外合,那她还真的有些危险。

躲回幻心魔镜内也是个办法,可想要救出福来,就得撑着。

她一个剑锋过去,再次给徦大势至的分身手臂添了个豁口。

“徦大势至,半月不见,你怎么如此不堪了,连我区区的镇邪剑法都敌不住了?”

苏吉利面上带着傲然和不屑,实则在暗暗蓄势待发。

徦大势至的分身独臂滴血,半方法印在掌中微微颤抖,像是被苏吉利讽到一般彰显着主人的怒气。

“苏吉利!若非我身受魂伤,又怎么会打不过你!区区小儿,仗着法宝以为就能天下无敌了吗?哈!别忘了,那黑色飞盘还在我手里呢!”

苏吉利收了笑容,脸色渐冷。

她平生极恨被人威胁。

当年小十二下山受累,成了她一生难忘的过去,而后花果山覆灭,也让她难受许久。

飞盘虽然是魔祖返魂,可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徦大势至,一而再的用它威胁自己,当真是孰不可忍!

苏吉利将两柄白玉长剑合为碧霄,纳入掌中。

“你待如何?”

徦大势至阴兀的扫着头顶灰雾,声音像是从牙缝儿里逼出来的。

“我早就说过了!要让你散灵供给创世魂石!而那个硬骨头的飞盘,我也不会让它好过!”

苏吉利眉心一簇,“你折磨它了?”

“哈哈哈……折磨?这个词,会不会太委婉了些?不是你说的,杀了宰了都无所谓,如今却来心疼了?”

苏吉利攥了攥拳头,压着暴打这分身报仇的怒气,继续道。

“它对我很重要,若非如此,我也不会三番两次的用重宝和你交换。”

这话宛如一个巴掌再次扇到了徦大势至脸上,他的确收到了交换的重宝,可每一次……都被苏吉利坑了。

这一次……他可不会再轻易被骗了。

“苏吉利,你以为我还会被骗吗?这一次,我一定会让你……悔不当初!”

徦大势至的分身冷冷笑了。

他身后便是盛天钵盂和创世魂石,在苏吉利匪夷所思的目光里,他取出一粒黑色的珠子,塞进了盛天钵盂所化的黑雾之中。

“你毁了我的创世魂石,那我就让整个三千界都给它陪葬!”

***

“那是……遭了!”

在金瓜子的惊呼声中,随着黑色珠子被塞入盛天钵盂内,整个世界都突然如墨入水般花了开来。

不是变淡。

而是暴雨侵袭般彻底黑了下去。

随着那珠子内熊熊而出的黑色裂隙攀爬到创世魂石上,整个天地都似乎在一瞬间被吸走了颜色。

光暗了,草木枯了,视野所及的一切都被瓦解了颜色,而后彻底变黑……

苏吉利不敢相信徦大势至竟然会做出这样同归于尽的方式,本以为自己也会和整个世界一起化成空间裂隙,身后却更快的飞来一个东西,将她远远地拖了出去。

“爸爸的……爸爸……”

是福来!

它居然……自己逃出来了。

***

徦大势至的那颗黑色舍利子,让南北方天最后一块净土也彻底沦为了黑色裂隙。

可奇怪的是,这黑色裂隙好像并没有和外面相融,只是混乱不堪的空间中,却再也找不到归路几何。

飞盘拖着她,和时间赛跑一样的朝前冲去,漫天的风景似乎都在它的速度下被甩在了后边。

苏吉利一手撑着护罩,一手取出星运石,可让她惊讶的是,星运石居然失效了。

大势至加铸的数百个法阵,无一可用,就连原本的星运之力,都发沉落黑没有反应。

看来只能靠自己了。

苏吉利将星运石收起,拍了拍福来。

“福来,你怎么自己就逃出来了?你现在在往哪儿飞,知道吗?”

苏吉利一溜的问题问出去了,才意识到福来是个语障回不了话。

可令她更惊讶的是,福来回了一句清晰无比的话。

福来道,“爸爸的爸爸,我打翻了徦大势至的笼子就逃出来了。空间裂隙会传染,我现在在努力飞向此地边缘,也许那里能找到出去的办法。”

苏吉利愕然之际,根本没听到福来在说什么。

她此刻满脑子里就只剩下一句话。

遭了,福来体内的魔祖魂魄……怕是苏醒了。